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希特勒以纳粹意识形态进行精神控制的进程中,连在教堂里吟唱的赞美诗也难以幸免,因而在顶替《摩西十诫》的不伦不类的《纳粹十二诫》中,塞进了“尊敬你的元首和主人”和“快乐地为人民工作和牺牲”就不奇怪了,前者是要你做“元首和主人”的恭顺的奴才,后者是进一步要你去为“人民”作“牺牲”,并且是“快乐地”!

图片 1

寄语当下热心收藏的朋友们,请留心中外古今篡改历史、篡改历史性经典的各类版本,大多数人会嫌恶而唾弃之,但它们作为文物,肯定是会在收藏品市场上不断升值的。

读到这则报道,感到似曾相识。原来这并非希特勒的首创,早在十四世纪中国明代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就这么干过。古代中国的孔孟之书,就是当时的圣经贤传,而朱元璋看不惯孟子书中的一些话,如“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便充分动用他手中的皇权,加以大砍大删,不能禁绝之,乃以《孟子节文》行世。我读古书不多,这件轶闻,是二十年前从高旅先生文中得知的。

这些权力者相信自己掌握的权力,要用这份权力控制人们的心理、思想、感情等全部精神世界。他们想望的,是登高一呼,天下响应,万众臣服,众口一词。希特勒觉得《圣经》妨碍他消灭犹太人的大计,朱元璋觉得《孟子》有些话挑战他的权威;他们不是不想从根本上把《圣经》、《孟子》消灭,但大独裁者的希特勒也无法在一夜间改变德国人以至全欧洲人的基督教信仰,心毒手辣的朱元璋也无法完全消除“亚圣”孟轲在读书人以至老百姓中的影响,于是不得已而求其次,一个是不能消灭就“纳粹化”,一个是不能消灭就加以删节,总之是篡改吧。那些统治者最怕的是遭遇异己者的“篡权”,但他们对形诸文字的异己思想,却又动用“篡改”的刀斧。一个“篡”字,几重意义,因人而异,功能不同。

这些权力者相信自己掌握的权力,要用这份权力控制人们的心理、思想、感情等全部精神世界。他们想望的,是登高一呼,天下响应,万众臣服,众口一词。希特勒觉得《圣经》妨碍他消灭犹太人的大计,朱元璋觉得《孟子》有些话挑战他的权威;他们不是不想从根本上把《圣经》、《孟子》消灭,但大独裁者的希特勒也无法在一夜间改变德国人以至全欧洲人的基督教信仰,心毒手辣的朱元璋也无法完全消除“亚圣”孟轲在读书人以至老百姓中的影响,于是不得已而求其次,一个是不能消灭就“纳粹化”,一个是不能消灭就加以删节,总之是篡改吧。那些统治者最怕的是遭遇异己者的“篡权”,但他们对形诸文字的异己思想,却又动用“篡改”的刀斧。一个“篡”字,几重意义,因人而异,功能不同。

难道希特勒读过中国野史、清人笔记,从那里找到了学习的榜样吗?当然不是。仅由这一件看似雷同的小事,就见出古今中外大权在握的独夫寡头们,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

从晚报上读到新华社专稿,赵卓昀先生报道了希特勒的一件旧事:阿道夫·希特勒1939年在欧洲发动侵略战争的同时,设立了所谓神学研究中心,篡改《圣经》,不但把所有关于犹太人的内容大砍大删,把“摩西十诫”改成了“纳粹十二诫”,更抹去耶稣的犹太人身份,篡改为跟德国人一样的“优等民族”雅利安人。

这本纳粹版《圣经》改名《德国与主同在》,跟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并列为当时德国人必读的两本书。这还不够,1941年又送往当时纳粹统治下欧洲各地的教会,推进教会的纳粹化。

难道希特勒读过中国野史、清人笔记,从那里找到了学习的榜样吗?当然不是。仅由这一件看似雷同的小事,就见出古今中外大权在握的独夫寡头们,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

阿道夫·希特勒1939年在欧洲发动侵略战争的同时,设立了所谓神学研究中心,篡改《圣经》,不但把所有关于犹太人的内容大砍大删,把“摩西十诫”改成了“纳粹十二诫”,更抹去耶稣的犹太人身份,篡改为跟德国人一样的“优等民族”雅利安人。

然而,这样由上而下雷厉风行的篡改,收效怎么样呢?据说这本1941年由德国魏玛一家出版公司印刷送往欧洲各国的纳粹版《圣经》,战后多半已被销毁。引起这一话题的,是最近偶然发现了其中的一本。至于明版的《孟子节文》,世上不知还有存货否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