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和历史研究所说,Xiximes人把作物的播种周期与食人和举行骨骼祭祀仪式纠结联系在一起。该组织于今年夏季在墨西哥举行的第14届考古会议上宣布了这一研究成果。每次收获玉米后,Xiximes的勇士就会被派遣出去捕捉敌人,获得他们的肉。通常情况下,Xiximes人会选择单独在田间劳作的其他村落的男性作为猎杀目标。据史料记载,有时候他们也会捕捉在森林里作战的小股人群。

问:人类历史上有哪些食人族?

考古新证:古墨西哥确实存在食人族

此种“食人”的情况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可能发生过,这只是人类在极端状态下的极端行为,不具
有常规性和普遍性,因此不在我们的研究之列。

这两个群体并肩作战,杀死其他群体成员。但是Acaxees人和Xiximes人只吃他们的同族成员,尤其是男性成员。据历史研究显示,吃其他土着居民和西班牙殖民者的肉显然对仪式没有任何意义。

中国也不例外,但是与其他民族和国家不同的是,中国人对这个话题格外感兴趣,表现在此话题不
仅频繁出现,而且国人对待“食人”风俗态度暧昧。一些仪式性的食人行为不仅没有受到谴责,反而受
到国人的褒扬。

工作人员正在墨西哥CuevadelMaguey洞穴进行考古挖掘工作,这是发现存在食人迹象的骨骼的地方。

阿洛陶部落:赋予特殊意义的食人现象

在南太平洋的阿不列颠岛,这里的原始部落曾长期以人肉为食,人肉甚至被和猪肉一样放到市场上售卖,而长期以来的习惯甚至让他们总结出了一些经验,例如白人的肉口感不好,波利尼西亚人则更好吃一些。这个恐怖的部落,便是阿洛陶部落。

阿洛陶部落的祖先以人肉为食,最初或许也是因为饥饿,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食人现象却被赋予了某种宗教意义,往往用于祭祀之类的活动,因此即使在食物不再短缺的情况下,该部落仍然保留着这一习俗。

当然,现在的阿洛陶人已经告别了食人时代,但部落中仍然生活着一些曾经吃过人肉的老人,而且此地的生活方式仍然比较落后,当地人仍然保留着较为原始的生活方式,人们依然用火来烘烤食物,而他们的餐具也都是自己手工制作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饥饿,一个部落之所以能够长期保持食人习惯,往往都是因为这种行为被赋予了特殊意义,诸如表达仇恨、报复、信念、威慑、宗教、祭祀等等。例如巴布亚的奥洛卡瓦人他们将敌人吃掉,乃是为了“捕捉灵魂”,从而补偿战死的勇士。又如新几内亚的花族人则会吃掉去世之人,他们认为这可以帮助自己保留一种叫“Nu”的东西。

仪式结束后,这些骨骼就会被存放在宝库里长达数月。当每年的播种季节到来时,Xiximes人就会取出骨骼,把它们悬挂在屋顶和树上,祈求灵魂帮助他们的作物茁壮成长。
人民

十六国时期的羯人、氐人:以人肉充作军粮

中国古代也曾出现过食人部落,例如《墨子》有载“楚之南,有啖人之国者。其国之长子生,则解而食之……美则以遗其君,君喜则赏其父”,意思是说,楚国以南曾有个食人之国,该国百姓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时,便会被分食掉,而且若是人肉鲜美,还要献给国王,国王如果满意,则会赏赐孩子的父亲。

而在五胡十六国时期,羯人尤以食人而臭名昭著。《晋阳秋》中便记载,羯人打仗时很少携带粮草,而是将汉人女子当作“两脚羊”来饲养,在随时满足自己兽欲的同时,更以人肉作为军粮。而根据《晋书》的记载,后赵皇帝石虎的儿子石邃,更是将“比丘尼有姿色者,与其交亵而杀之,合牛羊肉煮而食之”。

而同时期的氐人也不例外,《晋书》记载前秦天王苻登便让将士们“啖死人肉”,以充作军粮。不过,相较于残忍暴虐的羯人,氐人的吃人则是源于“岁旱众饥”,是在没有粮草情况下的一种被迫行为,而并未将其当作习俗。

事实上,古代战争时期的食人现象极多,例如《北史》中记载,琉球国“国人好相攻击,收斗死者,聚食之”。又如《资治通鉴》记载,西晋八王之乱时,张方“掠洛中官私奴婢万余人而西。军中乏食,杀人杂牛马肉食之”。还有《资治通鉴》记载的,黄巢起义时期,“(秦宗权)其残暴又甚于巢,军行未始转粮,车载盐尸以从”。

如上所述,古今中外的食人现象其实非常多,不过大部分都是源于饥饿,为了生存人们不得不对同类下口,因此随着生产力的提高,这种现象便大规模的消失了。至于将食人作为传统的部落,则只是相对极少的一部分,主要源于吃人被赋予了各种特殊的意义,当然现代也基本上都消失了。

中非食人族

2014年1月,在中非共和国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中非共和国前总统米歇尔-多托贾因食人族的出现逃到了贝宁。

在对人民进行大规模的屠杀时,非洲国家中非首都班吉曾出现过这种现象,暴徒们肢解了其中一名男性居民的身体,并以肢解后的碎尸安排了午餐。

涨知识了,食人族一词最早来源于哥伦布。据说当他在听新大陆的原住民讲述加勒比人吃人的故事时,将加勒比人一词听错了一个音,于是在加勒比人原词的基础上变化一下,就成了现在的食人族。关于食人族,我们所了解的大都是传说,而且有许多讹传的成分。但实际上,这是被夸造出来的传说。欧洲开始大航海时代之后,经常要去美洲、澳洲、非洲等地殖民,肆意掠夺。由于当时没有工业机械,只好抓土著居民,强迫他们进行高强度的劳动。那时候医学很差,也没有劳动制度,这些奴隶土著就大批量的死亡。

我们经常听到食人族的故事,但实际上,这是一个被系统地被夸造出来的传说而已。

原因是,欧洲开始大航海时代之后,经常要去美洲、澳洲、非洲等地殖民,肆意掠夺。由于当时没有工业机械,只好抓土著居民,强迫他们进行高强度的劳动。那时候医学很差,也没有劳动制度,这些奴隶土著就大批量的死亡。

当时欧洲上层社会宗教意识很盛行,蓄奴这事与圣经的内容相违背。所以他们为了减轻自己的罪恶感,就对外宣称这些土著人为“食人族,”说他们非常野蛮,同类相食,清理他们是为了地球文明,奴役他们是为了帮助他们进化。

到了现代社会,科技发达,食人族确实激起了人类对土著部落的好奇感,成为不少电影,游戏的素材和谈资。有兴趣的人类学家到处去找,想去研究他们,但真的没有找到,既没有发现过煮人的大锅,或者是剃光肉的人类骨头。土著虽然是不穿衣服,看着是够野蛮的,但吃的东西大都是和我们一样,比如地里土豆,玉米,南瓜,肉类主要是野猪肉,野鸡等。

没有食人族,不代表没有人吃人的现象,在极端情况下,人类也是有可能被同类吃掉的,除了史书上记载的灾荒,古代人易子而食的现象。

现在这已经得到证实。食人族,就是吃人肉的人,确实存在。长久以来,语言中的故事和道听途说,都被证实是事实,证据来自于哥伦布第二次穿越大西洋的探险中,所有船员的亲眼所见。随船医生在家书中提到了一些阿拉瓦克俘虏,叙述了在一个小岛上发生的食人故事,这个小岛就是今天的瓜得鲁普。

说到食人族,无疑是一个极其恐怖的话题。那种将人肢解、烹煮,之后分而食之的令人惊悚的行径,听起来都让人感到不寒而栗。那么,历史中到底有没有这种食人部族呢?

我们先来看看历史上有关吃人的几个记载。《墨子》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说“楚之南,有啖人之国者。其国之长子生,则解而食之”。意思是说,这个楚南之国有个特殊的习俗,谁家生了第一个孩子,必是先杀掉分吃。而且“美则以遗其君,君喜则赏其父”。如果人肉鲜美,还要献给君王。君王吃的高兴了,就会大加赏赐。

《南史》中提到一个叫做毗骞的小国家,“国法刑人,并于王前啖其肉”,将犯人处死,要当面吃掉他的肉。这还不算,还要拿他的脑袋当酒壶用,“又取其骷髅破之以饮酒”。《北史》中的流求国,也有类似的吃人记载,说“国人好相攻击,收斗死者,聚食之”。战场杀敌还要把敌人吃掉,这也可能是杀急了眼。但“人有死者,邑里共食之”,乡里死了人,乡亲们也是分而食之,就不能不说是一种习俗了。

可见,这种食人的习俗,确实在历史中存在过。不过要说最有资格背上食人族恶名的,当是十六国时期的羯胡人无疑。

关于他们的行径,在《晋阳秋》一书中记述颇多,说羯胡人行军打仗从不带粮草,他们把汉人女子当作“双脚羊”来饲养,随时奸淫,随时宰杀烹食以作军粮。然而,这些记载是否真实,是否有夸张的成分,是否由于当时人们对羯胡愤恨而有所渲染,我们现在无从考证。

羯人吃人,在正史中也有相关记载。比如后赵皇帝石虎的儿子石邃,对“比丘尼有姿色者,与其交亵而杀之,合牛羊肉煮而食之”。把女尼身上的肉割下来,和牛羊肉混着煮。之后还“赐左右,欲以识其味”(《晋书》),让属下猜测是什么原料做的。将吃人肉的恐怖,演绎成一档品尝美味佳娱乐节目。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特例,像石虎父子那样凶残而又人性泯灭的,毕竟不是很多。石邃的吃人肉,可以说是一种变态之举,有强烈的精神分裂症也未可知。他的父亲石虎,是十六国时期有名的暴君,嗜杀成瘾,也没听说有吃人的习惯。所以,石邃的吃人行为,并不能证明羯胡族所有人都有着吃人的嗜好。

www.15.net,在战场上吃人的,氐族也出现过。前秦王苻登让将士们“啖死人肉”(《晋书》),以人肉作军粮。这支吃人肉的虎狼之师,也是因为当时“岁旱众饥”(《晋书》),被逼的没法子了。之前的前秦军队,也并没有吃人肉的记载。也就是说,在十六国时期,刻意的吃人,或是将吃人当做一种习俗的,并没有专门的正史记载,也就不存在什么食人族了。

专门吃人的食人族虽然没有,但是人吃人的现象,在那时却并不算什么新鲜事。比如:

八王之乱时,河间王司马颙败退长安,急右将军招张方,张方“掠洛中官私奴婢万余人而西。军中乏食,杀人杂牛马肉食之”(《通鉴》);

汉赵政权统治时期,“北地(今甘肃宁县西北)饥甚,人相食啖”(《晋书》);

晋孝武帝太元十年(公元385年),后燕和前秦连年征战,“幽、冀大饥,人相食,邑落萧条”(《通鉴》);

太元十二年(公元387年),“凉州大饥,米斗直钱五百,人相食,死者太半”(《通鉴》);

后凉国的最后一年,也就是公元403年,“姑臧大饥,米斗直钱五千,人相食,饥死者十余万口”(《通鉴》);

公元409年,北魏道武帝拓跋珪被儿子拓跋绍杀死,拓跋嗣平定内祸,“其先犯乘舆者,群臣脔食之”(《通鉴》)。对那些参与叛乱的人,全部杀了吃肉;

公元431年,大夏国北平公赫连韦攻打后秦的南安城,南安“城中大饥,人相食”(《魏书》)。

这样的例子在史书中比比皆是。这个时期之所以出现人吃人的现象,其最根本的原因,在笔者看来,还是因为饥荒所致。由于战乱和自然灾害,当时的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粮食极其匮乏,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人吃人也实属无奈。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有误传夸大的成分。比如,公元374年,前秦王苻坚执政时,有人想劝苻坚除掉慕容氏,便跑进明光殿大声嚷嚷,说“鱼羊食人,悲哉无复遗!”(《资治通鉴》),鱼羊即为鲜,是说投降前秦的前燕鲜卑人要谋反。但这话传的久了,以讹传讹,难免会演化成鲜卑人有吃人的习俗了。

二晋时期的,匈奴人,以汉人为二只脚的羊!

朱粲在战争中烧杀抢掠,杀食妇女儿童。

历史上到底有没有食人族?

www.15.net 1

现在的杜兰戈州山区以前生活着大约5000名Xiximes人和其他土着居民。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和历史研究所杜兰戈办公室的彭佐表示,据说只有Xiximes人和与之想法类似的Acaxees人一直沿袭着人吃人的习俗,只是至今并未发现Acaxees人食人的考古学证据。他说:“尽管他们有举行仪式、人吃人和储藏骨骼的习俗,但是他们在‘我们’和‘他们’之间有非常清晰的分界线。
”这里的“我们”是指Acaxees人和Xiximes人,“他们”指除他们以外的其他人。

关于食人族,这似乎是个较为恐怖的话题,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不过历史上的“食人”现象虽然不少,但以这个为生活习惯的族群似乎并不多,更多都是源于道听途说,例如明清时期人们认为西方人会吃人,又如美洲土著和欧洲白人曾经相互视对方有吃人传统。

这些勇士会把杀死的人带回村落,然后Xiximes人会从关节处把尸体肢解,防止弄断骨骼。据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和历史研究所的研究显示,有时无法把整具尸体带回来时,他们就会砍掉死者的头和手,然后把他们带回村子。据记载,尸块会被放入锅中煮,直到骨肉完全分离。然后他们把肉和豆类及玉米放在一起炖成一锅粥,这是持续整晚的仪式的一部分,这段时间内他们会载歌载舞。

从人类学的角度来看,将“人食人”的现象作为一种社会认可的饮食习惯,即使是在遥远的古代,
除了传言以外,似乎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从现有的资料来看,我们也倾向于否定人类曾经
经历过“人食人”的年代。从现有的关于“人食人”传说的资料上看,几乎所有关于“人食人”的传言
都表现为“在某个遥远的地方,一些从未见过的人们经常食人肉”,这种认识何时产生的,没有人知道。
大概这种认识将来也不会自动消失。

长期以来墨西哥一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生活在现在的墨西哥地区的一种与世隔绝的远古人类竟通过人吃人的形式,祈求以后能有个好收成。现在对超过30多块骨骼化石进行分析,发现它们上面有蒸煮和去肉留下的痕迹,这表明Xiximes人确实是食人族。

“食人”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几乎所有的国家和民族都流传有异域食人族的故事和传说。实际上,
晚清时期西方传教士主办的一些刊物中也有对于“食人族”的报道。《中西闻见录》就曾经刊登过如
下信息:

据历史记载显示,Xiximes人认为,吃掉敌人的肉体和灵魂,并用干净的人骨进行祭奠仪式,就能确保来年五谷丰登,有个好收成。负责该项最新研究的考古学家彭佐表示,这些最新发现的骨骼证实,食人是“他们的世界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他们的身份象征”。

关于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的呢?欢迎大家交流讨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