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十大禁书是中国民间长期流传,最具神秘色彩的十部屡遭禁毁的小说,这十部小说既大名鼎鼎,又讳莫如深,既精彩恣肆,又良莠不齐,正补传统经典文学作品之遗,属民间珍品之林。
《国色天香》 明万历年间禁 遭禁原因:展示各种偷香窃玉手段
本书以乌将军、毛洞主等最具勾构瓦肆特色的语言,专写市俗男女之事,是一部渲泄性、娱乐性很强的艳情小说。女主角或为思春少妇,待字闺秀,或为大家之婢,皆风情万种,可欲可人之尤物,或慕男色,或爱男才,细腻生动,可读性较强。本书作者俨然以无比艳羡的心态觊觎偷香窃玉等艳行,且拒不回避具体性行为过程,甚至屡屡以一男数女聊床作乐为情节高潮,其色其香,的确使人疑为天国。
《剪灯新话》 明正德年间禁 遭禁原因:扭曲的情欲表现
元末明初的社会大动荡,摧残、扭曲着社会中、下层男女的情欲生活。此书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禁毁小说,除摹书普罗男女的畸变离奇隐秘外,其人鬼相恋,交合之事,一如人间,亦成为遭禁主要原因之一。作者自己都坦陈此书近于诲淫,藏之书笥,不欲傅出。
《醋葫芦》 清乾嘉年间禁 遭禁原因:婚外性行为集中描写
通篇皆为男女情事,尤以大量的婚外性关系描写令人啧舌。其间男女道德观念淡薄,无视理法,随意通奸而无羞耻感,反映了当时社会风尚的变迁,人的本能欲望得到重视,对个体生命、感官快乐的追求得到强调,是中国社会早期婚外恋现象的真切记载。
《品花宝鉴》 清道光年间禁 遭禁原因:同性恋生活揭秘
中国古代小说中最富盛名的同性恋之作。所谓品花之花,实为男花。书中专写男风盛行的梨园酒楼戏馆生活,大肆宣扬同样好色,不必分男女;好女而不好男,是好淫而非好色等谬论,不厌其详地揭秘种种歧变性心理,将文人雅士,公子王孙与之间貌似同性相恋,实为同性相奸的丑恶状态栩栩如生地呈于纸上,是晚清中国文人津津乐道必读闲书之一。
《隔帘花影》 清康熙、嘉庆年间禁 遭禁原因:比《金瓶梅》更新奇的性模式
《金瓶梅》三种续书中最受好评的一种。其露骨的性描写仍一脉传承《金瓶梅》之窠臼,除继续演绎西门庆淫逸故事外,更以几个女子之间的女同性恋情节为特色,独具阅读价值,书中并穿插金兵入扬州奸淫妇女场面,更犯大禁,作者亦因此于康熙四年被捕入狱,书即诏令焚毁。
《飞花艳想》 清道光年间禁 遭禁原因:女偷男的新香艳情节
本书所写风情,多涉淫荡,属才子佳人小说的旁流典型。除艳谈性经验及性感受外,还嘉偷窥他人性爱场景。与一般才子佳人小说男偷女定式不同,此书多写姐偷郎的社会新风,其他有关采战之法,江南选秀女造成民间男女乱配,甚至乱伦的情节,皆触朝廷忌讳,屡屡遭查禁。
《空空幻》 清道光年间禁 遭禁原因:压抑中的性幻想
清道光年间着名情爱小说,主要情节由丑陋男子艳羡风情所产生的不安分的性幻想构成。书中鄙弃世俗情爱价值,大写喜新而不厌旧的花痴型男子走马灯般更换情人,不仅先后与十女发生性爱,且同时以数女为妻妾,日日聊床大战,而女性亦纵情享乐,丫环拉小姐下水,小姐为情郎猎艳,最终姊妹、主仆、母女、闺友网常颠覆秽乱不堪,极逞性想像之奇,令人目瞪口呆。
《玉楼春》 清嘉庆年间禁 遭禁原因:房中术、性虐待情节
本书为臭名昭着的明清淫书《巫山艳史》的翻版,其刊刻书坊啸花轩为康熙年间专刊淫书的书坊。书中主人公皆不务正业,四处拈花惹草,以道家房中术折磨摧残青春女性,品行极其恶劣,是封建男性歧视女性、虐待女性的一部活证。
《红楼春梦》 清嘉庆年间禁 遭禁原因:格调低下、色情
本书为《红楼梦》诸多续书中格调最为低下的一种。语言淫秽,情节以《红楼梦》中人物为主,但时有色情场面出现,对于少年男女间两性关系,远较《红楼梦》更为直露,一经刊出,不仅立遭禁毁,即连大批推崇《红楼梦》的文人学士,亦同声讨伐攻讦,成为一时盛事。
《九尾龟》 九尾龟 张春帆着
《九尾龟》系晚清着名的艳情小说,其内容主要是描写妓院情况与嫖客的狎妓生活,曾被胡适称之为嫖界指南。在十二集一百九十二回的鸿篇巨制里,作者以酣畅淋漓的笔墨,描写了妓女、流氓、帮闲、腐吏、商贾、戏子等形形色色的人物,叙述了刁妓讹诈、庸臣弄权、官商勾结、公报私仇等奇奇怪怪的事件,深刻刻画了中国近代都市生活的众生相,充分反映了晚清社会政治的黑暗与腐败,具有一定的批判现实意义。伤口语言典雅、情节曲折,那时而出现的吴语方言,又极生动地把人物的神韵表现出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