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十国,烽火连天,豪杰辈出,神射手也有不少。在北方,有以挽强弓著称的后晋名将景延广;在淮南,有百步穿杨之妙的吴国大将刘信。比力气,刘信干不过景延广;比精准,景延广未必是刘信的对手。

五代十国第一神射手安仁义:困守孤城逾年

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2018-07-09/ 分类:军事历史/阅读:
五代十国,烽火连天,豪杰辈出,神射手也有不少。在北方,有以挽强弓着称的后晋名将景延广;在淮南,有百步穿杨之妙的吴国大将刘信。比力气,刘信干不过景延广;比精准,景延广未必是刘信的对手。
其实,在吴国,刘信还不算厉害的,米志诚比他强得多,“吴之军 …

五代十国,烽火连天,豪杰辈出,神射手也有不少。在北方,有以挽强弓着称的后晋名将景延广;在淮南,有百步穿杨之妙的吴国大将刘信。比力气,刘信干不过景延广;比精准,景延广未必是刘信的对手。

其实,在吴国,刘信还不算厉害的,米志诚比他强得多,“吴之军中,推朱瑾善槊,志诚善射,皆为第一”。若不是米志诚因朱瑾发动政变受牵连而死,哪有刘信出头露面的机会?那么,米志诚是吴国第一射手吗?也不是,因为还有一个更更厉害的人物,此人名叫安仁义。

从现存史料中,很难得知安仁义的早年活动情况,只知道他是沙陀人,曾在李克用麾下效力,后来跟着秦宗衡攻打过淮南,再后来就归顺了吴国创始人杨行密。安仁义虽然个头不大,但有一项绝技,即射箭。在吴国阵营比箭法,刘信如果是一等高手,米志诚就是特等高手,那么安仁义就是无敌高高手。

用安仁义自己的话,“瑾槊之十,不当。意思是说,他的箭法,能抵得上一百个米志诚。此话虽是自夸,也反映了安仁义在射箭领域的鹤立鸡群。与同时代的众多射手相比,安仁义堪称五代十国第一神射手。

图片 1

作为武将,安仁义在吴国最佩服的当属田頵。田頵有勇有谋,马上功夫也十分了得,安仁义经常与田頵一同指挥作战,攻城略地,二人名冠军中,有江淮双璧之称。因为战功赫赫,杨行密对他们很器重,以安仁义为润州刺史,以田頵为宁国军节度使,后来又提升田頵为检校太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官越做越大,地位越来越高,田頵渐渐有了不安分的想法。杨行密一代奸雄,也察觉到了田頵的贪得无厌。然而,战乱时期,用人之际,杨行密忍了。等江淮平定,杨行密站稳脚跟后,就开始对田頵动手了。与此同时,田頵也开始与北方的朱温秘密交往。作为田頵的亲密战友,安仁义也对田頵表现出了盲从。

唐昭宗天复三年八月,田頵与杨行密矛盾激化,于是起兵造反,安仁义也随之反了,作为呼应,并放火烧毁了扬州的战舰。随即,安仁义率兵攻打常州,遭到伏击后,被迫返回老巢,退守润州。随后,杨行密派大将王茂章、李德诚、米志诚将润州团团围住,一场着名的旷日持久的攻守战打响。

润州,即今江苏镇江,历史悠久,城池坚固,濒临长江,易守难攻。再者,安仁义身为团练使,手下将士众多,也深得军心。虽然润州是孤城一座,但想一下子攻下来并不容易。在与王茂章的对决中,安仁义毫不怯懦,甚至“不毁濠梁”,隔三岔五地开门出战,近则兵刃,远则弓箭,王茂章不敌。

由于久攻不下,杨行密又派大将徐温前来支援。徐温很狡猾,让麾下军士装扮王茂章的军士,安仁义看不出对方增兵,结果上了当,贸然出击,被徐温打得大败。从此,安仁义困守故城,“每与茂章战,必命中而后发,以此吴军畏之,不敢进”。安仁义的箭法不是吹的,实在是太厉害了。

润州的情况如此,田頵所在的宣州更被动,当年十二月,在几路大军的合功下,田頵舍城出击,结果兵败身亡。田頵的死,更加坚定了安仁义誓死守城的决心。有一张弓在手,箭无虚发,来一个射一个,来两个射一双,弓弦一响,吴军应声而倒。吴军别说攻城了,连靠近城墙都不敢,只能远远地望城兴叹。

图片 2

其实,在吴国,刘信还不算厉害的,米志诚比他强得多,“吴之军中,推朱瑾善槊,志诚善射,皆为第一”(《新五代史·吴世家》)。若不是米志诚因朱瑾发动政变受牵连而死,哪有刘信出头露面的机会?那么,米志诚是吴国第一射手吗?也不是,因为还有一个更更厉害的人物,此人名叫安仁义。

从现存史料中,很难得知安仁义的早年活动情况,只知道他是沙陀人,曾在李克用麾下效力,后来跟着秦宗衡攻打过淮南,再后来就归顺了吴国创始人杨行密。安仁义虽然个头不大,但有一项绝技,即射箭。在吴国阵营比箭法,刘信如果是一等高手,米志诚就是特等高手,那么安仁义就是无敌高高手。

用安仁义自己的话,“(米)志诚之弓十,不当(朱)瑾槊一;(朱)瑾槊之十,不当(安)仁义弓之一”(《新五代史·吴世家》)。意思是说,他的箭法,能抵得上一百个米志诚。此话虽是自夸,也反映了安仁义在射箭领域的鹤立鸡群。与同时代的众多射手相比,安仁义堪称五代十国第一神射手。

作为武将,安仁义在吴国最佩服的当属田頵。田頵有勇有谋,马上功夫也十分了得,安仁义经常与田頵一同指挥作战,攻城略地,二人名冠军中,有江淮双璧之称。因为战功赫赫,杨行密对他们很器重,以安仁义为润州刺史,以田頵为宁国军节度使,后来又提升田頵为检校太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官越做越大,地位越来越高,田頵渐渐有了不安分的想法。杨行密一代奸雄,也察觉到了田頵的贪得无厌。然而,战乱时期,用人之际,杨行密忍了。等江淮平定,杨行密站稳脚跟后,就开始对田頵动手了。与此同时,田頵也开始与北方的朱温秘密交往。作为田頵的亲密战友,安仁义也对田頵表现出了盲从。

唐昭宗天复三年(903年)八月,田頵与杨行密矛盾激化,于是起兵造反,安仁义也随之反了,作为呼应,并放火烧毁了扬州的战舰。随即,安仁义率兵攻打常州,遭到伏击后,被迫返回老巢,退守润州。随后,杨行密派大将王茂章、李德诚、米志诚将润州团团围住,一场著名的旷日持久的攻守战打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