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所看到的前八十回红楼之中,刘姥姥去过荣国府两次,开篇的第六回,刘姥姥就进了荣国府,由此开始了她与巧姐之间的缘分。

巧姐,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荣国府王熙凤与贾琏之女。巧姐由于年纪幼小,性格尚未形成,在书中处于陪衬地位。她生日七月初七,刘姥姥给她取名巧姐。在高鹗整理的《红楼梦》后四十回贾府破败后,她险些被王仁、贾环、贾蔷、贾芸等人卖给一个外藩王爷,幸而刘姥姥、平儿、王夫人合力将她救出,最后由贾琏作主嫁到姓周的富农家,丰衣足食。但根据书中判词及伏笔,狠舅奸兄应是王仁和贾蓉,婚配则是刘姥姥的外孙王板儿。

 今天给大家说说巧姐简介和巧姐的故事,巧姐是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为金陵十二钗之一,荣国府王熙凤与贾琏之女。

甲戌本第六回有脂砚斋回前批语云:此回借刘妪,却是写阿凤正传,并非泛文。且伏二进、三进及巧姐之归着。

在金陵十二钗正册女儿中,巧姐与秦可卿同辈,而年龄最小。她娇贵多病,第21回染了痘疹,第42回撞了花神,第84回惊风。清虚观打醮,凤姐催着张道士换巧姐的寄名符。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临走之前受凤姐所托给大姐儿取名字,刘姥姥听说巧姐生日农历七月初七,是乞巧节,便给她起名巧姐,这叫作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日后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从这巧字上来。

图片 1

这段脂批伏了很多线索,即刘姥姥后文将二进、三进荣国府,且与巧姐的归宿有密切关联。然前八十回中,我们只能看到刘姥姥两次进荣国府,均未提及巧姐归着,很明显,后文刘姥姥会三进荣国府。好端端的,巧姐归着为何会跟一个乡村老妪扯上关系呢?实则刘姥姥三进荣国府时贾府已败落。

巧姐的遭遇更多照见了其他人的人性。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特写凤姐对贾蓉有恩,贾蔷下姑苏采买女伶、贾芸进大观园种树也多亏凤姐、贾琏提携,王仁更是从凤姐这里捞到不少好处,可后来反倒是这几个亲舅兄谋害巧姐,让人感叹世态炎凉、人情势利。日久见人心,真心知恩图报的却是同姓连宗、偶受小惠的外四路来的贫苦乡下人刘姥姥和王板儿。而平儿能顺利护送巧姐出家门,也得益于她平时待人宽厚,替凤姐行善积德。

巧姐由于年纪幼小,性格尚未形成,在书中处于陪衬地位。她生日七月初七,刘姥姥给她取名”巧姐”。在高鹗整理的《红楼梦》后四十回贾府破败后,她险些被王仁、贾环、贾蔷、贾芸等人卖给一个外藩王爷,幸而刘姥姥、平儿、王夫人合力将她救出,最后由贾琏作主嫁到姓周的富农家,丰衣足食。但根据书中判词及伏笔,”狠舅奸兄”应是王仁和贾环,婚配则是刘姥姥的外孙王板儿。

我们从巧姐判词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中可知,刘姥姥是在贾府落败后收留了巧姐,而这次她与巧姐的缘分即发生在三进荣国府时,可惜后三十回无缘得见,我们今天来分析前八十回中,刘姥姥两次进荣国府与巧姐的三次缘分。

贾巧姐的判词:

在金陵十二钗正册女儿中,巧姐与秦可卿同辈,而年龄最小。她娇贵多病,第21回染了痘疹,第42回撞了花神,第84回惊风。清虚观打醮,凤姐催着张道士换巧姐的寄名符。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临走之前受凤姐所托给大姐儿取名字,刘姥姥听说巧姐生日农历七月初七,是乞巧节,便给她起名巧姐,”这叫作’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日后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从这’巧’字上来”。

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描写了一个细节,周瑞家的带刘姥姥去见王熙凤之前,先见了王熙凤的丫鬟平儿,原文是这样描述的:于是来至东边这间屋内,乃是贾琏的女儿大姐儿睡觉之所。

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

前八十回巧姐戏份较重的一次出场仅出现在刘姥姥游大观园的文中:”那大姐儿因抱着一个大柚子玩的,忽见板儿抱着一个佛手,便也要佛手。丫鬟哄他取去,大姐儿等不得,便哭了。众人忙把柚子与了板儿,将板儿的佛手哄过来与他才罢。那板儿因顽了半日佛手,此刻又两手抓着些果子吃,又忽见这柚子又香又圆,更觉好顽,且当球踢着玩去,也就不要佛手了。”这个细节仍然只是陪衬,表现她娇生惯养,并暗示她与板儿的姻缘。

这是刘姥姥进入王熙凤家后最先去的一间屋子,平儿在这间屋子里,而巧的是,这间屋子恰是王熙凤之女大姐儿睡觉的地方,此时的巧姐儿还叫大姐儿。这是刘姥姥与大姐儿的第一次缘分。蒙府本脂砚斋侧批有语云:不知不觉,先到大姐寝室,岂非有缘。这一次的缘分是蜻蜓点水式的,没有过多描述,而这正是曹公笔法,轻轻一提,总为后文伏笔。

这一首是说贾巧姐的。

宝玉称巧姐为妞妞,又说:”我瞧大妞妞这个小模样儿……””大妞妞”是否因为根据一个较早的脂本续书,巧姐是凤姐长女?说见赵冈”红楼梦考证拾遗”第136页。巧姐、大姐儿姊妹俩后并为一人,故高鹗将后40回大姐儿悉改巧姐,以致巧姐忽大忽小。

刘姥姥与巧姐的第二次缘分要等到几年以后的二进荣国府,此时的大姐儿和刘姥姥外孙板儿都长大了几岁,这一次通过板儿和大姐儿交换一样东西,再次点名了刘姥姥与巧姐之缘分。

1.势败二句曹雪芹佚稿中贾府后来是一败涂地、子孙流散的,所以说势败、家亡。那时,任你出身显贵也无济于事,骨肉亲人也翻脸不认。当是指被她的狠舅奸兄卖于烟花巷。脂批说:非经历者,此二句则云纸上谈兵,过来人那得不哭!揭示出这一情节与作者、批者的生活经历的关系。

第80回巧姐患惊风症,旧本也作巧姐,而且有无数”巧姐”,绝非笔误。第101回夜啼,被李妈拧了一把,各本均作”大姐儿”,是屡经校改的唯一漏网之鱼。抄本第101回不是旧本,但是旧本想必总也是”大姐儿”,否则程本的”大姐儿”从何而来?被拧大哭,凤姐先发脾气,然后慨叹:”明儿我要是死了,撂下这小孽障,还不知怎么样呢!……你们知好歹,只疼我那孩子就是了。”只有一个孩子,而前文作大姐儿,是另有一个长女巧姐。一页之中自相矛盾。

原文第四十一回有这样的文字:忽见奶子抱了大姐儿来,大家哄他顽了一回。那大姐儿因抱着一个大柚子顽的,忽见板儿抱着一个佛手,便也要佛手。这段话后面,庚辰本有一条脂批:小儿常情,遂成千里伏线。这话什么意思呢?就是两个孩子不经意间的一个行为,但却决定了之后的人生命运。

2.偶因二句刘氏,程高本作村妇,当是嫌原句太直露而改的。刘姥姥进荣国府告艰难,王熙凤给了她二十两银子。后来贾家败落,巧姐遭难,幸亏有刘姥姥相救,所以说她是巧姐的恩人。脂批说刘姥姥有忍耻之心,故后有招大姐事,又说巧姐与板儿有缘,当是指他们后来结成夫妻,过着自食其力的劳动生活。续本则写巧姐嫁给了一个家财巨万,良田千顷的姓周的大地主家做媳妇,把荒村野店写成了地主庄院,与作者在画中所预示之意相悖。偶,贾府本不存心济贫,凤姐更惯于搜刮聚敛,对刘姥姥不过是偶施小恩小惠而已。巧,语意双关,是凑巧,同时也指巧姐。

第八十回假定原是大姐儿患惊风,早期脂本流行不广,抄手过录时根据后期脂本代改为巧姐。第一〇一回不是旧本,当然不是同一抄手;只有一个”大姐儿”字样,全抄本未代改,程甲、程乙本两次校阅,也没注意,仍作大姐儿。下文”撂下这小孽障”,仅提次女,因为太小,更不放心,但是”你们知好歹,只疼我那孩子就是了”,一定是”只疼我那两个孩子”,被程本或原抄手删去”两个”二字。在同一段内忽而,忽而警觉,却很少可能性。一定是本来没有”两个”二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