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汉中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外号,甚至有些不是一百零八将当中的人,也有一个外号,只要他是好汉。这些外号分为两种情况,绝大部分是原有的,一出场时就附带着介绍出来,个别的是后来身份的改变才有的。这后一种情况,如鲁智深,当他在打死郑屠,逃亡来到五台山当了和尚后才有;还有武松,也是在两次杀人后,为了躲避追捕,只好打扮成行者,这才有了正式的外号行者。

这些外号绝大部分反映的是这个人的某个特征,如相貌、武艺、行事风格和性格等等,可以说,基本上都是名副其实的。但有一个人会让人犯疑惑,这就是石秀。看石秀劝杨雄杀潘巧云,三番五次倒像是一个长舌妇!潜入祝家庄感觉倒像是一个优秀的“地下工作者”,这还是一个拼命三郎干的事情吗?只有救卢俊义跳楼那会儿,才有那么一点儿拼命的味道。不过,石秀这个外号是原来就有的,与这次跳楼没有关系。

看看潘巧云之死,石秀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吧。杨雄是蓟州府两院押狱兼刽子手。有一次,杨雄处决犯人回来的路上,两街商家给了他不少彩头。有一个叫张保的无赖缠住了他,把他得到的好处都抢了去。杨雄被人逼近,手脚施展不开,却被石秀帮助,打散了众泼皮无赖,夺回了财物。由此两人结拜为兄弟,杨雄年长石秀一岁,为兄长。杨雄把石秀领回到自己家里,因为石秀早年当过屠夫,杨雄的丈人潘公就商量着让石秀开屠宰作坊。作坊开起来,石秀在里面当“副总经理兼会计师”,潘公抓个总,算是一起做买卖。

两月后的一天,石秀外出了几天回来,见店门不开,作坊内也拾掇得干干净净。“石秀是个精细的人”,怀疑是自己做了几身新衣裳,有人搬弄口舌,嫂嫂潘巧云可能是以为拿的是柜上的钱,这个买卖不做了。于是,石秀就封好了账本,打算离开。潘公却准备了酒席,“请石秀坐定吃酒”。原来是潘巧云前任丈夫二周年忌日,人家要“做些功果与他,因此歇了这两日买卖”。事情搞明白了,石秀留了下来。

看看这次的“小故事”,无论如何也看不明白石秀像个拼命三郎。看到人家歇业两天,就疑神疑鬼,连自己买衣服的事情都联系上了,可真是够“精细”的。不过,精细是够精细的,就是太不男人了一点。怀疑有人在潘巧云面前“搬弄口舌”,只有善于搬弄口舌的人才会有这样的阴暗心理。痛快爽利之人有话直说,该是谁就是谁,有潘公在,干内室的潘巧云什么事情?都说是“心里无闲事,不怕鬼叫门”,你要真是个大男人,又那来得那么多狐疑?倒是人家潘公比他大度得多,“休说恁地好买卖,便不开店时,也养叔叔在家”。这才是男人所为。

杨雄家后面有一所寺院,叫报恩寺,潘巧云做法事请的就是报恩寺的海阇梨裴如海。裴如海带来了一点儿礼物给潘公,潘公让石秀收起来。潘巧云知道了礼物是裴如海送来的,向石秀介绍,因为这个裴如海出家前父亲以及现在的师傅和这个潘家都有一些渊源,因此潘巧云称他为师兄。顺便,潘巧云夸了一句,说这个海公念经“有这般好声音”。石秀因此“自肚里已有些瞧科”。在招待裴如海的时候,潘巧云递给裴如海一杯茶,“把帕子去茶钟口边抹一抹”,这让石秀看在了眼里,心里说:“莫教撞在石秀手里,敢替杨雄做个出场,也不见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