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传隐公元年》中提及,郑庄公与共叔段兄弟俩都为母亲姜氏所生,但因郑庄公出生时难产,所以姜氏喜弟而恶兄,兄弟俩长大后经常发生争斗,就如两个敌国国君在打仗。共叔段自私而爱耍心眼,总在招兵买马争抢土地,对谋取君位比兄长还要费尽心机,郑庄公不称其为弟,认为他丧失了作为兄弟的道义,最终将其消灭。
指存心已久、费尽心机地去谋算他人或事。

问题:被史学家评为小霸的郑庄公是如何应对弟弟逼宫的?

回答:

郑庄公出生的时候难产,其母姜氏受到惊吓,因此姜氏讨厌他而喜欢另一个儿子共叔段,姜氏在开始时极力怂恿他的老爹郑武公立共叔段为世子,未果。庄公继位后,姜氏仍宠溺共叔段。先是违制请求封邑,庄公也不顾大臣祭仲的劝谏将共叔段分封到京邑,并且安慰祭仲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图片 1

然而共叔段又得寸进尺,让郑国西边和北边的边邑也叛到了自己这边。郑庄公的大臣坐不住了,就对郑庄公说:“国无二君,如果您想把君位让给共叔段,那我就到他那里当臣子,如果不是这样,就请赶快把这件事的影响清除掉,不要让民心不稳。”然而郑庄公巍然不动,说:“不用慌,他会自取灭亡的。”

共叔段为了他的伟大梦想继续兴风作浪,他安排手下修治城廓,聚集百姓,修整盔甲武器,准备好兵马战车,将要偷袭郑国。姜氏打算开城门作内应。庄公打听到公叔段将要偷袭,说:“可以出击了!”于是命令子封率领战车二百乘,去讨伐京邑。京邑的人民背叛了共叔段,共叔段于是逃到鄢城。庄公又追到鄢城讨伐他,结果共叔段流亡到共国。

图片 2
郑庄公在这里的表现非常耐人寻味,看似孝敬其母,对其弟仁慈且忍让,其实不然。如果真的如君子般守孝悌,就会在最开始的时候对亲人指出不足之处,让事情向好的方向发展,而不是为其提供容易滋生犯错误的土壤,最终让亲者痛仇者快。

共叔段逃跑后,庄公将姜氏放逐到城颍,并立誓:“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没多久就后悔了,也不知是畏惧人言还是其他原因,后来颍考叔为他出了个主意,挖深坑挖至见到地下水,然后接着挖隧道,母子在此隧道内相见,就不会破庄公前言之誓。于是庄公依言而行,母子在地道中相见。然后“遂为母子如初”,这里母子如初就非常耐人寻味了,因为姜氏从庄公出生就讨厌庄公,庄公与臣下对话时称其生母为姜氏而无尊称,所以这个母子如初就仁者见仁了。

图片 3这是一个兄弟阋墙的故事,其中父不严,姜氏想让共叔段继位,去找郑武公求情,郑武公仅仅是没有答应,并未申斥姜氏并管束共叔段,母不慈,这个就不用说了,从小就不喜欢庄公,且一味的偏宠共叔段,兄不友,弟不恭,当然是不友不恭了,否则他们也不会打起来,也就没有“郑伯克段于鄢”这个桥段了。

回答:

郑庄公斗共叔段基本上属于用了欲擒故众之计。

武姜为郑武公生了庄公和共叔段两个儿子,生郑庄公时难产,估计难产是差点要了武姜的命,所以给他取名叫寤生,并且很讨厌他。

武姜得意小儿子共叔段,想立他为太子,屡次向郑武公请求,武公都没答应。

想一想,其实郑庄公也挺可怜,不受母亲待见,在即位问题上也受到阻挠,好在他的爹爹还算明白事理,否则他的命就更惨了。当然,看后来郑庄公的表现,他的城府太深了,而其对手共叔段和武姜又太菜了,即便是他不能顺利即位,也有夺回君位的可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