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已故皇帝拿破仑一世(napoleonI),于1815年经历“滑铁卢”惨败后,遭流放到非洲的海伦娜岛,度过人生最后的岁月。当时海伦娜岛事务长纪录了岛上食物及酒的数量清单,近日由事务长的后代放出拍卖,当中可见拿破仑在这段软禁的日子中,仍然相当“懂享受”,更变成一个“大酒鬼兼食肉兽”。

上个月买了本弗洛伊德的《释梦》,最近刚开始看,觉得很精彩,手打出部分片段给大家分享:

我们穿过地球来到这个遥远的小岛,体验这位皇帝在一位傲慢的英国总督的统治下流亡时的壮丽荒凉。

据该张1820年10月13日的清单可见,当时岛上除拿破仑之外,还有大约60名随从及看守人,而众人每日合共最多可喝掉44枝红或白酒、3枝苹果酒、3枝麦芽烈酒及一枝香槟,而这是“容许”的;每个月另加12枝干邑及22枝其他酒类。至于食物方面,众人每日合共最多可吃掉50磅牛肉、50磅羊肉或猪肉、42只蛋及68磅面包;每周另加一只烧猪、两只火鸡、两只鹅、4只鸭、9只鸡及12只鸽。

(P.8)有关梦生活与清醒生活之间的关系这两个矛盾的观点似乎确实难以调和。在这一点上,我们想起了希尔德布朗特(1875,8以下)对梦的见解。他认为梦的特征除了进行一系列[三种]相当矛盾的对比之外,根本不可能进行描述,他说:“构成第一个对比的是,一方面梦从现实生活中完全退隐或隔绝,另一方面则是梦与现实生活之间不断的互相蚕食和依赖。梦境与清醒时所体验的现实生活是完全隔绝的,其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或可说是一种密封的存在……梦使我们脱离现实,抹掉我们对现实的正常记忆,使我们置身于另一世界,过一种与现实生活完全不同的生活……。”希尔德布朗特接着表明,一当我们进入睡乡,我们整个生命及其存在形式似乎就“完全消失于无形的活板门之中”。

203年前,差不多就在这一天,拿破仑搬进了朗伍德庄园。在这里,过去和现在之间的帷幕似乎被拉开了。我们很容易想象当时的风云人物大步走进房间,穿着皇家骑兵卫队的绿色骑兵夹克和一件饰有荣誉军团勋章的白色马甲,坐在他通常的座位上。

虽说岛上人数众多,可是拍卖行人员也表示这个数字相当惊人。不过据指,有如此丰厚的酒肉,拿破仑仍感不满,更曾多次提出把“品质不好”、西班牙出产的马姆齐甜酒,转成着名的南非甜酒;更曾私下要求把两枝勃艮第红酒,换成两枝顶级的波尔多红酒。他最终于1821年在岛上病逝,终年51岁。

一个人可以梦见航海到圣.海伦娜岛,与囚在岛上的拿破仑达成一笔摩泽尔葡萄酒交易,他受到这位被黜国王的亲切接待,而当他醒来这个有趣的幻觉破灭之后,还不免有悻然之感。

www.15.net 1

希尔德布朗特接着说,但是且让我们把梦中情景与现实比较一下,梦者从未贩卖过酒,也从未想当一个酒商。他从来没有航过海。他如果想去航海,圣.海伦娜岛恐怕是他最不愿去的地方。他对拿破仑毫无同情之心,相反,却充满了强烈的爱国仇恨。特别是,当拿破仑死在岛上时,梦者尚未出生;他与拿破仑根本谈不上有任何个人关系,所以梦经验就像某种异己事物,横亘于两段完全连续和相互一致的生活之间。

圣赫勒拿岛只有6乘10英里长,由47平方英里的岩石海岸线、彩色沙漠、起伏的牧场和茂密的云林组成。这片土地之所以在历史上声名鹊起,正是因为它地处偏僻之地:安哥拉以西1200英里,巴西以东1800英里,是地球上最偏远的岛屿之一。

希尔德布朗特继续说,“然后,于此显然相反的说法也可以是完全正确的。我认为与退隐和隔绝相平行,仍然存在着最密切的关系。我们甚至可以说,不管梦见什么,梦总是取材于现实,来源于现实沉思默想的理智生活……不论梦的结果如何变幻莫测,实际上,总离不开现实世界;梦中的无上庄严与滑稽结构,其基本材料不是来源于我们亲眼目睹的感性世界就是在我们醒时思想中已占有一席之地。换句话说,梦来源于我们不管是外部还是内部的已有经验。”

1502年,一位从印度回国的葡萄牙船长偶然发现了它,并将它命名为“圣·海伦娜。”(海伦娜,君士坦丁大帝的母亲。直到今天,当地人仍称自己为“圣人”)该岛的第一位永久居民是一名伤残的葡萄牙士兵菲尼奥·洛佩兹,他于1516年流亡到圣赫勒拿,几乎独自生活了30年。

展开剩余88%

英国人在17世纪夺取了该岛的控制权,并派遣殖民者;1666年伦敦大火的幸存者获得了耕种的土地。1673年,荷兰人试图占领圣赫勒拿岛,但以失败告终,促使英国人用大约230座炮塔对该岛进行防御,炮塔的痕迹至今依然存在。

www.15.net 2

今天的圣赫勒拿岛是英国的海外领土,就像直布罗陀或福克兰群岛一样,尽管在多年的敌意之后,1858年法国人买回了包含朗伍德庄园和拿破仑坟墓的两块土地。

早在拿破仑到达之前,圣赫勒拿岛就有许多著名的游客。1677年,因彗星而出名的埃德蒙·哈雷在该岛上方漆黑的星空中进行了观测。詹姆斯·库克船长于1771年到访,因赏金而出名的威廉·布莱船长也于1792年到访。1805年,拿破仑在滑铁卢的死敌、威灵顿公爵亚瑟·韦尔斯利从印度返回英国。

回到朗伍德庄园的花园,绕过池塘,池塘里长满了楔木色的睡莲,还有一个弯曲成拿破仑著名的双角帽形状的盆。

www.15.net 3

拿破仑是一个水之人。

考虑到皇帝在陆地上作战(参加了60场战斗,只输了8场),这似乎有些牵强。但水一直与他的命运交织在一起。拿破仑于1769年出生在科西嘉岛上。1799年,他在埃及发动了灾难性的战争,水为他提供了一条逃生之路。1814年,他被流放到离意大利海岸仅6英里的另一个小岛——厄尔巴岛。

300天后,他再次乘船逃走。这一壮举引发了“百日战役”,在此期间,他发动了一支重组的法国军队,参与欧洲十字军东征,导致近10万人伤亡。1815年6月,拿破仑在滑铁卢战败后,被迫在公海上逃离法国。

这位战败的皇帝曾一度考虑逃往美国,但最终还是向英国投降了,他希望从英国人那里得到比普鲁士人更好的待遇(普鲁士陆军元帅格哈特·列伯莱希特·冯·布吕歇尔要求立即处决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