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4年6月28日,加夫里若•普林西普在萨拉热窝的Moritz
Schiller熟食店外闲逛。在这个故事的一些版本里,他是到那家店去买三明治。他当时无所事事。那个清晨,这位19岁的波斯尼亚塞尔维亚人和其他6个想要成为暗杀者的人,未能刺杀奥地利大公弗朗茨•斐迪南。

文/快哉风

突然,完全是出于偶然,这位大公的汽车出现在Moritz
Schiller熟食店门前。司机错误地拐进了Franz
Joseph大街。普林西普随即开枪打死了大公。数周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从历史课本中,我们每个人都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是因为一个塞尔维亚青年暗杀了奥匈帝国的皇储。

正如作家大卫•维纳所沉思的那样:“如果普林西普喜欢吃披萨,那么就不会有苏联革命、大屠杀或欧盟这些事情。”当然,所有这一切不管怎样都可能会发生。然而,暗杀和政治处决——正如最近奥萨马•本•拉登和穆阿迈尔•卡扎菲的死去所提醒我们的那样——提供了一些历史上最值得纪念的画面。暗杀是罕见的时刻,在那一刻,一些国家的命运可能似乎取决于一个三明治、一个手提箱或是一块肥肉——换言之,取决于偶然因素。

那么,你对这个改变了20世纪历史进程的青年,有多少了解?为何要暗杀?怎么成功的?惊天暗杀后,他为何没被处以死刑?

一个无足轻重者的突发奇想可以改变历史,从情感上讲,我们很难接受这一点。约翰•肯尼迪遇刺案之所以被阴谋论所围绕,部分原因是人们拒绝相信,像李•哈维•奥斯瓦尔德这样的傻瓜能够干出如此轰动的事情。

图片 1

然而,实际上,一些暗杀确实似乎会改变事件的发展进程。在2009年的论文《成功或失手?暗杀对机构和战争的影响》(Hit
or Miss? The Effect of Assassinations on Institutions and
War)一书中,本杰明•琼斯和本杰明•奥尔肯列出了自1875年以来298次针对各国领导人的重大暗杀行动。他们发现:“如果一国独裁者被暗杀,那么相对于暗杀没有得逞的国家,前者在第二年走向民主的几率,比后者高出13个百分点。”两位作者表示,在民主国家,暗杀行动不会带来明显的改变。因此,或许奥斯瓦尔德实际上并没有改变历史。他们还辩称,暗杀可以影响到冲突的发展进程。

图:改变历史进程的两枪

简而言之,很多暗杀行动事关重大。由于领导人受到严密保护,决定暗杀成功与否的通常是偶然因素。一些暗杀者相当运气:例如,普林西普或者美国不务正业的无政府主义者里昂•克格兹,后者1901年在布法罗枪杀了美国总统威廉•麦金莱。事发后,麦金莱起初感觉没太大问题,还劝说旁观者不要殴打克格兹。然而,一颗子弹深深射入麦金莱的大肚子,他于8天后丧命。

加夫里洛·普林西普(Gavrilo
Princip),1894年出生在波斯尼亚,父母是贫穷的塞族农民,他是家里唯一活到成年的孩子。

其他暗杀者只是险些得手。1605年11月5日,盖伊•法克斯计划炸毁英国国会大厦,当时国王詹姆斯一世就在里面。每年11月初英国全境燃放的传统焰火标志着他的失败。不过,盖伊险些得手。就在引爆计划前的几小时,有关人员在搜查议会地下室的时候发现了他的火药桶。

图片 2

在夭折的暗杀行动中,意义最为重大的肯定当属暗杀希特勒行动——估计共有42次。琼斯和奥尔肯写道:“如果希特勒1939年在慕尼黑一家啤酒馆里再多逗留13分钟,他就可能被一枚定时炸弹炸死。”

图:普林西普的父母

在1944年的“7月阴谋”中,上校克洛斯•范•史陶芬贝格(Count Claus von
Stauffenberg)在希特勒会议室桌子下面的一个手提箱内放置了一颗炸弹。而汉兹•布兰德特上校希望更近距离地观看一张东部前线地图,因此把手提箱的位置挪动到离希特勒座位稍远一点的地方。这个微小的动作可能改变了历史。史陶芬贝格安置的炸弹炸死了布兰德特,而希特勒侥幸逃脱。

展开剩余88%

实际上,那天稍晚时候,希特勒感觉很好,还把出事地点指给贝尼托•墨索里尼看。9个月后,墨索里尼自己被枪杀。他的尸体被倒吊在米兰洛雷托广场的钩子上,人群涌向那里朝他吐口水、踢他,甚至再次朝他开枪射击。

因为体弱多病身材瘦小,普林西普从小就被人轻视,他后来回忆道:“无论我走到哪里,人们都把我当作弱者……我也假装自己是一个软弱的人,尽管我不是。”

这是政治处决和暗杀的另一个目的:不仅仅是干掉这位领导人。他们还剥夺了他的神秘感。与被存放在密苏拉塔一个冷藏柜中的卡扎菲一样,墨索里尼变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肉块。这些神秘人物丧失了神秘感。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如果你扎他们,他们也会流血。

图片 3

这就是美国为何不满足于仅仅杀死拉登。美国还希望剥除他的神秘感。先是出现了一种编造的说法:他曾把自己的一位妻子当作人盾。后来,美国将他收藏的色情片、以及他观看电视上自己形象的视频公之于众。

图:普林西普

很少有人知道,普林西普的生命还有后记。在刺杀了斐迪南大公之后,他吞下一颗氰化物自杀,但并没有死成。他被判20年苦役,在Theresienstadt监狱服刑。1918年4月28日,他因肺结核死于狱中——他有大把的时间见证自己对历史的影响。

进入中学时代后,普林西普成为一名激进的民族主义者,和一群志同道合者泡在一起,渴望驱逐奥匈帝国等外国势力促使民族独立。他加入了一个秘密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组织“黑手社”,接受了使用炸弹、枪支的暗杀训练,等待着机会出现。

如果没有他,或许20世纪还会照常发展。然而,你不禁想知道,如果他当时喜欢吃的披萨,结果又将如何?

1914年,机会终于来了:6月28日这一天,奥匈帝国的皇储斐迪南大公夫妇来到萨拉热窝视察。

图片 4

图:费迪南大公夫妇

对于塞尔维亚民族主义青年们来说,奥匈帝国王储是绝好的暗杀目标,是一切外国势力的象征。普林西普在内的六个青年负责暗杀行动,他们在多人帮助下,偷偷将炸弹、手枪和氰化物胶囊运到萨拉热窝,很快策划了行动计划。

图片 5

图:暗杀附近的拉丁桥

计划是这样的:按照斐迪南大公的访问行程,六个人依次躲到一条叫艾普尔码头的路上,在大公马车抵达时投掷炸弹和开枪暗杀。但是,在马车抵达时,前几个人失去了勇气,什么都没做,只有一个叫查布里诺维奇的青年向大公的车投掷了一颗炸弹,但只炸到了一些随从和围观群众。查布里诺维奇跳进河中,吞下氰化物胶囊自杀,被抓。

图片 6

图:警卫逮捕一名疑似暗杀者

斐迪南大公本人很有勇气,他不愿意因为有人暗杀而改变行程,坚持访问了城市礼堂后,他命马车出发到医院看望被炸伤的随从人员。

不料,司机开错了路,拐错了一个弯,不得不停下来在一个拐角处调头。普林西普的运气好到令人发指:当时,他正好站在这个拐角的咖啡店前。

图片 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