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滕文公下》中记载了一段孟子与景春之间的对话。景春问:公孙衍张仪难道不是大丈夫吗?一发怒,诸侯就害怕,安居无事,天下就没有冲突。孟子回答:这怎能算是大丈夫呢?你没有学礼吗?男子行冠礼时父亲训导他,女子出嫁时母亲训导她,亲自送到门口,告以顺从是为人之妻的道理。居住在天下最广大的居所里,站立在天下最正大的位置上,行走在天下最广阔的大道上,能实现志向就与民众一起去实现,不能实现志向就独自固守自己的原则,不受富贵诱惑,不为贫贱动摇,不为武力屈服,这才叫大丈夫。
沿袭古意,仍指高官厚禄收买不了,贫穷困苦折磨不了,强暴武力威胁不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