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ther Number One:“一号大哥’”

www.15.net 1越南侵略柬埔寨
1978年12月25日,越南大举侵略柬埔寨,面对越南侵略者大举进犯,柬埔寨军民坚持开展农村游击战争,当然最终越南扛不住撤出柬埔寨。
越南侵略柬埔寨柬埔寨为什么感谢越南?
数以万计的柬埔寨人于1月7日聚集在金边的国家奥林匹克运动场内,热烈庆祝柬埔寨脱离红高棉统治30周年的纪念日。
这个由柬埔寨执政党人民党所举办的大型纪念活动,共吸引了超过4万人前来参与,首相洪森以及人民党的数名党员也出席了这场盛会。
柬埔寨参议院主席谢辛在致词时表示,这个纪念日的意义重大,它标志着“柬埔寨历史中最黑暗的一页”已告一段落。谢辛特别感谢邻国越南“拯救了柬埔寨”,高度评价越南志愿军为消灭红棉政权屠杀人民的暴行而作出了重大牺牲,并及时阻止了人民遭进一步屠杀的厄运。(柬埔寨《星洲日报》2009年1月8日)
谢辛对于越南的感谢,很容易让人联想到1979年2月17日中国发动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也让人对那场战争的正当性表示质疑,虽然中国现在尽量回避和不提起那场战争,但面对历史,我们必须要有勇气正视,客观公正去看待和判断。中国当时发动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越南入侵柬埔寨。
30年后,面对那场战争,柬埔寨人为什么向“入侵”的邻国越南表达了诚挚谢意,而对中国只字不提呢?我们很有必要回顾对于柬埔寨人来说简直就是梦魇的那段恐怖岁月——红色高棉政权统治时期。
柬埔寨共产党于1950年代成立,当时是越南共产党的分支。至1970年代改为柬埔寨民主党(Party
of Democratic
Kampuchea),后被称为法语的“紅色高棉”。1970年3月18日,朗诺将军趁西哈努克亲王(Norodom
Sihanouk)出国访问时,推翻其政权。西哈努克其后流亡北京,当时赤柬与朗诺政府为敌,西哈努克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扶持红色高棉去夺取朗诺政权。1975年4月17日,赤柬攻占金边,推翻了朗諾政府,并建立了“柬埔寨民主共和國”,其领导人波尔布特。红色高棉政权从此在柬埔寨开始了近四年的血腥统治,柬埔寨人民坠入了人类最为黑暗的悲惨世界。
波尔布特执政期间,推行非常恐怖统治,试图将柬埔寨改造为不分任何阶级的社会,将所有城市居民强行驱赶到农村,进行全国大清洗。波尔布特政权以美军将空袭金边为借口,向金边人民喊话,要求居民疏散到乡下,并许诺三日后可以返回首都,要求居民不必带任何财产,金边居民下乡后,大部分遭到红色高棉政权的屠杀,能活着回到原住地的不到一半。
红色高棉执政初期,被清洗者包括原城市居民,特別是与西方有接触、受西方教育的知识分子和为朗诺政府工作的人员。后期,被清洗者则包括紅高棉革命时的各级干部。在波尔布特的统治下,货币被取消,人民于公社內劳动,并禁止在公共食堂以外取食。
在赤柬近四年的管治下,大量人因饥饿、疾病、过度工作而死亡;也有大量人因为政治原因、或因犯各种小错而被酷刑处决。据不同的统计,红高棉统治期间死亡的柬埔寨人估计在一百二十万至三百万,占柬埔寨当时人口的约四分之一,其中还包括21.5万柬埔寨华裔,并几乎杀光了1万余名在柬埔寨的越南裔。
1978年5月,红高棉大清洗激发了反波尔布特的叛乱,流亡者在越南成立了“柬埔寨民族团结救国阵线”,领导者是红色高棉曾任师长、省委书记的高层领导人韩桑林(现任柬埔寨人民党名誉主席、柬埔寨国会主席)。
1978年
12月25日,在韩桑林的带领下,10万经历越战洗礼的越南“志愿军”发动势如破竹的进攻。虽然不少柬埔寨人对越南军队的到来感到恐惧,但越南军队仍在不少投诚的红色高棉人士和受赤柬残酷统治的柬埔寨百姓引领下,仅用两周时间,于1979年1月7日,越南人攻占金边,推翻了红色高棉的恐怖统治。
中国政府随后以越南军队侵犯柬埔寨为由,于2月17日,中国发动了“对越自卫反击战”。
30年后,当柬埔寨人在庆祝推翻红色高棉政权时,谢辛代表柬埔寨人民向越南协助推翻波尔布特政权表示了感谢,让我们对那段历史有了重新认识和了解。
在2006年1月25日,中国《参考消息》报在第3版刊发了消息,标题是《审判红色高棉程序即将启动》,根据联合国与柬埔寨政府达成的协议,一个特别权力机构正在为成立审判法庭作准备。“现在终于有望看到,对在1975年至1979年期间导致数百万柬埔寨人死亡的人,采取一定的司法措施”。红色高棉的领导人波尔布特于1998年死于心脏病,目前被法庭拘留等待受审的红高棉领导人,包括二号人物农谢(Nuon
Chea)、前外长英萨利(Ieng Sary)和妻子英蒂丽(Ieng
Thirith)、康克由(Kaing Guek Eav)。
康克由的审讯预计在2009年3月展开。其他人由于年事已高或患病,审讯则将展延到2010年或以后。这些人将面临战争罪、群体灭绝罪及反人类罪起诉和审判,以告慰被他们残害致死的数百万柬埔寨无辜民众。
当波尔布特领导的红色高棉以血腥和残暴在书写人类的野蛮史时,历史必将对这些残暴和毫无人行的人类垃圾进行清算,把他们牢牢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中国曾是红色高棉的支持者,迄今没有人站出来对那段历史进行反思。自称是“毛泽东学生”的波尔布特(见《国际广角》一书第222页)1975年6月在中国,已经病重的周恩来还善意地劝告他们,不宜这样做。波尔布特等人却骄傲地宣称:全世界的革命者都可以从柬埔寨学到很多经验,“从金边撤出所有人口这样的创举,是任何国家的革命都是不可能做到的”(见《国际广角》一书第221页,《百年潮》精品系列丛书之一,上海辞书出版社2005年12月第1版)。
波尔布特“毛泽东的学生”,也得到了现任柬埔寨首相洪森的印证。2007年4月5日香港出版的《亚洲周刊》专题报导,洪森认为
“中国文革的思想根源是毛泽东思想,波尔布特的思想根源于毛的思想,毛的思想在柬埔寨得到实践,但也证明是失败的”。
红色高棉制造的那段惨无人道的历史,必将随着正义的审判而剖开隐藏在他们自称庄严革命理想下的无耻行为。中国曾在让无产阶级革命火种蔓延全世界的精神感召下,给予了红色高棉无私的“支持援助”,正是波尔布特所谓的崇高革命理想,却把柬埔寨数百万人推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红色高棉顶着赤色的光环,终于在历史的正义车轮下湮灭了光环,留下一道凄惨的人类血红历史。

大部分进入S-21的人实际上是无罪的。S-21的运作模式是,首先抓住一批「叛徒」,然后用酷刑逼迫他们承认他们的罪行。因为不认罪是不被接受的,纵然是最忠诚的红色高棉党员就会最终承认他们为美国CIA做间谍、当越南人的走狗、暗中反对党中央,甚至是非礼幼女。接下来,他们被要求供出同党的名字,然后犯人们以及他们的家人会被带往琼邑克灭绝中心用铁棒、镐,弯刀或其他工具杀害。而被招认的同党又有了新的罪名,于是再被带进来,重复这一过程。

血,决定了把我们从奴隶制下解放出来.

衰亡

1965年波尔布特置北越的阻拦而不顾再次到中国访问并逗留到次年2月。这期间他会见了中共高层几位人物但没有见到毛泽东主席。中国当时的理论权威陈伯达等人给他讲述了“中国革命理论与实践”、“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坚持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共产国际”等理论。后来波尔布特又多次到中国与越南取回“革命真经”。尤其是1965年与康生的会见,对他产生了可怕的影响,那一套铲除内奸的“理论”令他极为欣赏。

政治上,红色高棉实行高度管制及清洗。国民被分为「旧人」和「新人」,「新人」必须通过改造才能获得新生。政府限制国民的活动,稍有违反即大概被处死。货币被取消,人民于公社内劳动,并禁止在公共食堂以外取食。更有人因身体太弱不适合劳动被杀。夫妇被分开,一个星期只能见面一次。

不幸的是这个柬埔寨人并不满足于做一位普通的“革命伟人”,他认为共产主义无论是在苏联还是在中国都实行得不彻底,他要开创历史的新纪录,他要用自己的国家来做“彻底的共产主义”的试验田。1975年的4月,这个疯狂的政治动物正式登上历史舞台成为柬埔寨的“一号大哥”
(《BrotherNumherOne》David P
chandler)。几百万城市人口盲目的、毫无准备的大迁徙就是他的第一个举动,他迫不及待地要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哪怕是用同胞的血与白骨给他的“试验田”上底肥也在所不惜。请听他当政时的新政权的国歌:

S-21集中营

1975年6月——8月,在中国已经病重的周恩来在医院三次会见波尔布特,苦口婆心地劝告他们不能这样做,共产主义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就的,而毛泽东却盛赞“你们做到了我们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波尔布特因此而骄傲地宣称:全世界的革命者都可以从柬埔寨学到很多经验。从金边撤出所有人口这样的创举,是任何国家的革命都不可能做到的。

1989年9月,越南占领军撤出柬埔寨。1992年,在联合国调解下,柬埔寨冲突各方签订和平协定。自2月起,联合国陆续派出2.2万工作人员,花费近28亿美元帮助柬埔寨实施和平协定。而作为协定签字方之一的红色高棉却拒绝与联合国合作,宣布抵制大选,使其陷入全面孤立状态。1994年7月7日,柬埔寨王国国会宣布红色高棉为非法组织。

www.15.net,他要在经济基础和文明基础都相当落后的柬埔寨实行无阶级差别、无城乡差别、无货币、无商品交易的“超级社会主义”。几乎在一夜之间,这个“超级社会主义”就实现了:富人被消灭了,统统都是穷人;城市消火了,人人都成了农民;曾经的“东方巴黎”——金边,成了无人的“鬼城”;私人财产被付之一炬却没有什么公有财产;货币被废除了却不建立供给制;寺庙被关闭,僧侣被强制还俗了,却还未来得及造出新的“人神”;所有的出版社、报纸、杂志和学校一律关闭,却没有新的通讯渠道诞生;对知识分子更是简单到肉体消灭,连戴眼镜都成了罪恶;家庭解体,男女劳动队分开,吃大锅饭,穿一样的黑色革命服,带一样的红格毛巾;婚姻由“安卡”指定配对……

波尔布特控制时期

在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时刻,他又来到中国,这一次毛泽东接见了他,亲授“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并向他推荐姚文元写于1974年的两篇受他激赏的文章—《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和《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在中国,他见识了“大跃进”、
“上山下乡”,在朝鲜他见识了“千里马运动”,深感茅塞顿开。1970年3月政变后西哈努克流亡中国,这位沙罗绍特同志就对中国总理周恩来说,“西哈努克已经被推翻了,我们现在宣布接受他参加民族团结阵线”。这个据说小时候连杀鸡都不忍看的佛国小僧侣就要走进历史舞台的聚光灯,变成“革命伟人”了。

幸存的城市遣散的人员通常和农民一起被迫从事修筑水渠、农田和道路的工作。由于经济状况的恶化,粮食和生活物资缺乏保障,大量的人口在这种强制劳动下死亡。

四月十七日,在革命的旗帜下

政治清算

洒遍了柬埔寨祖国的城市与平原

柬埔寨共产党通称红色高棉(高棉文:ខ្មែរក្រហម,罗马化:Khmaey
Krahom;法语:Khmer
Rouge)或赤柬,是柬埔寨曾经的一个政党。该党1951年成立时前身为印度支那共产党柬埔寨支部,1966年改名为柬埔寨共产党,1981年12月8日宣布解散。该党信奉共产主义,但奉行极左政策。该党于1975年至1979年初是柬埔寨的执政党,建立民主柬埔寨政权。
在其三年零八个月的管治期间,柬埔寨预计有40万至300万人死于饥荒、劳役、疾病或迫害等非正常原因,被称为20世纪最大的人为灾难之一。

1955年起柬埔寨人开始筹备成立自己的政党。在此期间波尔布特又一次进入中国南部的游击战训练营地深造。

1960年9月,柬埔寨人民革命党召开代表大会,将党名更改为柬埔寨劳动党。

50年代初,柬埔寨革命力量并没有自己的组织而是依附于胡志明领导的越南独立同盟会控制的“高棉解放运动”,他在1953年1月加入该组织。这是一个由越南人控制的组织,从政治、理论、战略到物资、经费甚至伙食,一切都操纵在越南人手中。1954年根据日内瓦和平协议,越南全部撤出柬埔寨,导致“高棉解放运动”失去领导人而几乎解体,却绐柬埔寨人提供了“柬埔寨革命运动独立成长发展起来的一个历史性的机会”。

1976年1月,柬埔寨颁布新宪法,改国名为民主柬埔寨。同年夏,波尔布特出任政府总理,在公开场合由乔森潘作为主席团主席。西哈努克作为国王,但在1976年4月4日被迫退休,随后遭到软禁。

摘要:柬埔寨共产党波尔布特并不满足于做一位普通的“革命伟人”,他认为共产主义无论是在苏联还是在中国都实行得不彻底,他要开创历史的新纪录,他要用自己的国家来做“彻底的共产主义”的试验田。

其后赤柬势力撤往西部,并控制泰柬边境附近地区近十年。他们受到泰国军队的非正式保护,而资金大多来自走私宝石及木材。由于越军的进攻,使得赤柬下生活的百姓能有重见天日的机会,因此在越共炮声接近的同时,柬国百姓为免再度遭受战火波及,自发以越南国旗中的五角星作为样板,以竹、纸等材料制成五角星悬挂于家门口,以代表欢迎越军的解放。直到日前仍有多数柬国百姓于特定节日时习惯性的将这种星星放置于门前。

这样的字字滴血,句旬见红,与其叫做“歌”还不如叫做嗜血魔的咆哮!

1975年4月1日,在红色高棉军队的连续进攻下,朗诺被迫流亡美国。同年4月17日,红色高棉攻占金边,推翻高棉共和国。

这是革命的男女战斗员的血

在柬埔寨政府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红色高棉官兵厌战思乡,开始逃离。1996年8月,红色高棉二号人物英沙里率领四千人向政府军投降,使红色高棉失去了拜林这个重要的军事和经济基地,同时也拉开了红色高棉全面瓦解的序幕。到1997年5月,红色高棉已丧失了近80%的作战部队。6月,民柬国民军总司令宋先密谋投诚,波尔布特得知后派人枪杀宋先夫妻及其8个子女,并用卡车碾压尸体。波尔布特随后被部下抓获,公审后被判处终身监禁。1998年4月15日,波尔布特死于心脏病。同年12月25日,乔森潘和农谢在拜林宣布向金边政府投降。1999年3月6日,塔莫于泰柬边境附近被柬埔寨军方擒获,标志著红色高棉政权完全垮台。

这个本名沙罗绍特、1975年4月红色高棉执政后才更名为波尔布特的人,1925年3月出生于磅同省磅斯外县波列斯布村一个拥有20公顷土地的富裕农民家庭,6岁起到金边莲花寺里学习柬文,9岁出家当和尚,12岁还俗,直到15岁才进学校,先后就读于磅湛和金边的中学,1949年毕业于柬埔寨当时唯一的技术专科学校——金边技术学校并以良好的成绩获得到法国留学的奖学金。在巴黎他就读于沃日拉尔无线电学校并很快接触到马克思列宁主义。他与十几位留法柬埔寨学生在1950年暑假组织了海外第一个“柬埔寨马克思主义小组”,其中一些成为后来柬埔寨共产党的骨干。1950年8月他到南斯拉夫暑假劳动,参加修建萨格勒布市的一条公路。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社会主义国家。1952年7月他回到祖国立即加入了丛林抗法武装斗争,是留学生回国参加实际斗争最早的一个。当年他第一次秘密潜入中国,在南方某地参加了军政训练速成班。

1977年9月,波尔布特第一次拿起国家广播电台的麦克风,进行了一场长达5个小时的演讲,主题思想是反对国内外一切反动势力,将革命进行毕竟。柬埔寨国民,包括非常多红色高棉的中高阶干部,都是第一次听到自个领袖的声音,非常多人甚至是第一次听到波尔布特这个名字。之前,他们只晓得统治者是「安卡(高棉语:អង្គការ,即高棉语「组织」之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