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秘闻历史秘闻]导读:康熙即位之时,清朝处于虽然建立,但国家正百废待兴的局面。而康熙虽然当了皇帝,但因为年幼,国家大事的决断基本掌握在四位辅政大臣手中。而做为辅政大臣最有野心的鳌拜,在处理朝政时,鳌拜十分专横,根本不将康熙皇帝放在眼中。此时,年仅8岁的小皇帝康熙在两个神秘女人的辅佐下开始了韬光养晦

皇祖母——孝庄
电视剧中,有孝庄给顺治下毒的情节,顺治的归宿也以出家告终。事实上,顺治死于天花。死亡时间为顺治十八年六月初八。
在教育儿子方面,至少在顺治婚姻问题上,孝庄并不是一个成功者。也许正因为如此,她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年幼的皇孙身上,要求玄烨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要符合帝王规范。玄烨出痘痊愈后,孝庄就让他“入书房读书”,还让皇孙随从“站班当差”,同大臣一起参加各种跪拜礼仪。
玄烨当上少年天子后,孝庄常给他讲“得众则得国”的道理。一次,祖母当着王公大臣的面问康熙的志向,他不假思索,按照祖母平日的教诲回答说:“惟愿天下安宁,百姓安居乐业,共享太平之福而已”,这一回答着实令在场的官员称赞不已。
随着鳌拜专权问题的日益严重,康熙在祖母的支持和策划下,开始实施擒鳌拜的计划。当鳌拜到内廷觐见康熙时,内侍将一个折腿椅子请他坐。康熙命赐茶,内侍用一只经沸水煮过的碗盛茶,鳌拜接茶时因炙手难耐,茶碗猝然坠地,鳌拜屈身拾碗,身后的内侍趁势将他扑倒。《清史稿》记载说:太后不干预朝政,朝廷每有大政,康熙“多告而后行”,委婉说出了孝庄在康熙朝前期的举足轻重的作用。
康熙八岁丧父,十岁丧母,因此对祖母有特殊的依恋。一次,孝庄去五台山礼佛,康熙备下八人抬暖轿一乘。因考虑到轿夫行走山路不便,孝庄坚持乘车上山。康熙暗中令轿夫随车后行。由于山路颠簸,乘车实在不稳,孝庄面露难色。这时康熙命轿前行,来到祖母面前。孝庄大为感动,抚着孙儿的背赞叹说:“车轿细事,且道途之间,汝诚意无不恳到,实为大孝。”
康熙二十六年,孝庄在75岁高龄时病倒。康熙衣不解带,睡不安榻,昼夜守在祖母身边达一个多月之久。
宫中神秘侍女——苏麻喇姑
历史上,苏麻喇姑确有其人。苏麻喇姑是蒙古族人,出生在科尔沁部一个牧民之家。确切的生年不知,但从她作为孝庄的陪嫁侍女来推算,苏麻喇姑应该比康熙大40岁左右,应是玄烨的祖母辈。
崇德元年,皇太极正式称帝,改国号为大清,并册封五宫后妃,孝庄被封为西永福宫庄妃。也就在这一年,苏麻喇姑作为大清的“女秀才”,受命制定满族衣冠服饰。这说明她具有相当的文化素养,对满、蒙、汉服饰有精深造诣。
早年的草原生活和后来的塞外经历,使苏麻喇姑练就了不凡的马上功夫。她常常骑马外出,为孝庄办理各种事情,是孝庄身边最得力的侍女。
康熙在宫外避痘的几年间,苏麻喇姑确实担当了教育玄烨的重任。《啸亭杂录.苏麻喇姑》中记载,玄烨幼时,“赖其训迪,手教国书”。从现存的朱批档案中可见,玄烨的满文写得相当好,而康熙的这一成就,正是苏麻喇姑手把手教育的结果。
康熙即位时虚龄只有8岁,但从他的身体发育和心理年龄上看,无疑是早熟的。也许正因如此,康熙才在祖母孝庄的旨意下,于康熙四年七月娶四辅臣之首的索尼的孙女赫舍里氏为皇后。这时康熙只有11岁。再看此时的苏麻喇姑,至少应在50岁左右,与康熙不可能有其他暧昧关系。而她爱慕汉人伍次友等等,更属子虚乌有。
苏麻喇姑平生有些“怪癣”,《啸亭杂录》说她一年中从不洗一次澡,只有除夕那一天,用极少的水对身体进行擦洗,然后将“秽水自饮”,据说这是“为忏悔”。至于“忏悔”的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苏麻喇姑死于康熙四十四年,被“葬以嫔礼”安葬在孝庄的昭西陵侧。

康熙皇帝与孝庄太后

www.15.net,宫中神秘侍女苏麻喇姑

历史上,苏麻喇姑确有其人。苏麻喇姑是蒙古族人,出生在科尔沁部一个牧民之家。确切的生年不知,但从她作为孝庄的陪嫁侍女来推算,苏麻喇姑应该比康熙大40岁左右,应是玄烨的祖母辈。

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极正式称帝,改国号为大清,并册封五宫后妃,孝庄被封为西永福宫庄妃。也就在这一年,苏麻喇姑作为大清的女秀才,受命制定满族衣冠服饰。这说明她具有相当的文化素养,对满、蒙、汉服饰有精深造诣。

早年的草原生活和后来的塞外经历,使苏麻喇姑练就了不凡的马上功夫。她常常骑马外出,为孝庄办理各种事情,是孝庄身边最得力的侍女。

康熙在宫外避痘的几年间,苏麻喇姑确实担当了教育玄烨的重任。《啸亭杂录?苏麻喇姑》中记载,玄烨幼时,赖其训迪,手教国书。从现存的朱批档案中可见,玄烨的满文写得相当好,而康熙的这一成就,正是苏麻喇姑手把手教育的结果。

康熙即位时虚龄只有8岁,但从他的身体发育和心理年龄上看,无疑是早熟的。也许正因如此,康熙才在祖母孝庄的旨意下,于康熙四年七月娶四辅臣之首的索尼的孙女赫舍里氏为皇后。这时康熙只有11岁。再看此时的苏麻喇姑,至少应在50岁左右,与康熙不可能有其他暧昧关系。而她爱慕汉人伍次友等等,更属子虚乌有。

苏麻喇姑平生有些怪癣,《啸亭杂录》说她一年中从不洗一次澡,只有除夕那一天,用极少的水对身体进行擦洗,然后将秽水自饮,据说这是为忏悔。至于忏悔的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