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宋江

话说宋江是梁山老大,可惜也有走背运的时候。比如怒杀阎婆惜,发配江州。那时候,虽然两个解差对宋江挺好的,一路好吃好喝,但是宋江在路上并不老实,因为给一二十两银子给病大虫薛永,得罪了当地一霸,一路遭人围追堵截,夜晚慌不择路,来到大江边,遇到稍公,搭船渡过,忽听那稍公唱歌道老爷生长在江边,不爱交游只爱钱。昨夜华光来趁我,临行夺下一金砖!

宋江和两个公人听了这首歌,都酥软了。宋江又想道“他是耍。”三个正在里议论未了,只见那梢公放下橹,说道“你这个撮鸟!两个公人平日最会诈害做私商的心,今日却撞在老爷手里!你三个却是要‘板刀面,’却是要‘馄饨?’”宋江道“家长,休要取笑。怎地唤做‘板刀面?’怎地是‘馄饨?’”那梢公睁着眼,道“老爷和你耍甚鸟!若还要‘板刀面’时,俺有一把泼风也似快刀在这板底下。我不消三刀五刀,我只一刀一个,都剁你三个人下水去!你若要‘馄饨’时,你三个快脱了衣裳,都赤条条地跳下江里自死!”宋江听罢,扯定两个公人,说道“却是苦也!正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那梢公喝道“你三个好好商量,快回我话!”宋江答道“梢公不知,我们也是没奈何,犯下了罪,迭配江州的人。你如何可怜见,饶了我三个!”那梢公喝道“你说甚么闲话!饶你三个?我半个也不饶你!老爷唤作有名的狗脸张爷爷!来也不认得爷,也去不认得娘!你便都闭了鸟嘴,快下水里去!”宋江又求告道“我们都把包里内金银财帛衣服等项,尽数与你。只饶了我三人性!”那梢公便去板底下摸出那把明晃晃板刀来,大喝道“你三个要怎地!”宋江仰天叹道“为因我不敬天地,不孝父母,犯下罪责,连累了你两个!”那两个公人也扯着宋江,道“押司!罢!罢!我们三个一处死休!”那梢公又喝道“你三个好好快脱了衣裳,跳下江去!跳便跳!不跳时,老爷便剁下水里去!”宋江和那两个公人抱做一块,望着江里。

宋江为何成了软蛋?

这便是宋江路遇一小段,此时宋江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可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其一宋江虽然善于做秀,但保不齐仍有不认识自己的人,而且这些人就冲着自己的钱财而来。绿林好汉向来没有什么道理,杀人就杀人了。宋江认识好多人,但江面上此时就此人一人而已,而且逃也无法逃。面对着波涛翻滚的大江只有死路一条。

其二,此人相貌凶恶,擅长杀人,那梢公睁着眼,道“老爷和你耍甚鸟!若还要‘板刀面’时,俺有一把泼风也似快刀在这板底下。我不消三刀五刀,我只一刀一个,都剁你三个人下水去!你若要‘馄饨’时,你三个快脱了衣裳,都赤条条地跳下江里自死!”说这话的时候,想必宋江等人不寒而栗。

其三,正从龙潭逃出,而今身心俱疲,遭此惊吓,自然非常惶恐,可又无可奈何。不跳稍公不答应,如果跳下去,肯定是凶多吉少,只得一死那梢公又喝道“你三个好好快脱了衣裳,跳下江去!跳便跳!不跳时,老爷便剁下水里去!”宋江和那两个公人抱做一块,望着江里。

其四,宋江深知强盗来此的目的不过是杀人,省得你事后报告官府,杀你之后,随身财物当然得手,无所谓用财物换性命。自己之所以苦苦哀求,也不过是希望强盗对自己好一点,能去饶一下自己。可惜盗者有道,这也是不可能的。

其五,宋江摸不清的套路。张横应该知道宋江不是善茬,你看蔡九知府就有这样的才干,一看就知道,宋江非同小可,绝非善类。因此对宋江多有刁难。

且看第六十四回《呼延灼夜月赚关胜宋公明雪天擒索超》中所说的且说水寨内头领舡火儿张横,与兄弟浪里白跳张顺,当时议定“我和你弟兄两个,自来寨中,不曾建功。只看着别人夸能说会,到受他气。如今蒲东大刀关胜,三路调军,打我寨栅。不若我和你两个先去劫了他寨,捉拿关胜,立这件大功。众兄弟面上也好争口气。”张顺道“哥哥,我和你只管的些水军;倘或不相救应,枉惹人耻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