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部落茹毛饮血,为何在岩画中原始部落人身着精致的服装,与水牛为伴?是谁把这样的生活情景画到了岩石上?

在非洲很多地方的岩石上留下了大面积的岩画,这些岩画内容丰富,色彩艳丽,但是这些非洲岩画究竟是谁画的呢?非洲岩画具体画了哪些内容?

撒哈拉沙漠岩画是怎么绘制出来的?谁绘制的?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惊人的艺术

岩画是指在岩穴、石崖壁面和独立岩石上的彩画、线刻、浮雕的总称。岩石,自从远古时代起,它就不断地被人类使用,作为劳动工具,也作为日常用品。岩石,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早的绘画材料,古人在岩石上磨刻和涂画,来描绘人类的生活,以及他们的想象和愿望,这就是岩画。岩画中的各种图像,构成了文字发明以前,原始人类最早的”文献”。岩画不仅涉及原始人类的经济、社会和生活,同时,岩画还作为人类的精神产品,以艺术语言打动人心。

在秘鲁境内,有一处叫做纳斯卡高原的地方,那里是世界上最干燥的地方之一。在这里终年骄阳似火,长期是连续好几年无降水。就在几十年前的一天,秘鲁首都利马的民族学博物馆来了一位飞行员,他表示自己在秘鲁安第斯山脉一带的纳斯卡高原沙漠中发现了古印第安人“运河”,而且还拿出了一张用铅笔勾画出来的奇怪线条图形作为证据。

1752年,由弗雷德里克率领的非洲探险队在非洲东海岸的鱼河两岸发现了好几幅岩画。1790年至1791年由格罗夫纳率领的远征队在非洲土地上发现了更多的岩画。随即,在阿尔及利亚东部的撒哈拉沙漠中,有一条长800千米,宽50千米至60千米的恩阿哲尔山脉,那里蕴藏着丰富的红砂土矿藏,人们发现,这种红砂土正是创作岩画的颜料。1956年,法国探险队在这里发现了1万多幅岩画。

图片 1

图片 2

这些岩画是非常典型的原始部族岩画,多以表现动物为主,有野牛、角马、条纹羚羊、斑驴……虽然画得十分粗糙,但个个栩栩如生。更神奇的是,撒哈拉的塔希里山脉上有一些岩画还夹杂着一些非常现代的神秘人像,这些人像有的穿着与现在的宇航服很相似的衣服,精致的短上衣,戴着头盔,头盔上还有两个可供观察的小孔,头盔用一种按钮与躯干部连接。于是有人认为早在7000多年前,可能有其他行星生物到过撒哈拉沙漠。

在世界文明发源地之一的非洲有许多史前原始岩画。这些岩画精美绝伦,分布极为广泛,约有十多个国家,如阿尔及利亚、埃塞俄比亚、埃及、莫桑比克、肯尼亚等都有这种原始的艺术作品保留下来,而且数量非常多,流传也很广。其中有1.5万幅岩画遗址在塔西里被发现,而在撒哈拉地区有3万幅。

几年过去了,这张地图辗转到历史学家鲍尔·科逊克的手里。科逊克带领一支考察队来到纳斯卡高原。在黑褐色的高原上,他们的确发现了十分明显的“白带”。在这条“白带”上,有的沟形状怪异,沿途也崎岖不平;有点沟则笔直,会长达1.5-2千米。顶多深15-20厘米左右的河床,即使在如此平坦的原野上,水也不会安然流淌在这样的运河里,用运河来命名它,似乎有些夸张。所以,用“沟”来称呼这条“白带”似乎更为准确和到位。考察队的队员们手拿指南针,沿着弯曲的沟行走,同时在地图上记下沟的形状与方位,。一段时间过后,他们完成了这个有趣的实验,沟的形状和方位图画成了。令人惊奇的是,这图就像一只喙部突出的巨鹰。与一条长约1.7千米的笔直的沟相连的是鹰的尾部。

非洲岩画分布广泛,阿尔及利亚、埃塞俄比亚、埃及、安哥拉、莫桑比克、肯尼亚等十多个国家都保留了这种原始的艺术作品。它数量多、流传广,仅撒哈拉地区就有3万个岩画遗址被发现,时间经历了上万年。

这些岩画有相当复杂的表现形式和手法,还有丰富多彩的内容。粗犷朴实的笔画使用的是水混合台地上的红岩石磨成的粉末冷制而成的颜料,由于颜料中的水分能充分渗入岩壁内,长久接触后发生化学变化,使颜料溶进岩壁。因而很多年后,画面依然鲜艳夺目。

在当时的情况下,人们是怎样画出这幅巨鹰图的呢?纳斯卡高原沙漠在考古学家面前展现了它迷宫的一角。紧接着一些巨大的人工平行线和许多奇异的图案被发现。当考古学家们乘上飞机以一定的角度在纳斯卡高原上空缓缓盘旋时,数千条方向各异的线条,分别组成三角形、螺线、四边形等多种几何图形。真是一组奇妙的画面!而且,人们还发现这里面有一幅章鱼图,章鱼伸展着八条弯弯曲曲的触角,非常形象。

谁创作了原始岩画

早在1721年,一个葡萄牙人旅游团从委内瑞拉出发到莫桑比克旅游观光,一个旅游团成员偶然在岩壁上发现了一幅画着动物的岩画。随后人们又发现了位于阿尔及利亚东部的巨大颜料库,它位于撒哈拉沙漠中的恩阿哲尔山脉,这条山脉长800千米,宽50〜60千米,岩画的主要颜料就是那里蕴藏的丰富的红砂土矿藏。1956年,一个法国探险队在这片广阔的山区里竟发现了1万多幅作品。

人们还发现了这些地上画的规律,即完全相同的动物画,就像盖图章一样,每隔几十千米就出现一批。同时,比这些动物画大数十倍的人物画也被发现。其中一个长620米,躯干挺直而且双手叉在肋下的人像,令人称奇;还有一幅没有脑袋,却画有六个手指的人物等等。还有许多沟更令人不解,它们有十分
精确的南北走向,误差不超过一度。史料中没有记载南美居民持有指南针,而且北极星根本不会出现在南半球,画家在这样的条件下怎么能画得如此精确呢?以上种种原因和迹象,使纳斯卡高原上的地上画引起了人们的惊叹与关注。有些学者认为它可以与埃及金字塔和巴尔贝克神殿相媲美,将之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观。

根据这些岩画所反映的内容,科学家们推断,在撒哈拉地区变成沙漠以前,曾有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的人们在这里繁衍生息,他们以猎取大型水栖动物为谋生手段,也放牧羊群。那么这些原始岩画究竟出自谁人之手呢?

科学家们根据这些岩画所反映的内容,推断撒哈拉地区以前并不是沙漠,而是存在着一群生活在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的人们,他们的谋生手段是猎取大型水栖动物,也放牧羊群。大量考古资料证实,公元前8000〜公元前2000年,撒哈拉地区并不是沙漠,而是一片布满热带植物的草原,这种草原正适合狩猎。

图片 3

世界考古学界围绕岩画作者主要分成两大派。一派认为岩画是非洲本土产物,它自成体系,不超越非洲边界。这一派中绝大多数人认为是当地土著布须曼人创作的,他们认为撒哈拉地区是布须曼人文化中心,非洲岩画就发生在这个中心地区,而后向四周传播。不少专家指出,岩画中表现的非洲土著居民臀部坚挺的形象正是非洲一些部族的人种特征,这是欧洲史前岩画中不可能有的。

非洲原始岩画中,有许多神秘的人物形象,有的是手持长矛、圆盾的武士,他们乘坐战车迅猛飞驰,仿佛雄伟的战士;有的场面则是人们射击野鹿和狩猎野牛,他们手持弓箭,个个身材魁梧。科学家们由此得出以下结论:当时战争频繁,甚至成为了人们的职业,而在经济中占突出地位的是狩猎。画面上有些人戴着小帽子,身缠腰布;有些没有武器,做出敲击乐器的样子。

科逊克等人在将星图和纳斯卡高原平面图进行对照之后,发现整个四季的天文变化在这些地上画中也有明确的显示。有的标记代表月亮升起的地点,有点画还指出了最明亮的星的位置。在这部地上“天文历”上,太阳系的各大行星,都被标上了各自的三角形和线,在形状的帮助下,点缀在南半球空中的众多星座也能够在地上画中一一发现。尽管人们对这些巨大的地上画有不同的解释,但大多数人都同意一点,即只有拥有高度发达的测量仪器和计算仪器的人才能制作出这些画,而且只有在空中才能看到它们的形状,所以它们是为专门从空中看才制作的。据说印加人的部落曾经观察过在这里出现的让他们终身难忘的外星生物,他们极其热切地希望这些外星生物能够回来。在年复一年的等待中,当他们的愿望实现不了的时候,他们便开始像外星生物一样在平地上仿造图案。

至于非洲岩画与欧洲岩画在岩画题材上有雷同之处,这不足以构成理由。因为狩猎艺术遍布整个地球,生活方式的一致性给狩猎艺术题材甚至表现方法带来某些相似性。

有些人像是欢迎“天神”的降临,做出贡献物品的样子,仿佛是描述祭神的画面;有些人则像是跳舞,舞姿呼之欲出。其中还有画着巨大的圆脑袋的人像,他们的服饰非常厚重笨拙,除了两只眼睛,脸上什么也没有,而且表情呆滞。人类发明了宇宙飞船以后才明白这些画面的意思,现在的宇航员穿上宇宙服、戴上宇宙帽后,与那些圆头人像有着惊人的相似。大羚羊的形象较为写实,造型准确,姿态优美;而人物形象则采用了夸张手法,图案性较强,富有节奏感。

但是,诸神一直没有光临,在这期间人类周而复始地出生死亡,起初人们借助划线方法并未将诸神召回,人们又开始刨出巨大的动物形象。首先是人们描绘各种各样象征飞行形象的鸟;后来在想象力的驱使下又去描绘蜘蛛、鱼和猿猴的概貌。

而另一派主要是欧洲学者,他们坚持认为非洲史前岩画是外来文化传播的产物,有的干脆说是欧洲史前岩画的复制品。他们认为在公元前5万年左右,首批欧洲移民尼安德特人来到非洲,4000年后克罗马浓人大批移居非洲,正是作为欧洲史前岩画创造者的他们,把岩画带到了非洲,此外他们还提出了证据,如在非洲北部发现欧洲日石器时代的克罗马浓人和卡普新石器时代的人种类型、还有布须曼人丝毫不懂透视法等,但是这一观点缺乏足够的事实作为有力证明。

究竟是谁创作了非洲原始岩画呢?许多人认为是当地的土着布须曼人创作的。布须曼人的文化中心正是撒哈拉地区,在这个中心地区发现的许多岩画都可以证明这一点。北边的塔西里,西北的西班牙,南边的非洲中部及南部,东边的埃及的岩画都是从这个中心地区传播开来的。

另外一些考古学家则持否定态度,认为这些图形和线条是半神半人的“维拉科查人”遗留下的作品,并不是出自凡人之手。这个族群在好几千年之前也将他们的“指纹”遗留在了南美洲安第斯山脉其他地区里。专家们对镶嵌在线条上的陶器碎片进行了检测,同时对这儿出土的各种有机物质通过碳14进行测度,结果证实,纳斯卡遗迹年代十分久远,大概是从公元前350年到公元600年不等。

我们一直认为,人类文明是一个从低级向高级逐渐发展和进化的过程,但许多史前遗迹却对这个传统观点提出了严峻的挑战。面对我们无法解释的诸多遗址、遗物,我们应该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来探索人类的文明史。

而一些欧洲学者则坚持认为外来文化的传播创造了非洲史前岩画,有的干脆说非洲史前岩画是欧洲史前岩画的复制品。他们认为首批欧洲移民尼安德特人在公元前5万年左右来到非洲,大批克罗马侬人在4000年后移居非洲,他们是欧洲史前岩画的创造者,是他们把岩画带到了非洲。

图片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