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在南宋程朱理学盛行之前,中国社会风气还是比较开放的,男男女女在野外,在大自然谈恋爱甚至发生性爱关系,并不是什么伤风败俗之事,更非罕见奇异现象。那么,你知道中国古代最着名的这样一个风花雪月、男欢女爱、云雨浓郁、情色旖旎的天地是在哪儿吗?
像这样一个供未婚青年男女约会见面、谈情说爱、当然也难免有性爱之举,供已婚成年男女幽会偷情、通奸野合、寻欢作乐的地方,在中国历史上最有名气的非桑间濮上不可。桑间濮上,这是什么地方,在哪里?你不一定知道;可是,难道成语及典故桑间濮上你也不知道?那你就太孤陋寡闻了。
桑间濮上,桑间在濮水之上,是两千余年之前春秋时期卫国之地。卫国在今河南北部,包括河北南部、山东西部的一小部分。濮水,也叫濮渠、谱河,流经卫地。其源有二支,一支首受济水于今封丘县西,向东北流;一支首受黄河于今原阳县北,向东流经延津县南。二支合流于长垣县西北,经滑县、濮阳县入山东注钜野泽。濮阳、临濮、濮州等地名即因此水而得。春秋时,齐师救郑及濮、庄子垂钓于濮,指的都是濮水。后因黄河决口、改道,该河渐被淹没。
春秋时期的卫国,濮水之畔土地平阔、气候温和、桑树遍野,故谓桑间濮上。《诗经鄘风桑中》里写道: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此时春天来了,在清澈的濮水边、宽大的桑林里,春暖花开、万物复苏、草长莺飞、生机蓬勃、天高气爽、风和日丽,男男女女聚会其间,边劳动,边对歌,相约馈赠,打情骂俏,卿卿我我,自由自在。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日子,真是无比快活、赛过神仙,近似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了。
当时中国仍然遗留有母系氏族遗风,男女可以自由恋爱、大胆交合、多多生殖,并且这样的行为受到政府支持;因为这事关繁衍大事,亦是国之大事。《诗经》里类似句子比比皆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女怀春,吉士诱之。静女其殊,俟我于城隅。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列子汤问》中也说:男女杂游,不聘不媒。《汉书》里还谈到了燕地民俗:燕地,宾客相过,以妇待宿;嫁取之夕,男女无别,反以为荣。《史记》记载:州闾之会,男女杂坐,行酒稽留,六搏投壶,相引为曹,握手无罚,目眙不禁。前有坠珥,后有遗簪,日暮酒阑,合尊促坐,男女同席,履舄交错,杯盘狼藉,堂上烛灭罗襦襟解,微闻香泽。男女恋爱乃至交欢并不是什么羞耻丢脸之举。就连伟大的孔圣人,那也是其父母在类似桑间濮上这样的野外交欢孕育而生。
卫国音乐不仅优美动听,而且广布民间,相当普及。但在中华风气崇尚正派严谨、以礼持身的春秋诸国中,郑卫之音被公认为淫靡放纵的代表,具体事例史书上记载甚多。以科学严谨的考证,当时的青年男女并非劳动,也绝非歌舞,甚至是自由谈情说爱;因为按照礼法,男女甚至不同路而行,更不要说共同劳作了,公开场合谈情说爱更是无稽之谈。而实际上卫国是在淫靡之音的熏陶下,男女礼法不严,纵情声色,幽会于此地而已。桑间濮上不但不是当时这里繁荣景象的具体写照,而正是极大的讽刺与批判,同时警醒后人一定要端正身姿、自尊自爱、以敬事人、以礼律己。
于是后来桑间濮上就成了一个成语,指淫靡风气盛行的地方;即男女幽会偷情。《礼记乐记》里说: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也。《汉书地理志下》里说:卫地有桑间濮上之阻,男女亦亟聚会,声色生焉。郭沫若在其历史剧《蔡文姬》第四幕第三场里写道:我弹的不是靡靡之音,我唱的也不是桑间濮上之辞。甚至桑间濮上还有了对应的英文句子:a
place of a lover’s rendezvous in mulberry field;或者place of illicit
love-makin,即野外谈情说爱甚至苟合交欢的地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