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摘要:两件晋唐书法“换下”颜鲁公,唐代草书法华玄赞卷在上博首展。

唐代孙翌行书石刻欣赏《高福墓志铭》,全称:
大唐故中大夫守内侍上柱国渤海高府君墓志铭并序镌于唐开元十二年(724年)正月二十一日。季良撰,孙翌行书,27行,行27字。志长74、宽75厘米。清乾隆年间出土于陕西长安。北京图书馆藏较早整幅原石拓本,系梁启超旧藏。

原标题:两件晋唐书法换下颜鲁公,唐代草书法华玄赞卷在上博首展

原标题:两件晋唐书法换下颜鲁公,唐代草书法华玄赞卷在上博首展

12月25日,从上海博物馆获悉,日本所藏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卷与明代董其昌《行草书罗汉赞等书卷》虽然已于12月23日从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中撤了下来,但是展览参观人次并没有因此而减少。此次上博撤换方式为一换二,即原来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卷处,换上了东晋王献之的《鸭头丸帖》卷、唐佚名《草书法华玄赞卷第六》;董其昌《行草罗汉赞等》卷处则换上了董其昌的《行书杂书卷》与董其昌《行书汪虹山墓志铭册》。以上新展出的四件作品都为上海博物馆馆藏。其中,唐佚名《草书法华玄赞卷第六》深藏上博库房之中,最近应展览需要临时所加,十分罕见,且为首次露面;而且董其昌对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宋四家皆从此出。董其昌的《行书杂书卷》则是清初收藏家高士奇的心爱之物,高氏在其后连题四跋。

12月25日,从上海博物馆获悉,日本所藏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卷与明代董其昌《行草书罗汉赞等书卷》虽然已于12月23日从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中撤了下来,但是展览参观人次并没有因此而减少。此次上博撤换方式为一换二,即原来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卷处,换上了东晋王献之的《鸭头丸帖》卷、唐佚名《草书法华玄赞卷第六》;董其昌《行草罗汉赞等》卷处则换上了董其昌的《行书杂书卷》与董其昌《行书汪虹山墓志铭册》。以上新展出的四件作品都为上海博物馆馆藏。其中,唐佚名《草书法华玄赞卷第六》深藏上博库房之中,最近应展览需要临时所加,十分罕见,且为首次露面;而且董其昌对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宋四家皆从此出。董其昌的《行书杂书卷》则是清初收藏家高士奇的心爱之物,高氏在其后连题四跋。

展厅排队景象依然

展厅排队景象依然

王献之《鸭头丸帖》卷,为唐摹本,经北宋宣和内府旧藏,现仍保留着部分宣和裱。晚明时为吴廷族兄吴希元所藏,因此董其昌及友人王肯堂得以鉴赏、题跋。王献之于其父王羲之的书法基础上做了一定的变革,将内擫用笔改为外拓,且多连绵相属之意,故字势起伏相连、气势贯畅,世称一笔书。董其昌于行草书追溯二王,其流畅潇洒,飞动多变,皆源于王献之书风影响。

王献之《鸭头丸帖》卷,为唐摹本,经北宋宣和内府旧藏,现仍保留着部分宣和裱。晚明时为吴廷族兄吴希元所藏,因此董其昌及友人王肯堂得以鉴赏、题跋。王献之于其父王羲之的书法基础上做了一定的变革,将内擫用笔改为外拓,且多连绵相属之意,故字势起伏相连、气势贯畅,世称一笔书。董其昌于行草书追溯二王,其流畅潇洒,飞动多变,皆源于王献之书风影响。

东晋 王献之《鸭头丸帖》卷 上海博物馆藏 上海博物馆藏

东晋 王献之《鸭头丸帖》卷 上海博物馆藏 上海博物馆藏

《鸭头丸帖》卷 局部

《鸭头丸帖》卷 局部

除《鸭头丸帖》外,又增加了这卷唐佚名《草书法华玄赞卷第六》。这件唐人佚名草书属于深藏库房,最近应展览需要临时所加,十分罕见,是为首次露面。此卷原系清内府旧藏,钤有乾隆诸印,经后世重裱。卷中世字均有缺笔现象,可知应是避唐太宗李世民讳。题签为谢稚柳先生所书,并在卷后题跋,认为此卷笔势颇类怀素晚年体,尤为奇妙。而董其昌在万历四十年
的题跋中认为这是宋四家的出处。即简淡一洗唐朝姿媚之习,四大家皆出于此,余每临之,亦得一班。这也从侧面显示出了董其昌丰富的鉴藏。

除《鸭头丸帖》外,又增加了这卷唐佚名《草书法华玄赞卷第六》。这件唐人佚名草书属于深藏库房,最近应展览需要临时所加,十分罕见,是为首次露面。此卷原系清内府旧藏,钤有乾隆诸印,经后世重裱。卷中世字均有缺笔现象,可知应是避唐太宗李世民讳。题签为谢稚柳先生所书,并在卷后题跋,认为此卷笔势颇类怀素晚年体,尤为奇妙。而董其昌在万历四十年
(1612)的题跋中认为这是宋四家的出处。即简淡一洗唐朝姿媚之习,四大家皆出于此,余每临之,亦得一班。这也从侧面显示出了董其昌丰富的鉴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