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时期,汉景帝担心诸侯势力过大会自己称王,出现中央管不住地方的局面,就采用晁错的建议,借故削去几个诸侯王的封地。吴王刘濞竟借清君侧的名义企图谋反,迫使汉景帝杀死了晁错,出现历史上的七国之乱。此为矫枉过正的典型史实之一。
指纠正偏差超过了适中的限度。

一、皇上不好当

www.15.net 1

都说,当皇上好,倘若我要当了皇上,想怎样怎样……但问题是,真当了皇上呢?如今这个问题,就被汉景帝遇到了。那就是藩王的权力太大了。对这个问题,他的老爸汉文帝也有深刻认识,在他当政时曾”诏诸侯王、公卿、郡守举贤良、能直言极谏者,上亲策之”,其实就是问计天下,选拔人才的举措,最后太子的老师晁错写了文章,夺了第一。

七国之乱

其实那文章里,主要内容之一便是削藩!也许是汉文帝考虑时机不成熟,所以没有采纳,但从他欣赏晁错这个角度来言,谁又能否认,这不是留贤于后代,让后代完成这个任务呢?因为汉文帝除了把晁错留给汉景帝外,还在临终前,告诉汉景帝:万一帝国有乱,就启用周亚夫!

作为一个汉朝皇帝,景帝可能远远没有开国的高祖刘邦、北击匈奴的武帝刘彻、以及中兴汉家的光武帝刘秀有名,他没有从草根到皇帝的经历,似乎也没有对抗游牧民族的魄力,他好像很容易被忽略。汉景帝,这个名字往往和汉文帝相联系,以“文景之治”的专有名词出现在历史之中,来讲述汉景帝的无为而治。

www.15.net 2

长期以来,汉景帝在历史书里仿佛是这样一种形象:为人勤勤恳恳,发展经济,鼓励耕织,北方的匈奴威胁要钱要粮,他把自己的公主们嫁出去和亲,忍辱负重,死后为武帝刘彻留下了大笔遗产,使得汉武帝可以发展它几十年北击匈奴,西通西域的壮举。以武帝开始,汉朝以一个强盛国家的面貌出现,并开始以自己的文化辐射东亚、东南亚各国,开启帝国时代。

文有晁错,武有周亚夫,这是如今汉景帝手中最牛的两张王牌,所以汉景帝登基的第二年,就推行削藩了,哪料却是吴楚七国之兵尽起,打出”清君侧,杀晁错”的旗帜,一时间是来势汹汹,敌兵压境了。

勤勤恳恳的汉景帝是我们所认为的那样朴实和忍辱负重吗?从七国之乱中似乎能一窥究竟。大臣晁错建议削藩,以汉初的政治形势来看,这项政治活动的本钱太大,以晁错的削藩手段来看,又太操之过急,似乎这是一项在当时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连晁错的老父听闻此事后也服毒自尽。然而一国之君汉景帝深以为然,并不日下令削藩,早有反意的吴王刘濞率众藩王打出“诛晁错、清君侧”的口号造反,拉开了汉朝“吴楚七国之乱”的历史大幕。而汉景帝竟然真的信以为真,真以为诛杀晁错就可以使叛军退兵,而且真的就做出了这一步,将晁错腰斩于长安东市。结果也是可以预料的,叛乱藩王嘲笑汉景帝的愚蠢,率叛军继续向长安进发。要不是周亚夫领兵及时平定叛乱,战火就很有可能烧到关中了。

二、问计恩师,斩杀恩师

其实,任用晁错,就可以看到汉景帝偏执、急于求成的一面。这和他修养生息,奉行黄老之术的那个形象大相径庭。晁错是韩非子的信徒,法家思想坚定的执行人,他建议汉景帝削藩,加强中央集权,也完全在遵循法家思想。可见景帝任用晁错,也是想做出一番事业的,并不是只想在史书中留下“修生养息、汉匈和亲”的刻板成见,他是想在自己任上做出一番事业的,至少是扩大中央的权力。然而晁错本人性格极为偏执,无论是《史记》还是《汉书》,描述晁错时都用了四个字“峭、直、刻、深”——严厉、刚直、苛刻、心狠。晁错为国深谋远虑,奋不顾身,与周围大臣关系并不融洽,丞相申屠嘉、外戚窦婴、大臣袁盎等都与晁错有隔阂甚至怨仇。可见,晁错性格中的偏执与汉景帝的内心中某一部分隐藏的热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www.15.net,面对如今这个局面,汉景帝似乎有点慌乱了,意思仿佛是:朕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我皇上还没坐够呢。为了应对这个局面,汉景帝找来了恩师晁错。意思非常简单:削藩建议,我当太子时,您老就经常给我念叨,如今我照办了,可这局面好吓人,怎么办?等于汉景帝把削藩的责任,变相推到了晁错头上了。晁错很沉稳道:”皇上,你现在应该御驾亲征!至于京城,你不用担心,我替你看着,做你后盾。”

两个性急的人在一起,事情只能会更混乱,更何况其中一个还是皇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