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5.net 1

元明一流宗师~楚石梵琦禅师

总括群经录上之九

赵孟頫晚年行书作品《光福寺重建塔记》,纸本,全卷29cm×377cm。署款“至治元年二月望日建”。卷末书六篆字“光福重建塔记”。钤“大雅”、“赵氏书印”朱文印。
光福寺位于吴县邓尉山龟峰,始建于梁大同年间。寺内原塔至元代已石瓦堕废,延佑元年由僧众化缘重新建造,于次年五月竣工,至治元年立碑记,住持沙门了清撰写碑文,赵孟頫书并篆题。本书卷为赵孟頫传世名作,亦是其晚年得意作品。故风神精绝,于笔意虚和中愈见平怀淡宕之致。卷后有董其昌、司马通伯等题跋。

元朝时代虽然短暂,再加上当朝国师杨琏真伽,他信奉宣扬藏密,很多方面排斥汉地佛教,并限以发展。

师子庄严王菩萨请问经一卷(一名八曼荼罗经龙朔三年于慈恩寺译见大周录)

释文:光福重建塔记佛慧雄辩大师,本寺住持沙门了清撰。前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知制诰兼国史赵孟頫书并篆题塔者,西域圣人之灵庙,众生灭罪致福之具也。自阿育王建初,后代震旦之来表刹兴盛者,莫盛于萧梁之世焉。光福塔实者,梁大同权舆,唐会昌暴殄,复兴咸通,至赵宋,宋至今朝大德中,住山磻师时毕方鸟栖其颠,以致铁石凡臂隳哉,有不可葺者。住持相师谟画鼎创,真人周静翁仙宗而尚佛,来自双凤,作檀越主,率寺邻富而信者幼成徐公、沙门愿而干者成、彻、德三公暨寺职班员涓吉命匠篾栖鸾竹索以为绹村化羊杉缚以为架,撤顶至踵草,旧古从新,即旧基,越旧制,别絫层级,至五半,徐公脱屦索诃相师,迁乔梵行,施心愿力,唯静翁不移。走书成曰:“山中住持闻有更易,倘林屋清师补处,则塔缘幸甚,香火幸甚。”既而疏来洞庭,孤云乃起,一苇未杭,翁已羽化,乌乎!元度乎?重来乎?三叹终至,至未席温,或谓塔缘幸欤,不幸欤?余曰:佛三祇百刻修六度万行以戒、定、慧,力成舍利,益众生者,塔之谓也。由塔即庙,庙即貌,佛圣德令众归,命行檀波罗而得福田。今啬一缘,将普万化是苻佛本愿,益众生欤?果元度之类欤?子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欤?于是越明年,具梵礼,迎铜像,出化东。行首翁之儿妇魏氏母子承祯同调无改大父之道,乐助而之任洋沙头太仓苏台蓂见四新稇载而返,寻遇不请之檀朱公■工施财施艺特银其相轮之顶,复有刾血为墨,书妙经者,二渡长江,入长淮,募远者三大槩,廿馀同袍,听命辅势,忘倦宣劳,聚诸村鸠。诸工一举而完。七级自尖以还,饰盖至四。岁暮收工,明年像复出,西募,春行,夏归,秋作,馀层列屋,皆落成,其辉辉乎,摩尼圆明;沓沓乎,露■屃赑。碧凡鳞集,画檐翚飞,帀阑楯而宝鉩,和鸣■山川而人天瞻仰。其功德一十五种:消罪业八千万,四千不夜常光,免责备于香火,实一不幸而众幸且甚也。遂书。其延祐改元二月十日之建始,来年五月望日之毕功。系以辞曰:阿阇世藏设利罗,阿育得之出恒河,八万四千起塔婆。后世则之广兴建,四方玲珑成八面,萧梁以前世未见。我此灵庙实大同,起■二次三鸠工,延祐以来又六冬。清宁仙人德相佛,福缘慈缘普泽物,白花岩头■屼屼。清也薄有铜像缘,两募一举功其圆,尽未来际茂福田。常光历刻射牛斗,羌椅椅艼洁吾后,哿矣富人寿长久。至治元年二月望日建,皇帝陛下千万寿。

现在杭州飞来峰石窟就是很好的证明,那里只要是元代雕像,都是藏密色彩。就连杨琏真伽本人也在那里有一尊雕像,还有留有被人破坏的痕迹。

离垢慧菩萨所问礼佛法经一卷(龙朔三年于慈恩寺译见大周录)
阿咤那智经一卷(龙朔三年于慈恩寺译见续高僧传)

虽然如此,在江南汉传佛教还是大为兴盛。受到影响,但是不像北方严重。又有着像径山这样的祖庭道场,参禅行道者云集络绎。

右三部三卷(前二部二卷见在后一部一卷本阙)

为此,元代在江浙一带,却出了很多禅宗大德。他们不遗余力维护着汉传佛教,从尔也使当时的佛教得到了健康发展和传播。曾有一位禅师被明末高僧祩宏在《皇明名僧辑》里列为《正录》十人中的第一人,并谓“本朝第一流宗师,无尚于楚石”。楚石则是梵琦禅师的字。

沙门那提。唐曰福生。具依梵言则云布如乌伐耶。以言烦多故此但讹略而云那提也。本中印度人。少出家名师开悟。志气雄远弘道为怀。历游诸国务在开物。而善达声明通诸诂训。大夏召为文士。拟此土兰台著作者。性泛爱好奇尚。
闻有涉悟不惮远夷。曾往执师子国。又东南上楞伽山。南海诸国随缘远化。承脂那东国盛传大乘佛法崇盛赡洲称最。乃搜集大小乘经律论五百余甲合一千五百余部。以天皇永徽六年创达京师。有□令于慈恩安置所司供给。时玄奘法师当途翻译。声华腾蔚无由克彰掩抑箫条般若是难。那提不蒙引致无由自敷。显庆元年□往昆仑诸国采取异药。既至南海诸王归敬。为别立寺度人授法。弘化之广又倍于前。以昔被□往理须返命。慈恩梵本拟重寻研。龙朔三年还返旧寺。所赍诸经并为奘将北出。意欲翻度莫有依凭。惟译八曼荼罗等经三部。要约精最可常行学。

梵琦禅师(1296——1370),俗姓朱,字楚石,一字昙耀,晚号西斋老人。浙江象山人。九岁在海盐天宁永祚寺披剃出家,依止衲翁谟禅师受经修道。不久前往湖州崇恩寺,依其从族祖晋翁询禅师参悟禅法。

禅林寺沙门慧泽译语。丰德寺沙门道宣缀文并制序。其年南海真腊国。为那提素所化者。奉敬无已思见其人。互相牵率假途远请。乃云。国有好药惟提识之请自采取。下□听往返。亦未由曾有。博访大夏行人云。那提三藏乃龙树之门人也。

十六岁时,赴杭州昭庆寺求受具足大戒。梵琦禅师自是包揽群经,持戒精严,修行严谨,学业大进。梵琦禅师擅诗长于书法,总以诗偈示人,用书法度人。

所解无相与奘硕反。西梵僧云。大师隐后斯人第一。深解实相善达方便。小乘五部毗尼外道四韦陀论。莫不洞达源底通明言义。词出珠联理畅霞举。所着大乘集义论可有四十余卷。将事译之被遗遂阙。夫以抱麟之叹代有斯踪。知人难哉。千龄罕遇那提挟道远至。投俾北冥既无所待。乃三被毒再充南役。崎岖数万频历瘴氛。委命遭命斯人斯在。呜呼惜哉。

元英宗时,下诏书写金字大藏经,因梵琦禅师善于书法而被应选入京。元泰定中,奉宣政院之命,出世传法,住持海盐永祚禅寺。元天历元年(1328)移居住持天宁禅寺。至元三年(1337)梵琦禅师发起主持重建天宁禅寺镇海塔。

大般涅槃经后译荼毗分二卷(亦云阇维分亦云后分沙门慧立制序见大周录。)

梵琦禅师在杭州昭庆寺元叟端公座下受戒,求法于径山大慧宗杲禅师,为其五传弟子,得元叟行端禅师之法嗣,为南岳怀让禅师下的第二十四世。

右一部二卷其本见在沙门若那跋陀罗。唐云智贤。南海波凌国人也。善三藏学。往者麟德年中益府成都沙门会宁。故游天竺观礼圣□。泛舶西逝路经波凌国。遂共智贤译涅槃后分二卷。寄经达于交州。会宁方之天竺。后至仪凤年初交州都督梁难。敌遣使附经入京。三年戊寅大慈恩寺沙门灵会。于东安启请施行。

梵琦禅师在五十年的时间里,一共主持六座道场。元至正七年(1347),被元皇帝赐号“佛日普照慧辩禅师”。梵琦禅师晚年退居归宿天宁禅寺,并筑建西斋而居之,自称西斋老人,退居期间,梵琦禅师精进不减,著有《西斋净土诗》数百首,留于后世,以警后世学人。

大乘显识经二卷(第二出与宝积贤护长者会同本见大周录永隆元年于东都东太原寺译)

梵琦禅师于洪武元年(1368),住持重建天宁寺千佛阁。洪武元年朱元璋诏令江南大德高僧,于南京蒋山为阵亡将士设追荐度亡大法会,梵琦禅师奉命升座说法,朱元璋龙颜大悦。

大方广佛华严经续入法界品一卷(或无续字续旧华严经阙文见大周录垂拱元年于西太原寺归宁院译)

洪武二年三月,朱元璋再次在南京蒋山为阵亡将士设追荐度亡大法会,朱元璋又诏梵琦禅师于蒋山说法。朱元璋两次大做佛事,均请梵琦禅师参加并主法。而且朱元璋亲自秉承故往此间道场,命内务府拿出黄金白银赏赐梵琦禅师。

方广大庄严经十二卷(一名神通游戏第四出与竺法护普曜经等同本见大周录永淳二年九月十五日于西太原寺归宁院译讫沙门复礼笔受)

明朝翰林学士宋濂在《佛日普照慧辩禅师塔铭》中,说梵琦禅师:“形躯短小,而神观精朗;举明正法,滂沛演迤,凡所莅之处,黑白响慕,如水归壑,由是内而燕、齐、秦、楚,外而日本、高丽,咨决心要,奔走座下,得师片言,装潢袭藏,不翅拱璧”。

证契大乘经二卷(亦名入一切佛境智陪卢遮那藏第二出与大乘同性经同本见大周录永隆元年于东太原寺译)

梵琦禅师于明洪武三年(1370)七月二十六日,写完最后一首偈颂,便溘然而示,世寿七十五个春秋。

大乘离文字普光明藏经一卷(第三出与元魏菩提留支所出无字宝箧经等同本见大周录永淳二年于西太原寺归宁院译)
大乘遍照光明藏无字法门经一卷(第四出即与次前离文字经同本日照重出)

梵琦禅师临终偈曰:“真性圆明,本无生灭。木马夜鸣,西方日出。”

大方广师子吼经一卷(第二出与如来师子吼经同本见大周录永隆元年于东太原寺译)
大乘百福相经一卷(初出见大周录永淳二年于西太原寺归宁院译)

梵琦禅师之母张氏在怀梵琦禅师之时,夜梦红日堕怀,遂生梵琦禅师。梵琦禅师在襁褓中的时候,曾有异僧到他家里化缘,摸着梵琦禅师的头顶说:“此佛日也,他日必当振弘佛法。”

大乘百福庄严相经一卷(第二出即与次前百福相经同本日照重出)

梵琦禅师父母因此给他取名小字昙耀。梵琦禅师到四岁时,他的父母双亡,即由亲戚抚养。七岁时,梵琦禅师灵慧显现,读书能一目十行,远近之人皆称之为神通。

大乘四法经一卷(初出见大周录永隆元年于东太原寺译)

梵琦禅师在湖州时,与著名书法家赵孟頫来往密切。魏公赵孟頫一见梵琦禅师非常喜欢器重,并出资帮助梵琦禅师得以正式剃度,得有僧牒。

菩萨修行四法经一卷(永隆二年正月于京弘福寺译沙门彦悰制序第二出与前大乘四法同本于京再出)

晋翁询禅师移居住持道场,梵琦禅师亦随其前往,先是任侍者一职,而后又负责管理藏经阁。

七俱胝佛大心准提陀罗尼经一卷(初出与金刚智出者同本见大周录垂拱元年于西太原寺归宁院译)
佛顶最胜陀罗尼经一卷(第二出与杜顗等出者同本永淳元年五月二十二日于京弘福寺共沙门彦琮译琮兼制序)
最胜佛顶陀罗尼净除业障经一卷(第四出即与前经同本日照后欲归国于东都共沙门慧智再译前缘后法二文并广)

梵琦禅师自出家以后,一直学习经纶,没有受过本色锤炼。因此他自己知道又都跟随名僧大德身边,未有能尽快去掉依赖的缠缚,这样下去是无法获得真正解脱的。

大乘密严经三卷

于是,梵琦禅师便暂时放下经纶的学习,前往径山参学,礼拜元叟行端禅师修习禅法。

造塔功德经一卷(见大周录永隆元年于东太原寺译)

一日,梵琦禅师在读诵《楞严经》,当他读到“缘欠因明,暗成无见”这一句时,梵琦禅师猛然省悟。自此以后,梵琦禅师却遍览群书,其意自通,文句自晓,凡是所读经文,不假师授,而自了义。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破取着不坏假名论二卷(功德施菩萨造亦云功德施论见大周录永淳二年九月十五日于西太原寺归宁院译)

梵琦禅师最初参礼元叟禅师时,便问道:“言发非声,色前非物,其意如何?”元叟禅师反问道:“言发非声,色前非物,速道!速道!”

大乘广五蕴论一卷(安慧菩萨造或无广字见大周录垂拱元年六月二十五日于西太原寺归宁院译)

梵琦禅师惊诧不已,连连后退,从此以后,群疑迭出,胸中如压置一块巨石,昼夜不得安宁,寝室难安。此时正好赶上元英宗诏选衲僧进京,书写金字大藏经。

右一十八部三十四卷其本并在沙门地婆诃罗。唐言日照。中印度人。洞明八藏博晓四含。戒行清高学业优赡。尤工□术兼洞五明。志在利生来游此国。以天皇仪凤初至天后垂拱末。于两京东西太原寺(西太原寺即今西崇福寺是也东太原寺即今大福先寺是也)

梵琦禅师也因书法出众,又颇有名望,而被选召进京。于是,梵琦禅师辞别元叟禅师,前往京城,居住在离崇天门很近的万宝坊。

及西京弘福寺译大乘显识经等一十八部。沙门战陀般若提婆译语。沙门慧智证梵语。□召名德十人助其法化。沙门道成薄尘嘉尚圆测灵辩明恂怀度等证义。

在一天晚上,梵琦禅师睡觉起来,准备抄写经文,忽然听到西城楼鼓声震动,豁然大悟,梵琦禅师浑身大汗淋漓,扶着茶几大笑道:“径山鼻孔,今日人吾手也!”遂作偈颂:“崇天门外鼓腾腾,蓦扎虚空就地崩。拾得红炉一点雪,却是黄河六月冰。”

沙门思玄复礼等缀文笔受。天后亲敷睿藻制序标首。光饰像教传之不朽也。

梵琦禅师开悟这年二十九岁,正好是大元泰定元年(1324)。

佛顶尊胜陀罗尼经一卷(初出与日照等出者同本仪□四年正月五日译毕)
右一部一卷其本见在清信士杜行顗。京兆人。仪凤中任朝散郎行鸿胪寺典客署令。顗明诸蕃语兼有文藻。天竺语书亦穷其妙。于时有罽宾国僧佛陀波利。赍梵经一夹诣阙奉献。

泰定元年,梵琦禅师离京回到江南,重上径山亲近元叟禅师。元叟禅师见到梵琦禅师气象充盛,便笑着说:“西来密意,喜子得之矣!”并为梵琦禅师加以印证他的开悟。

天皇有诏令顗翻出。名为佛顶尊胜陀罗尼。宁远将军度婆及中印度三藏法师地婆诃罗证译。是时仪凤四年正月也。此杜译者有庙讳国讳皆隐而避之。即世尊为圣尊。世界为生界。大势为大趣。救治为救除。译讫奉进。皇上读讫顾谓顗曰。既是圣言不须避讳。杜时奉诏以正属有故而寝焉。荏苒之间杜君长逝。未遑改正其经遂行。后日照三藏奉诏再译。名佛顶最胜陀罗尼。大周录云。佛顶尊胜陀罗尼日照三藏译者误也。

于是礼请梵琦禅师任首座和尚。凡是网往径山参拜修学者,多令梵琦禅师抉择。这年冬天,梵琦禅师奉宣政院之命,到海盐住持福臻寺。也是这年,梵琦禅师接元叟行端禅师法嗣。

十门辩惑论二卷(答太子文学权无二释典稽疑或三卷)

元文宗天历元年(1328),梵琦禅师又移居住持天宁永祚寺,在那里,梵琦禅师发启建造了一座高二百四十余尺的七级佛塔。

右一部二卷其本见在沙门释复礼。京兆人。俗姓皇甫氏。少出家住兴善寺。性虚静寡嗜欲。游心内典兼博玄儒。尤工赋咏善于著述。俗流名士皆慕仰之。三藏地婆诃罗实叉难陀等。译大庄严华严等经。皆□召礼令同翻译。缀文裁义实属斯人。天皇永隆二年辛巳。因太子文学权无二述释典稽疑十条用以问礼请令释滞。遂为答之撰成二卷。名曰十门辩惑论。宾主酬答剖析稽疑。文出于智府义在于心外。如斯答对非此而谁。可谓龙猛更生马鸣再出。权文学□斯论已。众疑顿遣顶戴遵行。此虽一时之酬答。寔为万代之龟镜也。法师兼有文集行于代焉。

自此以后,梵琦禅师还先后主持过杭州凤山大报国寺,及嘉兴本觉寺、光孝寺、报恩寺等。

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十卷右一部十卷其本见在沙门释慧立。本名子立。天皇改为慧立。俗姓赵氏。天水人也。远祖因官徙寓新平。故为豳人焉。爰祖及父俱驰高誉。立即隋秘书郎毅之第三子也。生而岐嶷有弃俗之志。年十五贞观三年出家住豳州昭仁寺。此寺即破薛举之战场也。立识敏才俊神清道远。习林远之高风有肇融之识量。声誉闻彻□召充大慈恩寺翻经大德。次补西明寺都维那。后授太原寺主。皆降纶旨令维寺任。天皇之代频召入内。与黄冠对论皆惬帝旨。事在别传。立以玄奘法师求经印度。若无纪述季代罕闻。遂撰慈恩三藏行传。未成而卒。后弘福沙门彦悰续而成之。总成十卷。故初题云沙门慧立本释彦悰笺。
四分比丘戒本一卷(题云四分戒本并序西太原寺沙门怀素集)

洪武三年(1370),朱元璋以鬼神之理幽微难测,召请三十六位精通三藏的大德进京咨问,梵琦禅师与梦堂噩禅师也在被选之列。

四分比丘尼戒本一卷

在京城,梵琦禅师依据经纶之义,将朱元璋所提的问题,都一一剖析详答,并写成书稿。此书稿刚一写完,梵琦禅师沐浴更衣,跏趺而坐,写一偈颂,便告诉梦堂禅师说:“师兄,我去也。”

四分僧羯磨三卷(题云羯磨卷上并序出四分律西太原寺沙门怀素集)

梦堂禅师问:“何处去?”

四分尼羯磨三卷

梵琦禅师说:“去西方。”

右四部八卷其本并在沙门释怀素。俗姓范氏。京兆人。世袭冠冕。贞观十九年出家师奘法师为弟子。而立性聪敏专寻经论。进具之后偏隶毗尼。依道成律师学四分律。不淹时序而为上首。先居弘济后住太原。学侣云奔教授无辍。以先德所集多不依文率己私见妄生增减。遂乃捡寻律藏抄抄出戒心羯磨。但取成文非妄穿凿。可谓嗣徽迦叶继轨波离而已焉。又别撰四分记钞兼经论疏记等五十余卷行于代。

梦堂禅师说:“西方有佛,东方无佛矣?”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一卷右一部一卷其本见在沙门佛陀多罗。唐云觉救。北印度罽宾人也。于东都白马寺译圆觉了义经一部。此经近出不委何年。且弘道为怀务甄诈妄。但真诠不谬岂假具知年月耶。

梵琦禅师于是振威一喝,安详而逝。

佛顶尊胜陀罗尼经一卷(第三出与杜顗等出者同本见大周录及经前序)

可见梵琦禅师的修行高深,来去自然,生死自由,不受世法所缚。

右一部一卷其本见在沙门佛陀波利。唐言觉护。北印度罽宾国人。忘身徇道遍观灵□。闻文殊师利在清凉山。远涉流沙躬来礼谒。以天皇仪凤元年丙子。杖锡五台虔诚礼拜。悲泣雨泪望□圣容。焂焉见一老翁从山中出来。作婆罗门语谓波利曰。师精诚恳恻何所求耶。波利答曰。闻文殊大士隐□此山。从印度来欲求瞻礼。翁曰。师从彼国将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来不。此土众生多造诸罪。出家之辈亦多所犯。佛顶神□除罪秘方。若不将经徒来何益。纵见文殊何必能识。师可还西国取彼经来流传此土。即是遍奉众圣广利群生。拯济幽冥报诸佛恩也。师取经来至此。弟子当示师文殊师利菩萨所在。波利闻此语已不胜喜跃。遂裁抑悲泪向山更礼。举头之顷忽不见老人。波利惊愕倍增虔敬。遂返归本国取得经来。既达帝城便求进见。有司具状闻奏。天皇赏其精诚崇斯秘典。遂诏鸿胪寺典客令杜行顗及日照三藏于内共译。译讫儭绢三十匹。经留在内。波利因乃垂泣奏曰。委弃身命志在利人。请布流行是所诚望。帝愍其专至。遂留所译之经还其梵本任将流布。波利得经不胜喜跃。将向西明寺访得善梵语僧顺贞奏共翻译。帝允其请。遂对诸大德共贞翻出。

葡京国际,梵琦禅师一生著述很多,主要有《六会语录》、《西斋净土诗》、《北游集》、《凤山集》、《西斋集》、《和天台三圣诗》、《永明山居诗》等。这些著作都代表着梵琦禅师的思想,以及他一生所奉持修行的信念。

名佛顶尊胜陀罗尼。与前杜令所翻之者。□韵经文大同小异。波利所愿已毕持经梵本入于五台。于今不出莫知所之。比诸众译此最弘布(准经前序乃云。永淳二年回至西京。具状闻奏。其年即共顺贞再译。名佛顶尊胜陀罗尼经。今寻此说年月稍乖其杜令译者乃仪凤四年正月五日也。日照再译乃永淳元年五月十三日也。

同时,也依梵琦禅师对佛法通晓明性的了悟写照。梵琦禅师以其独特的参修实证和他自度了法的人格魅力,赢得了帝王将相以及佛门学子的恭敬与赞叹。

既云永淳二年方达唐境。前之二本从何而得。又永淳二年天皇已幸东都。如何乃云在京译出。其序复是永昌已后有人述记。却叙前事致有参差。此波利译者不可依序定其年月也)

梵琦禅师认为,参禅之法要,重在离分别,忘知解,死却偷心“只如坐禅,须是了却自己偷心始得,若不了却自己偷心空座何益?且阿那个偷心?便是一切不了,念起念灭,总是偷心。

大方广佛华严经不思议佛境界分一卷(或二卷十二纸永昌元年于魏国东寺译见大周录初出与后实叉难陀所译不思议境界经同本)

死得偷心,便与佛祖不别。”梵琦禅师的思想总是切切,真如实际。再者,梵琦禅师虽然从禅总入道,但他也是最终以净土为归,示现于众。这一点正好是当时佛教发展的一个趋势。从梵琦禅师的《西斋净土诗》中很是明了。

大方广佛华严经修慈分一卷(天授二年于大周东寺译见大周录)

梵琦禅师所处的时代,为元末明初,正直中、日、韩三国文化交流的第二个高潮后期,每年都有大批日本、高丽僧侣来中国参访礼拜,求法问道,并以能来到到江南径山为最大心愿。

大乘造像功德经二卷(或一卷天授二年于大周东寺译见大周录)

当时住持径山万寿禅寺的是径山第四十八代祖师、临济宗第十六代、妙喜第四世、世称天下老和尚的元叟行端禅师。

智炬陀罗尼经一卷(天授二年于大周东寺译见大周录)

也是在这个时候,梵琦禅师来径山亲近参礼元叟行端禅师,后又得到元叟行端禅师的印证。与此同时来径山求法的日本僧人有嵩山居中、可翁宗然、寂室元光等。

诸佛集会陀罗尼经一卷(天授二年于大周东寺译见大周录)
大乘法界无差别论一卷(天授二年十月十四日于大周东寺译见大周录)

因此,梵琦禅师青年时起,就与日本、高丽等来中国求法问道的僧侣开始了交往,为中、日、韩佛教文化交流作出重要贡献。

右六部七卷其本并在沙门提云般若。或云提云陀若那。唐云天智。于阗国人。学通大小智兼真俗。□术禅门悉皆谙晓。以天后永昌元年来届于此。即以其年谒帝于洛。□于魏国东寺翻经。以永昌元年己丑至天授二年辛卯。总出经论六部。沙门战陀慧智等译语。沙门处一等笔受。沙门复礼等缀文。沙门德咸慧俨法明弘景等证义。

梵琦禅师住持海盐福臻寺时,已经是声望越来越高了,所到之处,“黑白响慕,如水归壑。”再又梵琦禅师擅长诗偈,常常以文字诗作做佛事,弘法度众。他的诗偈当时被誉为“脱略近时窠臼,严持古宿风规,电坼霜开,,金声玉振。”

赞观世音菩萨颂一卷
右一部一卷其本见在沙门释慧智。父印度人也。婆罗门种。因使游此而生于智。少而精勤有出俗之志。天皇时因长年婆罗门僧。奉□度为弟子。本既梵人善闲天竺书语。又生唐国复练此土言音。三藏地婆诃罗提云若那宝思惟等。所有翻译皆召智为证兼令度语。智以天后长寿二年癸巳。于东都佛授记寺。自译赞观世音颂一部。
大周刊定众经目录十五卷右一部十五卷其本见在沙门释明佺。东都佛授记寺僧也。尤精律学兼闲经论。天后天册万岁元年乙未□刊定经目。佺首末条录编比次序。与翻经大德二十余人同共参定。虽云刊定繁秽尤多。虽见流行实难凭准。中有乖舛如别所述。

因此,梵琦禅师的诗偈不仅流布在国内各大丛林寺院,就连日本、高丽的僧侣也都争相前来求法,奔向于梵琦禅师座下,凡得到梵琦禅师的一言半偈,就像宝玉一样珍藏起来。

大方广佛华严经八十卷(第二出与东晋觉贤译者同本证圣元年三月十四日于东都大内大遍空寺译天后亲受笔削至圣历二年十月八日于佛授记寺功毕)

明初一代大学士宋濂赞叹说:“君子谓师,纵横自如,应物无迹;山川出云,雷蟠电掣;神功收敛,寂然无声。师可谓无愧妙喜诸孙者也。”真乃评价之高,赞叹尤真。

文殊师利授记经三卷(于清禅寺译第三出与文殊佛土严净经等同本今编入宝积当第十五会)

《六会语录》中,收录梵琦禅师偈颂三百余首,共二十卷,其中赠与日本僧人二十八首,高丽僧人四首,分别赠送给三十一人。

大方广入如来智德不思议经一卷(于东都佛授记寺译第四出与度诸佛境界智光严经等同本)

梵琦禅师以诗偈文字为佛事,赠送诗文偈颂成为了梵琦禅师与日本、高丽僧人友好交往的一种方式。这样便可知道,梵琦禅师与日本、高丽僧人交往,不仅人数多,而且文化素质较高,年高的长老,年青的僧人都有。

大方广如来不思议境界经一卷(第二出与提云般若所出境界分同本)

梵琦禅师住持海盐天宁永祚寺时,由于他德高望重,声名远播,求法亲近者更是甚多。寺随人兴自然就在天宁永祚寺应验,寺有大殿、千佛阁、藏经楼、禅堂、方丈室、法堂、僧舍、菜园等,最后边是镇海塔。

大方广普贤菩萨所说经一卷大乘入楞伽经七卷(第四出与宋功德贤等出者同本久视元年五月五日于东都三阳宫内初出至长安四年正月五日缮写功毕)
观世音菩萨秘密藏神□经一卷(初出与宝思惟等出者同本)

因元朝时期,钱塘江海岸线变迁,潮水直逼海盐城下,浪涛气势汹汹,对海盐城威胁很大。当时人们认为塔能镇海,梵琦禅师遂建议募资建塔,据说建造塔时,梵琦禅师对每一块砖都顶礼跪诵《大悲咒》一卷,他的精神感人至深。

妙臂印幢陀罗尼经一卷(第二出与胜幢臂印陀罗尼经同本)

梵琦禅师的一生,不仅是自己修行参悟佛法禅理,而且能以诗偈文字为佛事,度化众生,弘扬正法,住持护持寺院。

www.15.net,百千印陀罗尼经一卷救面燃饿鬼陀罗尼神□经一卷右绕佛塔功德经一卷

在深知没有参学求法的经验,只是跟随名僧,以及自我研学经纶,这样下去是很难解脱的。由此激发了梵琦禅师登临径山,亲近元叟行端上人,在与上人对话中,被上人禅语机锋所刺,带着这一疑虑,后能在听闻鼓声而悟道,又一次登上径山,受到元叟行端上人的最终印证的修行和谦虚慎学精神。

大乘四法经一卷(与前日照三藏出者名字虽同经体全异)

十善业道经一卷大乘起信论二卷(第二出与真谛出者同本)

摩诃般若随心经一卷大方广不生不灭经一卷大方广如来难思议境界经一卷离垢净光陀罗尼经一卷(初出与弥陀出译者同本)

菩萨出生四法经一卷右一十九部一百七卷(起信论上一十四部一百二卷见在摩诃般若随心经下五部五卷阙本)

沙门实叉难陀。唐云喜学。于阗国人。智度弘旷利物为心。善大小乘兼异学论。天后明扬佛日敬重大乘。以华严旧经处会未备。远闻于阗有斯梵本发使求访。并请译人实叉与经同臻帝阙。以天后证圣元年乙未。于东都大内大遍空寺译华严经。天后亲临法座焕发序文。自运仙毫首题名品。南印度沙门菩提流志沙门义净同宣梵本。后付沙门复礼法藏等。于佛授记寺译。至圣历二年己亥功毕。又至久视元年庚子。于三阳宫内译大乘入楞伽经。及于西京清禅寺东都授记寺译文殊授记等经。前后总译一十九部。沙门波仑玄轨等笔受。沙门复礼等缀文。沙门法宝弘景等证义。太子中舍贾膺福监护。至长安四年实叉缘母年老请归觐省。表书再上方蒙允许。□御史霍嗣光送至于阗。后和帝龙兴重晖佛日。□再徵召方届帝城。以景龙二年达于兹土。帝屈万乘之尊亲迎于开远门外。京城缁侣备诸幢幡逆路导引。仍装饰青象令乘入城。□于大荐福寺安置。未遑翻译遘疾弥留。以景云元年十月十二日。右□累足终于大荐福寺。春秋五十有九。缁徒悲噎叹法栋之遽摧。俗侣哀号恨群生之失导。有诏听依外国法葬。以十一月十二日。于开远门外古然灯台焚之。薪尽火灭其舌犹存。斯是弘法之嘉瑞也。至十二月二十三日。

本国门人悲智□使哥舒道元。送其余骸及斯灵舌还归于阗起塔供养。后人复于焚尸之所起七层塔焉。

不空□索陀罗尼经一卷(一名普门此有一十六品是梵本经沙门波仑制序第二出与宝思惟译三卷者同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