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5.net,史海秘闻历史秘闻]导读:康熙即位之时,清朝处于虽然建立,但国家正百废待兴的局面。而康熙虽然当了皇帝,但因为年幼,国家大事的决断基本掌握在四位辅政大臣手中。而做为辅政大臣最有野心的鳌拜,在处理朝政时,鳌拜十分专横,根本不将康熙皇帝放在眼中。此时,年仅8岁的小皇帝康熙在两个神秘女人的辅佐下开始了韬光养晦

皇祖母——孝庄
电视剧中,有孝庄给顺治下毒的情节,顺治的归宿也以出家告终。事实上,顺治死于天花。死亡时间为顺治十八年六月初八。
在教育儿子方面,至少在顺治婚姻问题上,孝庄并不是一个成功者。也许正因为如此,她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年幼的皇孙身上,要求玄烨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要符合帝王规范。玄烨出痘痊愈后,孝庄就让他“入书房读书”,还让皇孙随从“站班当差”,同大臣一起参加各种跪拜礼仪。
玄烨当上少年天子后,孝庄常给他讲“得众则得国”的道理。一次,祖母当着王公大臣的面问康熙的志向,他不假思索,按照祖母平日的教诲回答说:“惟愿天下安宁,百姓安居乐业,共享太平之福而已”,这一回答着实令在场的官员称赞不已。
随着鳌拜专权问题的日益严重,康熙在祖母的支持和策划下,开始实施擒鳌拜的计划。当鳌拜到内廷觐见康熙时,内侍将一个折腿椅子请他坐。康熙命赐茶,内侍用一只经沸水煮过的碗盛茶,鳌拜接茶时因炙手难耐,茶碗猝然坠地,鳌拜屈身拾碗,身后的内侍趁势将他扑倒。《清史稿》记载说:太后不干预朝政,朝廷每有大政,康熙“多告而后行”,委婉说出了孝庄在康熙朝前期的举足轻重的作用。
康熙八岁丧父,十岁丧母,因此对祖母有特殊的依恋。一次,孝庄去五台山礼佛,康熙备下八人抬暖轿一乘。因考虑到轿夫行走山路不便,孝庄坚持乘车上山。康熙暗中令轿夫随车后行。由于山路颠簸,乘车实在不稳,孝庄面露难色。这时康熙命轿前行,来到祖母面前。孝庄大为感动,抚着孙儿的背赞叹说:“车轿细事,且道途之间,汝诚意无不恳到,实为大孝。”
康熙二十六年,孝庄在75岁高龄时病倒。康熙衣不解带,睡不安榻,昼夜守在祖母身边达一个多月之久。
宫中神秘侍女——苏麻喇姑
历史上,苏麻喇姑确有其人。苏麻喇姑是蒙古族人,出生在科尔沁部一个牧民之家。确切的生年不知,但从她作为孝庄的陪嫁侍女来推算,苏麻喇姑应该比康熙大40岁左右,应是玄烨的祖母辈。
崇德元年,皇太极正式称帝,改国号为大清,并册封五宫后妃,孝庄被封为西永福宫庄妃。也就在这一年,苏麻喇姑作为大清的“女秀才”,受命制定满族衣冠服饰。这说明她具有相当的文化素养,对满、蒙、汉服饰有精深造诣。
早年的草原生活和后来的塞外经历,使苏麻喇姑练就了不凡的马上功夫。她常常骑马外出,为孝庄办理各种事情,是孝庄身边最得力的侍女。
康熙在宫外避痘的几年间,苏麻喇姑确实担当了教育玄烨的重任。《啸亭杂录.苏麻喇姑》中记载,玄烨幼时,“赖其训迪,手教国书”。从现存的朱批档案中可见,玄烨的满文写得相当好,而康熙的这一成就,正是苏麻喇姑手把手教育的结果。
康熙即位时虚龄只有8岁,但从他的身体发育和心理年龄上看,无疑是早熟的。也许正因如此,康熙才在祖母孝庄的旨意下,于康熙四年七月娶四辅臣之首的索尼的孙女赫舍里氏为皇后。这时康熙只有11岁。再看此时的苏麻喇姑,至少应在50岁左右,与康熙不可能有其他暧昧关系。而她爱慕汉人伍次友等等,更属子虚乌有。
苏麻喇姑平生有些“怪癣”,《啸亭杂录》说她一年中从不洗一次澡,只有除夕那一天,用极少的水对身体进行擦洗,然后将“秽水自饮”,据说这是“为忏悔”。至于“忏悔”的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苏麻喇姑死于康熙四十四年,被“葬以嫔礼”安葬在孝庄的昭西陵侧。

[史海秘闻历史秘闻]导读:最后一位开国中将张震(1988年晋升上将)9月3日17时因病去世,享年101岁。在张震将军的回忆录中,记载了一些关于1949年解放军筹划解放台湾的鲜为人知的内幕,比如秘密武器,比如拿出全国年产粮的十分之一,外加3亿美元作为攻台战费

张震将军

毛泽东希望1949年冬攻占台湾

1949年6月,正当解放军以横扫千军如卷席之势追击国民党军残余力量之际,我(即张震将军,时任第三野战军参谋长)却突发急病,躺在了病床上。就在这时,粟裕将军突然来访。不等我问情况,他就说,毛主席6月14日和21日两次给我们发来电报,提出要开始注意研究夺取台湾的问题,让我们研究台湾是否有可能在较快的时间内夺取?用什么方法夺取?有何办法分化台湾敌军,并要求我们向他作出报告。毛主席希望我们能于1949年夏秋两季完成各项准备,冬季攻占台湾。

10月下旬重返工作岗位后,我把主要精力放在调查研究上,查阅东南沿海的水文气象资料,研究金门和登步岛的全面情况,并听取司令部各业务部门的详细汇报。我感到,解放台湾,可以说是全国解放战争的最后一役,也是最困难的一仗。于是,我向粟裕同志建议,召开了一次参谋长会议,或者叫军事教育会议,研究渡海登陆作战的具体问题,做好学术上的准备。我还专门请原国民党陆军大学的赵秉衡教授讲两栖作战的基本原则等,提高司令部人员两栖作战的理论水平。

各种秘密武器紧张试验

中央研究确定,攻打台湾所需的海空军系统由中央负责准备,陆军系统由我们三野负责准备,攻台作战的时机,也要依我们的准备情况来定。

1950年3月上旬,粟裕同志赴京开会。他从北京写信回来,讲了中央的考虑:鉴于准备工作需要的时间相当长,各种作战装备及物资需要量也很大,所以将攻台作战时间推迟到1951年。尽管国家经济情况还很困难,但为了解放台湾,准备拿出60亿至70亿斤粮食充作战费,另以1亿美元作军事借款,来购置装备。因渡海登陆作战迫切需要有空、海军的配合,军委已决定,这笔款项以购买飞机为主。

3月下旬,我们召开了陆海空军联合作战座谈会,进一步研究攻台作战问题。司令部汇总了前段的准备情况,拟订了初步计划,编制了预算,呈报中央军委和华东局。不久,军委批准了这一预算。在座谈会上,我们还请专家汇报飞螺推进器、火箭炮的试制、无线电遥控爆破船只试验等情况,着重研究了军事技术上存在的具体问题,以能尽快定型制造。

购置武器款项增至3亿美元

4月10日,粟裕同志从北京开会回来,向我们传达了中央政治局会议的精神。他说,中央已经决定,对(攻打)台湾要继续抓紧准备。党中央、毛主席下了最大的决心,以国家年产600亿斤粮食的十分之一来作攻台的战费,特别对购置武器装备的款项作了大幅度追加,达到3亿美元。另外,为攻台登陆作战之用,还决定组建伞兵部队,计划从每个军调一个连队,以战斗骨干组成。

4月下旬,我们发出了《陆海空军两栖作战训练纲要》,部署了第7、9、10兵团、军区军兵种部队和指挥机关的渡海登陆作战训练。纲要规定,从1950年7月开始到1951年5月,训练期为11个月。同时,我们加紧军区海军的整编,组建新的舰队,组织部队抢修福建、浙江境内的公路,还拟制了空军机场修建与使用的方案,修订了攻台作战海运计划等。

直到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党中央决定战略重心转移,攻台行动暂时搁置。(摘编自《环球军事》)

康熙皇帝与孝庄太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