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朱诚在乡里还是比较有地位的,温饱问题应该不成问题。我们的朱温先生从小还是吃得饱饭的,这为他后来“勇有力”打下了坚实的身体基础。

从后来的历次战役看,朱温并没有自负,加上他从小打下了良好的身体基础,的确是勇猛有力。

但好景不长,兄弟三人,都不及成年就死了父亲,母亲带着他们寄养在萧县人刘崇的家里,说白了就是当佣工。

他以为自己在乡里勇猛有力,没人比得过他,当时的人认为他常常过高地估计自己,大多讨厌他。

我们现在所要讲的事情都从公元852年(唐朝大中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那个夜晚开始,一个乡村私塾教师朱诚(史书上说他的先祖是舜的司徒虎的后代,但我怀疑这有往脸上贴金的嫌疑)的妻子王氏(王氏事迹不详,只知她嫁与后梁烈祖及生朱全昱、朱存、朱温。朱温称帝后追上王氏谥号为文惠皇后)生下了一个男婴,大家都知道了,这个男婴就是后来的朱温。大凡皇帝出世,后来的史书上都会有一些类似的怪象记载。

和后面他的子孙朱元璋出世几乎一模一样,我不知道是明朝的那些史大夫抄录《旧五代史》,还是《旧五代史》的作者们抄录《明实录》?如果按照时间顺序,我们有理由怀疑是前者。

韩愈所提出的教师的三点职能已经被历史证明时正确的,并且沿用至今。也正是韩愈的这一论述,才把老师的职能从初步的感性认识上升到理论的高度,也让更多的人崇敬教师这个职业。从韩愈所说的教师的职能中我们可以看出,老师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起到了无与伦比的作用。他教导人们如何去做一个成功的人,如何去圆满的解决一件事情,如何去学习知识,从事学术研究。正因为老师的这些职能,使得老师这一群体在古代受到人们莫大的尊敬。

比如刮风啊,下暴雨啊,冒香气啊,天上划过流星等等,反正就是要告诉你,我们的主人翁不同常人。朱温先生也不例外,这天晚上,他家住的房屋上面有红色的祥云向上翻腾,村里的人们望见了,都惊慌地奔跑而来,说:朱家发火了。等跑到时,只见房屋整齐完好。进屋后,邻居把生了孩子的消息告诉他们,村民们都感到惊异。

“家世为儒,祖信,父诚,皆以教授为业”说明朱诚是个教书先生,我们从古代老师的职业功能上看,老师的地位也是很崇高的。唐代著名文学家韩愈对老师的作用作了精辟阐述,他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这句话他表达了三点意思:第一,老师的第一要务是“传道”。什么是传道?我认为传道就是教给学生做人的道理,让学生知道怎样做人,才能做个成功的人。这其中有做人的道德原则,人生的意义和人生价值。第二,就是“授业”。老师要教给学生怎样去做事,主要是让学生学得一技之长,足以让学生安身立命,养家糊口。当然,这一技能也包括文化知识,因为知识本身就是力量,这一点在现今社会中表现的尤为突出。第三,就是“解惑”。老师要教给学生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并帮助学生解决疑惑的问题,让学生懂得如何去学习知识,如何去做学问。

此时的中国,正处在唐朝末年,唐肃宗以后基本上都是昏君。对功臣猜忌,对拥兵者姑息,对财物贪得无厌,唐德宗就是这样的一位典型昏君。唐宪宗基本上是腐朽势力的代表,他信赖宦官,本人却被宦官推倒,以宦官权力大于皇帝为特征的唐后期就此开始。唐穆宗、唐敬宗是驯服在宦官手下的两个皇帝,他们只要求奢侈放纵的生活得到满足,根本不关心朝政。唐文宗有心铲除宦官,结果被宦官监视,只好饮酒求醉,赋诗遣愁,自称受制于家奴。唐宣宗自恃有智术,察察为明,相信自己的见解一定都是对的。他的意旨,只许群臣顺从,不许违反。唐僖宗专事游戏,政事全部交给中尉田令孜,呼田令孜为阿父。唐僖宗任意耗费财物,敢出面反对的人,一概交京兆尹杖杀。宰相以下朝官,没有人敢说话。到了唐昭宗,倒是壮志不小,为时已晚,无力回天。

因此他的养父刘崇因为他的懒惰,常常斥责鞭打他。只有刘崇的母亲从小就怜悯他,亲手给他梳理头发,曾经告诫家里人说:朱家的三儿子不是一般的人呢,你们应当好好地对待他。家里人问她说这话的缘故,她回答说:我曾经看见他在睡熟了的时候,变成了一条赤色的蛇。但是大家都不相信这话。

朱全昱无其他才能,但为人诚实厚道。朱存、朱温有力气,朱温尤其凶猛强悍。

但好景不长,兄弟三人,都不及成年就死了父亲,母亲带着他们寄养在萧县人刘崇的家里,说白了就是当佣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