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化及少年时就是个浪荡公子,经常骑着快马在大街上肆无忌惮地奔驰如飞,长安人都称他是轻薄公子。因为他家里背景深厚,又和当时的晋王杨广关系好,可以说是无人敢管,宇文述提起来这个儿子也是无可奈何。杨广当了太子后,宇文化及更是无所顾忌。

宇文化及是隋末叛军首领,曾为隋炀帝太仆少卿、右屯卫将军。代郡武川人。他父亲是隋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隋末,宇文化及见隋炀帝昏庸,隋朝必然灭亡,于是起兵谋反,另谋建立新朝。虽被剿灭,但也过了一把皇帝瘾,只不过没”爽”几天,脑袋就让别人摘下来了。

宇文化及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官,由于总是发生腐败的事,被免职过好几次。可他后台硬,每次都是太子一出面,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久就又官复原职了。

宇文化及少年的时候就是个浪荡公子,经常骑着快马在大街上肆无忌惮地奔驰如飞,长安人都称他是”轻薄公子”。他和当时还是太子的杨广关系挺好,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太子党。做官之后由于总是发生腐败的事,被免职过好几次,可他后台硬,每次都是太子一出面,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久就又官复原职了。后来,宇文化及的弟弟娶南阳公主为妻,成了皇亲国戚的宇文化及更有恃无恐了,和大臣们说话也很无礼。看到别人有什么好东西,他一定要想办法据为己有。杨广当上皇帝以后,宇文化及被任命为太仆少卿。一次宇文化及和弟弟违反国家规定与突厥人做交易,隋炀帝杨广知道后,非常生气,不顾情面,将二人囚于大牢,一关就是几个月。后来还是公主出面,把这哥俩保了出来。宇文化及的父亲宇文述临死之前,乞求杨广看在过去的情分上照顾他的儿子,杨广还真就照办了,让宇文化及当上了右屯卫将军。大业年间,李密占据洛口,隋炀帝非常害怕,躲在江都不敢回京城,而随从禁卫军中大多数是关中人,一路上客居他乡,都很想家。看见炀帝一时半会儿没有西归的意思,就暗中准备造反。

宇文家是前朝贵族,本朝的开国功勋和关陇贵族世家,他的弟弟早早的就娶了南阳公主为妻,成了皇亲国戚。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宇文化及在朝廷上专横跋扈,对群臣毫不客气。最终发展到和弟弟一起跑到边境上违规与突厥人做交易,被杨广发现。

当时,统领禁卫军、屯兵东城的是武贲郎将司马德戡,他一边派校尉元武达暗地里打探情况,一边在将士中寻访。他无意中听到武贲郎将元礼与直阁裴虔通的对话,元礼说:”听说陛下打算建丹阳宫,看情况没有返京的意思。将士们都思念家乡,有的在暗中商量逃亡的事。我本想将此事告之陛下,但陛下一向最忌讳这类事,知道官兵有逃跑之意,就怕他们性命难保。如果知情不举,真要让陛下知道了,我一家老小又难逃族灭。我现在是进退两难呀?”裴虔通听了元礼的话说道:”是呀,确实挺难的,我也想回家啊!”

交情归交情,亲戚归亲戚,这次宇文化及已经发展到了里通外国的程度,杨广也很生气。也没办法顾及情面,将二人囚于大牢,一关就是几个月。后来还是公主出面,把这哥俩保了出来。宇文化及的父亲宇文述临死之前,乞求杨广看在过去的情分上照顾他的儿子,杨广还真就照办了,让宇文化及当上了右屯卫将军。

司马德戡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他对二人说:”你们两人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听说关中陷落时,据守华阴的李孝常发动了叛乱,陛下就将他的两个弟弟都杀了。我们的家属可都在西边,要反的话,他们怎么办?”裴虔通就说:”是啊,所以我不能仅仅保全自己,这几天天天晚上做噩梦,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司马德戡说:”你晚上做噩梦,我现在白天都做噩梦。如果将士们要逃亡,我们只能跟他们一起走!”裴虔通、元礼连忙答曰:”是啊,只有这么办了。”接着他们又联络了内史舍人元敏等人,结为拜把兄弟,共商反叛之事。后经别人引荐,宇文智及也被拉拢入伙。司马德戡建议马上举兵造反,抢劫禁卫军军马和城中居民的财物以备作战的需要。

隋炀帝下扬州,李密的瓦岗军占据洛口,把皇帝回家的路给切断了。隋炀帝非常害怕,躲在江都(今江苏扬州)不敢回京城,而随从禁卫军中大多数是关中人,时间长了就非常想家,军心浮动,这些客居他乡的士兵看见隋炀帝一点回长安的意思都没有,就准备暗中造反。

宇文智及说:”如今老天要灭隋,普天之下英雄并起,造反起义的有几万人,应当趁机举大旗、谋大事,创立帝王大业。”大家听后,一致认为很有道理,并提议请宇文化及为主帅起兵。宇文化及刚一听到此事,脸色大变,冷汗直冒,过了好久才恢复常态,表示同意。大业十四年三月初一,司马德戡打算把造反的事情宣告出去,又怕人心不齐,于是想了个办法蛊惑将士们,他对医正张恺说:”你是良医,很有威望,由你出面,大家一定会深信不疑。你可以对将士们说,谁若逃跑,陛下会准备毒酒,设宴毒死他们。”张恺依计行事,将士们反叛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当时,统领禁卫军是大将司马德戡,他和武贲郎将元礼与直阁裴虔通三人一起商量着回家的事。实际上是司马德戡听到了另外两人的对话,知道士兵大量逃亡。但是又不敢告诉隋炀帝,隋炀帝最忌讳这种事情。这些一家老小都在关中的军人,现在都面临着进退两难的选择。

司马德戡于三月十日将旧部召集到一块儿,把准备造反的事情和盘托出。大家都说:”我们都听将军您的,您就下令吧!”当夜,负责关闭城门的奉义和裴虔通悄悄下令,各城门都不要下锁。三更时分,司马德戡在东城集结数万军队,举着火把和城外叛军遥相呼应。隋炀帝杨广听到外面有响动,便问道:”外面怎么回事?”裴虔通骗他说:”陛下,是草坊被烧,将士们正在救火,所以嘈杂喧闹。”炀帝信以为真。到了五更的时候,司马德戡将皇城各门换上自己的卫兵,裴虔通打开城门,亲率几百骑兵,杀死了将军独孤盛。在武贲郎将元礼的带领下进入内宫,此刻,守卫内宫的士兵早已没了踪影。裴虔通指挥骑兵驰入永巷,大声问道:”陛下在哪里?”

既然把士兵逃亡的消息告诉杨广也活不了,逃跑也是死,那就干脆造反吧。于是司马德戡、裴虔通、元礼三人开始密谋造反,为了保证造反成功,他们把宇文化及的弟弟宇文智及也给拉入了伙,这帮人在杨广的眼皮子地下大肆抢劫禁卫军军马和城中居民的财物以备作战的需要。

一名吓得面如死灰的美女哆哆嗦嗦地指着西阁说:”在那儿。”裴虔通快马加鞭强行闯入西阁,已明真相的炀帝指着裴虔通大声呵斥:”你这个家伙,我对你不薄呀,你为什么要造反?”裴虔通答道:”我也是没办法,关中的将士都想家了,所以用这个办法请陛下回京罢了。”炀帝听后只好说:”那好,我和你一起回去。”裴虔通于是派兵看守炀帝。天亮之后,孟秉派精骑迎来宇文化及。宇文化及还不知道事情进展如何,胆战心惊说不出一句话,凡有人来拜谒他时,他都低着头双手按着马鞍回答道:”罪过。”此时,宇文士及住在公主府,还不知所发生的变故。宇文智及派家僮桃树去刺杀他,桃树有些不忍,把他绑到智及面前,智及犹豫再三,终念手足之情把他放了。宇文化及到了城门口,司马德戡上前迎拜,把他引入朝堂,拜为丞相。随后命人将炀帝带出江都门示众,杀掉,朝中的外戚和忠隋的大臣几十人无论长少一同被杀,只留下秦孝王的儿子

造反的几位经过一番冲动,冷静下来后都知道自己的脑子不够用,像司马德戡,元礼当将军打仗还行,当统帅实在是差点,裴虔通是文官,军中资历不够,至于宇文智及,平时除了欺男霸女外什么也不会。他们只好求助于另外一位,就是宇文化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