《孟子尽心下》中记载,有位齐国人听说乐正子在鲁国做官,便问孟子其人如何。孟子说:他是个好人、实在的人。值得喜欢叫好,好存在于他本身叫实在,实在充实本身叫美,不但充实本身而且放其光辉叫大,既放其光辉又融会贯通叫圣,圣到微妙不可测度叫神。乐正子的为人处于好与实在二者之中,处于美、大、圣、神四者之下。
现指不宜具体、细琐,有时也指马虎、含糊。

修养的六个阶梯:善、信、美、大、圣、神。对人没坏心,是善人。实实在在,不自欺欺人,切实笃行善,是信人。不是只有一善,而是悉有众善,无少间杂,充满快足,章美内含,是美人。善信美积蓄日久,通畅于四肢,发扬于事业,是大人。大而化之,能教化天下,成就他人,是圣人。圣而无方无体,人不可知,不是人,是神。

【浩生不害问曰:“乐正子何人也?”孟子曰:“善人也,信人也。”“何谓善?何谓信?”曰:“可欲之谓善,有诸已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乐正子,二之中、四之下也。”】

浩生不害,是齐国人。乐正子,是孟子的学生。浩生不害问孟子:“知弟子者莫若师,乐正子在您门下时间也不短了,老师认为他是怎样的人呢?”

孟子说:“他是善人,是信人。”

“什么是善?什么是信呢?”

“可欲之谓善。”可欲,是让人喜爱。朱熹注解说,天下之理,那善的,必让人喜爱;那恶的,必让人觉得可恶。乐正子的为人,让人喜爱,这就可以说是个善人了。

张居正说,人性本来有善而无恶,遇到善人善事,自然有欣喜欢爱之心,这人人都一样。如果一个人立身行己,合乎天理,只见得他可爱,不见得他可恶,这就是善人了。

“有诸已之谓信。”朱熹注解说:“凡所谓善,皆实有之,如好好色,如恶恶臭,则可谓信人也。”张居正说,好善恶恶,都是有生以来,真真实实的念头,没有一丝虚假,如果那人躬身实践,没有一点自欺欺人,实实在在的都在心里,在自己身上,没有一点矫饰,那他的实心实行,就是信人。

张载说:“志士无恶之谓善,诚善于身之谓信。”

我们简单的说,对人没有坏心,就是善人。切实笃行自己的善,不装不假,不自欺欺人,就是信人。

“充实之谓美。”朱熹注解:“力行其善,至于充满而积实,则美在其中而无待于外也。”

张居正讲:乐正子的善信,固然可以称道。但是,义理无穷,圣贤的学问,还不至于此。你的善信虽然实有,但蓄积还不够充实,就还不足以为“美”。唯有真积日久,而悉有众善,那方寸之中,充满快足,无少间杂,则章美内含,不徒以一善成名而已,这叫做“美”,有美德的人。

这是一个“量变”的过程,积善积信积德,你要时时刻刻有意识去积,万事都是积累而成,比如成功是积累而成,美德也是积累而成。人们往往会低估成就一件事业需要的时间,而成就一个有美德的人,需要更长的时间。

量变之后是质变,“美人”成为“大人”——“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

朱熹注解说:“和顺积中,而英华发外;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发于事业,则德业至盛而不可加矣。”

张居正说,积善积信,蓄积日久,自然显著,通畅于四肢,发扬于事业,而不可遏止,已至于广大高明之域,这就是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