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齐物论》中记载,瞿鹊子问长梧子:我从孔夫子那里听说:圣人不屑于世俗事务,不追逐名利,也不躲避困难,不喜欢贪求,不捐弃大道,没说什么等于已经说了,说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说,悠游于红尘之外。孔夫子认为这是无稽之谈,我倒认为是妙道之入门途径,先生以为如何?长梧子回答:这些话连黄帝听了也会疑惑不解,孔丘怎么能明白呢?你也太操之过急了,看见了鸡蛋就想鸡鸣报晓,看见了弹弓就想吃斑鸠肉,我不过是随便说说,你也就随便听听,何必较真?
沿袭古意,指说者随意说,听者随意听,不必认真究其根底。

www.15.net,瞿鹊子是长梧子的学生。有一天,瞿鹊子请教长梧子说:“我听先生讲了许多道理,获得了很大的益处。有些话您也许是随便讲讲,可是对我来说,却感到句句高妙、字字有用!请先生多给我讲点吧!”

长梧子说:“你对我评价过高了,真正的道理是不容易讲的,连圣人都不一定讲得透彻,何况我呢?只是稍稍知道一点罢了。不过,你也要求急了些,才听了我几句孟浪之言,便以为得了妙道。这真是‘见卵而求时夜,见弹而求鸽炙啊j;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