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5.net,高纬是北齐的亡国之主。

父皇北齐武成皇帝高湛,二十九岁正当年时无心打理江山,国事俗务耽误了他花天酒地,索性将皇位让给了不满九岁的儿子高纬,自个儿踏踏实实地悠闲待在寝宫,左拥右抱,专事淫乐,昼夜醉卧温柔乡,自喻赛过活神仙。
高纬的妈妈皇后胡氏,也是个风骚不安分的主。丈夫高湛放浪形骸,她这边也不甘寂寞,把太监们叫上床来,又跟丈夫的宠臣和士开苟且私通。高湛一死,胡氏更是肆无忌惮,佯称烧香拜佛,偷偷与寺院一个昙献和尚搞在一起,禅房里大行云雨。大约是在和尚身上发现了妙处,胡氏后来在她的寝宫召来清秀壮美的小和尚若干,打扮成尼姑模样,每日召幸一僧,学做女皇。
父母都是这号好色淫逸的主,儿子的德性也就可想而知,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高纬的元配皇后是斛律氏,是为北齐屡建奇功的大将军斛律光的女儿。这是一桩政治联姻,不是高纬亲眼看上的女人,因此斛律氏在小皇帝高纬这儿,也就仅仅成了个摆设。高纬最初喜欢的,是他母亲胡氏送来的侄女,丰腴妖娆,高纬封作胡昭仪。有了风情万种的胡昭仪,斛律氏的面高纬都懒得见。这下惹恼了国丈斛律光,起了反心,高纬一气之下借机杀了这个功臣元勋。既然父亲谋反获罪被诛,罪臣之女怎么能继续坐在皇后位子上,斛律氏被废为庶人,胡昭仪取而代之。
胡昭仪摇身一变做了皇后,可就不得了了,自恃高纬宠爱,又有姑姑胡皇太后背后撑腰,任性,娇蛮,为所欲为,渐渐发展到连高纬也不当回事了。高纬也不生气,他有的是女人。
趁着这个机会,高纬的乳母陆令萱把干女儿穆黄花送到高纬面前。这个穆黄花,原本是元配皇后斛律氏的婢女,天生得水灵灵如芙蓉含露。高纬从乳母手中牵过黄花,一夜云翻浪卷,再也不肯撒手。胡皇后孤自在那儿张狂,高纬这里倒落得安静自在,与穆黄花如鱼得水。不到一年,黄花给高纬生下个儿子。在乳母陆令萱怂恿下,黄花所生的儿子高恒被立为太子。
胡皇后得信,撒泼打横地闹将起来。不光闹高纬,连胡太后和乳母陆令萱一块儿怨恨,渐渐引起众怒,周围的人没一个说她好的。高纬这时候早就烦透她了,顺水推舟,下诏废了胡氏皇后,改立穆黄花为皇后。
可穆皇后的好日子也不长。自生完孩子,满脸雀斑,腰身如桶,让人无法不生腻。在高纬龙榻上接她班的,是新宠曹昭仪。这位曹小姐纤巧妩媚,又弹得一手好琵琶,让高纬领略了别一种风情,鬼灵精怪般地让人销魂。不经意间被人取而代之,又身为太子亲娘,穆皇后哪能随便咽下这口气,她找到高纬,大骂曹昭仪狐狸精。她骂她的,高纬权当耳旁风。见高纬并不理睬自己的气愤,仍夜夜寝于曹昭仪处,这婆娘气得七窍生烟。
冷静了几天,穆皇后暗想,这硬的不行,咱给他用软办法。这一天退朝,内侍突然禀报皇帝,说穆皇后要请圣上到她的寝宫宴饮听曲儿。高纬不知这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加之最近对曹昭仪也有些厌了,去就去吧,老娘们也是煞费苦心,朕倒要看看你粗手大脚能奏出个什么艳曲。
这一去,高纬遇到了命中的灾星,北齐江山社稷迎来了一股祸水。当然当时的高纬不会这么想,相反,他直感叹自己惊见天人。酒宴刚摆上桌,穆黄花一个眼神,走上来一位婷婷玉立的少女,脸若凝脂,体如水蛇,眼含清波,唇吐丹蕊,怀抱琵琶一个万福,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青葱般的玉手款款划拨,指尖流淌出曼妙婉转的曲调,蛾眉随曲舞动,人曲浑然天成,直把高纬迷得酒卮闲置,佳肴不思。穆皇后一旁察言观色,不禁暗自窃喜。宴罢,穆皇后命这个叫冯小怜的琵琶女,扶微醉的高纬直入寝宫、陪侍帐中。
自打见到冯小怜,高纬的魂儿就没了。高纬于佳丽美色间,也称得上是阅人无数,却从未品尝过冯小怜这般美餐,实在是天字第一号的尤物。一副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肌肤若凝脂样嫩滑,眉眼如火苗般撩人,乌发似云堆浪涌,腋下生淡淡幽香,拥其入怀,刹那间筋骨酥脆,醉意透心。最令人久久回味的是,双双慵懒斜倚,裸拥稍稍前戏,小怜娇声喘语哄天子醉意朦胧地安卧榻上,一双玲珑玉手或按、或压、或提、时捶、时擂、时担,游走在高纬的肤缝间,每一个毛孔在她的轻揉慢捻下,如花徐徐绽放,若水潺潺激荡,情至极端,屈身俯就,款款入港,一番云雨,活活是带着皇帝畅游了一回仙境。
曹昭仪何人?穆皇后何人?男人还是女人?此后,高纬的心里就只有一个冯小怜了。坐则同席,出则同马,须臾不忍别离。据高纬自己透露,冯小怜身上还有一种特异功能冬暖夏凉。寒冬里榻上的小怜如一团锦棉,暖烘烘玉体温热;酷暑天又像一尊冰塑,清凉无比。这么个世所罕见的美丽佳人,弄得高纬一天到晚魂不守舍,上朝议事都得带上她。
于是北齐朝堂上出现了一道奇景,皇帝坐在龙椅上,怀里偎着冯小怜,因为实在娇艳,底下的朝臣们一个个望着,忘了政事,馋涎欲滴。
宠妃冯小怜天天陪皇帝上朝,臣子们个个心痒难挠的。高纬早就发现了这一点,暗自得意道:那还用说,这等绝色美女,你们何曾见识过!煎熬了臣子们多日,高纬突发奇想,这独乐不如众乐,朕让你们见识一下怀里搂着的是怎样的天仙。
于是在天子高纬的亲自执导下,北齐朝堂上演了一出旷古未闻的裸体秀。
红日当头,晴空万里,高纬召大臣们齐聚隆基堂,命丰姿绰约的小怜迈着曼妙舞步出场,新沐浴熏香过的小怜当众款款褪去衣衫,一丝不挂地玉体横躺在案几上,搔首弄姿,美目顾盼,。令人叫绝的并不仅仅在此,你绝对想不到,高纬让爱妃的此次演出,是收费的。凡愿观者每人付千金,门票一千元一张,售完为止,勿失良机!大臣们谁在乎这几个钱,纷纷解囊,争相一睹绝世美色,那场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