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世界文明史上,玛雅文明似乎是从天而降,在最为辉煌繁盛之时,又戛然而止,给世界留下了巨大的困惑。2008年6月23日,考古学家在有玛雅文化故乡之称的尤卡坦半岛发现了一座至少具有2300年历史的古城,这无疑是近年来玛雅考古的最重大的发现之一。

2008年6月23日,墨西哥《改革报》报道,该国考古学家在尤卡坦半岛南部发现了一座具有玛雅建筑风格的城市。最初的数据显示,这座古城至少已有2300年的历史,打破了该地区玛雅文化的历史纪录。

墨西哥国家人类学与历史研究所考古学家培尼亚.卡斯蒂略表示,这是一座比乌斯马尔和奇琴伊察还要早的玛雅古城。

根据美国考古学家N.哈蒙德的观点,玛雅文明被划分为前古典期(约公元前2500—公元250年)、古典期、后古典期3个阶段。该遗址就处于玛雅文化的初期,也就是前古典期。

卡斯蒂略说:“在纪念性建筑物当中它将位居前列。古城中有一个大型球场、许多林立的石碑和具有独特意义的陶器。”这些陶器多为盛水器皿,其体积各不相同,把
手也形态各异。其中最重要的是一个圆形杯状物,它由一种尚未确定的细腻材料制成,杯状物表面出现了玛雅文化中的天神——伊察姆纳。伊察姆纳坐在美洲豹皮覆
盖着的莲花台座上。此外,杯状物的另一侧刻有墓志铭。铭文开头使用玛雅文化中的计时法记录了时间。

这无疑是近年来玛雅考古的最重大发现之一。

宗教繁盛下的艺术之美

此次发现的2300年历史的古城刷新了该地区玛雅文化的历史纪录,而随之出土的众多盛水陶器则再次印证了古玛雅人高超的艺术水平。


前,不止是在尤卡坦半岛,中美洲玛雅文化繁荣过的地区均发现有大量造型精美、绘技精妙的陶制器物。玛雅人制作陶器主要用作饮食器物、乐器、祭祀器物及殉葬
品。初期的陶器为露天烧制,形体较为粗笨厚重,材料则以黑陶为主,饰纹简朴。古典时期,玛雅的制陶技术达到了鼎盛。后古典期早期,在危地马拉出现了铅釉陶
制造中心,人们以高温在密封的窑里烧制陶器,此时的陶器具有了真正意义上的釉面。后古典期晚期的陶器常常绘有该时期特有的色彩绚丽的“玛雅蓝”,陶器的设
色更为丰富。科学家们很早就发现,玛雅人特别钟情于蓝色,他们总用蓝色来描绘壁画,在祭祀时也将祭祀所用的人畜染成蓝色。


年年初,美国芝加哥田野博物馆馆长加里.费恩曼与伟顿学院人类学教授迪安.阿诺德合作,才揭开了古代玛雅蓝色涂料的成份之谜。原来,玛雅人把蓝色与雨神联
想在一起,因此将向雨神供奉的祭品涂成蓝色。科学家在尤卡坦半岛一处遗址的井底发现了一个曾被用来烧熏香的碗,碗上留下了玛雅蓝的痕迹。通过电子显微镜,
科学家们知道了这种蓝色中含有的两种物质,一种是靛青植物叶中的提炼物,一种是被称为坡缕石的粘土矿物。


外,玛雅人在壁画和雕刻方面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玛雅文化中的绘画多为壁画,也见诸于陶器和古抄本。除玛雅蓝外,还广泛使用了其它多种颜色,手法以写真为
主,使用由鸟羽和兽毛制作的绘画工具。雕刻方面,按所使用的材料划分为石刻、木刻、贝雕、玉雕、骨雕和泥塑等。除独立石雕外,其他
石雕多为房屋和其它建筑物上的饰刻,泥塑则多用于房屋建筑和墓穴中。

玛雅的艺术以及天文历法、建筑所展现的伟大成就,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其宗教活动的繁荣。宗教在玛雅文明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雅各个城邦都建有阶梯式金字塔形神庙,作为祭祀活动的主要场所。生活在神权政治体制下的玛雅人的祭祀活动频繁而残忍,战争、节日、祈求丰收等诸多活动都有
祭祀仪式,不但有丰富的珍宝祭品,玛雅人还用活人的心祭太阳神。玛雅的各个城市之间常有战争,战败一方通常都会有大批俘虏被当作祭品处死。

玛雅人最先学会利用橡胶,也是源于宗教仪式。他们用树胶做成类似现在足球一样的东西,在专门的大球场举行游戏:两方用除手以外的任何部位传球,球不能落地,并且要设法将球投入墙上的石圈中,输的一方将被当作祭品处死。这样的游戏通常要进行几天几夜才能分出胜负。


时玛雅宗教的体制、仪式与组织都已相当完备,并有复杂的神学。他们崇拜自然神,其宗教为多神教。像此次出土的圆形杯状物,上面就刻画了玛雅人宗教中最重要
的神——天神伊察姆纳。伊察姆纳是祭祀的保护神,主昼夜,同时也是文字和科学的创造者。除此之外,还有雨神恰克、玉米神龙姆卡什、羽蛇神库库尔坎、战神和
风神乌拉坎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