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季氏》中记载,季孙要攻打附庸国颛臾。辅佐季孙的冉有、子路两人将此事告知孔子,孔子说他们未尽到助手之责理应解职,两人又转而说应该攻打颛臾,孔子生气地说:你们两人辅佐季孙,不能招致远方的人前来归附,却要在国境内使用武力,我看季孙的忧虑不在颛臾,而在萧墙里面呀。这里的萧墙是指古代国君宫殿大门内外起屏障作用的矮墙,孔子引用此语,是担忧将要发生内乱。
表示内部祸乱。

《季氏将伐颛臾》

季氏将伐颛(zhuān)臾。冉有、季路(两人是孔子的弟子,也是季氏的臣子)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