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徐无鬼》中记载,楚国的郢人、匠石互为好友,两人各有一套绝技:郢人在鼻尖上用白粉涂上苍蝇翅膀似的薄薄一层,匠石抡起大斧,顺着郢人的鼻尖削下,只听得斧子在空中呼地一声,白粉就完全被削掉,鼻子却丝毫不受损伤,郢人更是脸不变色若无其事。宋元君得知此事后,托人请来匠石表演,欲一睹绝技,不料匠石说道:对不起,现在没法表演了,因为好朋友郢人已经去世,我失去了表演绝技的唯一伙伴。人们据此故事,引申出斧正一词,意思是请别人像匠石抡起斧头削白泥那样来帮助自己削删文章。
沿袭古意,是请别人修改文章的敬词。

成语故事:楚国的郢都有个勇敢沉着的人,他的朋友石是个技艺高明的匠人。有一次,他们表演了这样一套绝活:郢人在鼻尖涂上像苍蝇翅膀一样薄的白粉,让石用斧子把这层白粉削去。只见匠人不慌不忙地挥动斧头,呼地一声,白粉完全被削掉了,而郢人的鼻尖却丝毫没有受到损伤,郢人也仍旧面不改色,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
这件事被宋国的国君知道了,他非常佩服石的绝技和郢人的胆量,很想亲眼看一看这个表演。于是,国君就恭恭敬敬地把匠人石请来,让他再表演一次,石说:我的好友已经去世,我失去了唯一的搭档,再也没法表演了。
根据这个故事,后人将运斤成风引为成语,比喻手法熟练,技艺高超。
斤是什么物件?斤是斧子。《辞海》、《辞源》全是这么说的。
虽然几乎所有的书,都将这个斤解释成斧子,但并不准确,古人说的斤,不是斧子。
你凭什么这样说?咱们先看运斤成风的来历。这个成语出自《庄子徐无鬼》:郢人垩慢其鼻端若蝇翼,使匠人斫之。匠石运斤成风,听而斫之,尽垩而鼻不伤,郢人立不失容。译过来就是,楚国郢都有个人将一滴石灰溅到了鼻尖上,这滴石灰如苍蝇翅膀一样薄。这个人请匠石替他削掉。匠石挥动斤,轻轻松松一斤下去,把石灰削个干净,但鼻子却没有丝毫损伤。
按照最基本的逻辑,表示同一概念的名词性词语是不能并列在一起的,如不能说楼与房子、土豆和马铃薯、妈妈及母亲,古今中外都要遵守这一逻辑。而古代经常将斧斤并在一起,可见斧与斤并不是同一物。
《释名释用器》:斤,谨也。板广不可得削,又有节,则用此斤之,所以详谨,令平灭斧迹也。《文心雕龙论说》:是以论如析薪,贵能破理:斤利者,越理而横断。这已经说得明白:木板太广,又有节子,就得用斤加工。用斤是用斧后的一道工序,是专门削平斧痕的。
王筠《说文句读斤部》:斤之刃横,斧之刃纵,其用与锄相似,不与刀锯相似。这进一步说清楚了斧与斤的区别:斧是直刃,斤是横刃。古代所说的斤,应该是指现在的锛子。
那位说了,你这人净咬文嚼字,斧子、锛子有什么不同?
斧子与锛子的区别至少有三:
一、斧子个头小,锛子个儿大,个儿大掌握起来就不容易。过去有句话:驼裁缝,瘸木匠。裁缝工作时总弯着腰,天长日久,背就驼了;木匠用锛子时间长了,难免伤到自己的脚,老木匠脚有伤的就多。
二、古代有用斧子做兵器的,金兀术就使把金雀开山斧,黑旋风李逵也手使两把大斧。是兵器就有人操练,操练多了就有套路,若是用于削鼻子尖准确程度也就高些。可看了这么些年书,就是没听说哪位使锛子上阵的,锛当不上兵器,就只能对付木头了,削鼻子就难了。
三、斧子直刃,锛子横刃。以斧削鼻,可以从侧面下手。锛是横刃,削鼻子只能面对面,用锛子难多了;人的眼睛有个毛病,从正面测距离的准确远不如从侧面来的好。
这样一比,我们就看出来了,运斤成风也就是运锛子成风,运锛子成风,比运斧成风,难度大多了,看上去也精彩多了。
将运斤成风的斤解释为斧头,降低了匠石的技艺水平,故事的惊险程度也差了一大截。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解释与事实不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