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善战

www.15.net 1三国人物

庞德少年时任郡吏及州从事。

主要成就:斩杀郭援,射关羽中额

初平年间(公元190—193年)庞德从马腾进击反叛的羌、氐等外族,数有战功,迁至校尉。

官职:中郎将→立义将军

建安七年(202年),曹操讨袁谭、袁尚于黎阳,袁尚遣郭援、高干等略取河东,曹操便使钟繇率关中诸将讨伐他们。庞德随马腾的儿子马超在平阳抵御郭援、高干,庞德担任先锋,进攻郭援、高干,大获全胜,更亲斩郭援首级。据《魏略》记载,庞德亲手斩得一颗首级,不知这便是郭援。战罢之后,众人皆指郭援已死而不能得其首。然而庞德于晚后方才于弓鞬中取出一颗头颅,由于郭援是钟繇之甥,因此钟繇见其首而哭。庞德便向钟繇赔罪,钟繇道:“郭援虽是我甥,但他始终是国贼。卿又何须赔罪?”因这次战功,庞德被拜为中郎将,封都亭侯。后张白骑作叛于弘农,庞德复随马腾往征,东西崤山之间击破叛军。每次交战,庞德常陷阵却敌,勇毅冠绝马腾军队。后来马腾担任卫尉,庞德留在马超部下。

封爵:都亭侯→关门亭侯

辗转各地

庞德人物生平

建安十七年(212年),曹操破马超、韩遂于渭南,庞德便随马超逃入汉阳,保守冀城。

果敢善战

建安十九年(214年),庞德又随马超投奔汉中,从属张鲁。

庞德少年时任郡吏及州从事。

建安二十年(215年),曹操平定汉中,庞德随众投降。曹操素来听说庞德骁勇善战,于是拜庞德为立义将军,封为关门亭侯,食邑三百户。

初平年间庞德从马腾进击反叛的羌、氐等外族,数有战功,迁至校尉。

授命叱敌

建安七年,曹操讨袁谭、袁尚于黎阳,袁尚遣郭援、高干等略取河东,曹操便使钟繇率关中诸将讨伐他们。庞德随马腾的儿子马超在平阳抵御郭援、高干,庞德担任先锋,进攻郭援、高干,大获全胜,更亲斩郭援首级。据《魏略》记载,庞德亲手斩得一颗首级,不知这便是郭援。战罢之后,众人皆指郭援已死而不能得其首。然而庞德于晚后方才于弓鞬中取出一颗头颅,由于郭援是钟繇之甥,因此钟繇见其首而哭。庞德便向钟繇赔罪,钟繇道:“郭援虽是我甥,但他始终是国贼。卿又何须赔罪?”因这次战功,庞德被拜为中郎将,封都亭侯。后张白骑作叛于弘农,庞德复随马腾往征,东西崤山之间击破叛军。每次交战,庞德常陷阵却敌,勇毅冠绝马腾军队。后来马腾担任卫尉,庞德留在马超部下。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侯音、卫开等在宛城反叛,庞德领军与曹仁共攻拔宛城,斩侯音、卫开,便往南驻扎在樊城,以讨关羽。樊城诸将以为庞德之兄庞柔在汉中,对庞德颇有猜疑。庞德常说:“我身受国恩,义在效死。我欲亲身自击关羽。今年我不杀他,他亦必杀我。”后来庞德与关羽交战,引箭射中关羽前额。其时庞德常乘白马,关羽军皆谓之白马将军,对他甚为忌惮。

辗转各地

曹仁让庞德在樊城北边十里的地方屯扎,正值天降霖雨十余日,汉水暴溢,樊城下平地积水五六丈之深,于是庞德与诸将皆避水上堤。此时关羽乘船攻击庞德军,以大船四面发箭射向堤上。庞德被甲持弓,箭不虚发。将军董衡、部曲将董超等欲降关羽,尽被庞德收斩。庞德自平旦力战至日过中,关羽攻势渐急,箭矢用尽,双方短兵接战。庞德对督将成何说:“我听说良将不怕死,不苟且偷生,烈士不毁大节来求活命。今天就是我死的日子。”于是意怒恶战,气概愈壮,然而水浸太盛,魏军吏士都投降了。庞德与麾下将一人、伍伯二人,收弓带矢,乘小船欲还曹仁本营。不过暴水太盛,小船因而覆没,弓矢尽失,庞德独抱船覆于水中,为关羽所擒,被解回关羽大营立而不跪。

建安十七年,曹操破马超、韩遂于渭南,庞德便随马超逃入汉阳,保守冀城。

陨身殉节

建安十九年,庞德又随马超投奔汉中,从属张鲁。

关羽便道:“你哥哥如今在汉中,我正打想用你为将军,为什么不早投降呢?”庞德大骂关羽道:“竖子,什么叫投降!魏王率领雄兵百万,威振天下。你们的刘备只是庸才而已,岂能敌魏王啊!我宁肯做国家的鬼,也不当贼人的将。”结果庞德为关羽所杀。曹操闻知此事甚为伤悲,为之流涕,封其二子为列侯。

建安二十年,曹操平定汉中,庞德随众投降。曹操素来听说庞德骁勇善战,于是拜庞德为立义将军,封为关门亭侯,食邑三百户。

延康元年(221年),曹操去世,曹丕即王位,派使者到庞德陵墓送去谥号。下诏说:“从前先轸为国捐躯,王雏绝食而死,丧身殉节,前代人都赞美他们。庞德果敢刚毅,赴难立名,当时人们就称赞他,他的大义在当时就很崇高,寡人怀念他,赠他壮侯的谥号。”又赐给他儿子庞会等四人关内侯的爵位,各食邑一百户。

授命叱敌

正始四年(243年),立义将军庞德从祀于魏太祖庙庭。

建安二十四年,侯音、卫开等在宛城反叛,庞德领军与曹仁共攻拔宛城,斩侯音、卫开,便往南驻扎在樊城,以讨关羽。樊城诸将以为庞德之兄庞柔在汉中,对庞德颇有猜疑。庞德常说:“我身受国恩,义在效死。我欲亲身自击关羽。今年我不杀他,他亦必杀我。”后来庞德与关羽交战,引箭射中关羽前额。其时庞德常乘白马,关羽军皆谓之白马将军,对他甚为忌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