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中一开篇就说了四个字,为全书定了调子,即大旨谈情,对这句话,可能更多人的理解都是男女之情,但通篇红楼读下来,我们发现除了男女之情,曹公笔下也写了另一种情,即男男之情,但并没有像男女之情那样写的很直白,还是很委婉,通过一些特定的动作神情或词汇来表示。

www.15.net 1

初读红楼的时候,年纪还很小,不谙世事,那时被一个词给迷惑住了,那就是贴烧饼,估计有不少人在读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也有些不解,但读到此处时,联系上下文,也基本可以猜得出什么意思。今天我们从这三个字来看一下贾府之中有多少男性专好此风。

目录

贴烧饼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应该是在原文第九回,宝玉秦钟大闹学堂一回。这一回众人大闹学堂,皆因一件事情引起,这件事就是秦钟和香怜私下亲昵,正好被金荣发现了,金荣笑道:贴的好烧饼,你们都不买一个么?


金荣这话在特定的语境中一语双关,别有深意。关于秦钟和香怜二人到底干了什么,曹公没有现场文字描写,但金荣的转述中有这样的文字,金荣只一口咬定说:方才明明的他两个亲嘴摸屁股

第九回 ,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这个描述再明显不过了,即便金荣为了报复有夸张的成分,但也基本坐实了一件事,那就是秦钟和香怜之间的所谓贴烧饼一定不是简单的亲昵行为了。到底何为贴烧饼呢?说白了,就是指男人之间发生性关系。这样想来,联系金荣说的话,贴烧饼三字的确很形象。

在这一回里,主要的故事情节,就是宝玉的小厮茗烟大闹学堂。这个看似无关紧要的插曲,却让作者写得像一场戏一样,剧情越是紧张处,却紧敲慢唱,兀自细细道来。

关于这三个字,原文第六十五回再次出现。贾珍偷偷去找尤三姐,带了两个心腹小厮,有个叫喜儿的喝了几杯酒,就直挺挺地仰卧在炕上。另外两个小厮隆儿和寿儿便推他说:好兄弟,起来好生睡,只顾你一个人,我们就苦了。

把这一场风波后面的千头万绪,勾连纠缠,给读者理得清楚,讲得明白。

从这个小厮口中,我们可以想象,男男之间的这种贴烧饼不仅在主子们之间流行,在下人之间一样流行,可谓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小厮,从贾府层面来看,也就不难理解柳湘莲说的宁府为什么除了门口的两头石狮子,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了,因为这些主子下人男女通吃。

像耐心地剥一颗洋葱,一层一层,有条不紊。

在今天来说,这种男男之间的关系我们称为同志或网络流行的基友但又不尽相同。那么,贾府之中有多少人喜欢贴烧饼呢?我们不妨来大致算一下。

在故事结束,读者也看明白了,贾府原来已经腐烂到骨子里了。

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原来二马同槽,不能相容,互相蹶踢起来。隆

作者之意,似乎不在闹学的风波上,更在隐藏在风波背后的隐私。

儿等慌的忙放下酒杯,出来喝马,好容易喝住,另拴好了,方进来。鲍二家的笑说:你三人就在这里罢,茶也现成了,我可去了。说着,带门出去。这里喜儿喝了几杯,已是楞子眼了。隆儿寿儿关了门,回头见喜儿直挺挺的仰卧炕上,二人便推他说:好兄弟,起来好生睡,只顾你一个人,我们就苦了。那喜儿便说道:咱们今儿可要公公道道的贴一炉子烧饼隆儿寿儿见他醉了,也不必多说,只得吹了灯,将就睡下。

一,风波的起因

此回一开始,宝玉便忙着要与秦钟一起去上学。当然,他的忙是习惯性的无事忙。临走前,还惦记着和黛玉一起作胭脂膏子呢!

只是一但有了秦钟,那些姐姐妹妹们,便一概扔在脑后顾不上了。

这秦钟与宝玉,究竟是什么关系?以至于如此急慌。不由人不产生疑惑。

不管读者如何猜度,宝玉可是本书的男一号,作者是不会对他用贬义的词的。即使是不光彩的事,也要用含蓄委婉的笔法。

此回即是如此,作者绕着弯子,说明了宝玉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就在宝玉与秦钟入学不久,已经在学堂里流出了绯闻。

文中说:

“二人又这般亲厚,也怨不得那起同窗人起了嫌疑之念,背地里你言我语,诟谇谣诼,布满书房内外。”

再说薛蟠,薛蟠从一出场,就是以负面人物形象出场的。作者对他,倒是有什么说什么,从不包庇。

“薛蟠自来王夫人处住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说来上学。”

瞧瞧,这就是差别对待了。宝玉来读书的目的,与薛蟠一样,却被说得那么委婉。

但是很快,事实证明了宝玉与薛蟠是同样的人。很快,与薛蟠的两个朋友香怜,玉爱,勾搭上了。所谓同声相应,即是也。

文中表:

“每日一入学中,四处各坐,却八目勾留,或设言托意,或咏桑寓柳,遥以心照,却外面自为避人眼目。”

有道是物以类聚,再别说宝玉有多高洁的话了。看这描写,真的不堪入目,还怎怪别人说闲话?

作者在这一层,剥掉宝玉纯情的外衣。不知道贾政得知,会有何感想?

贴烧饼,此语指两男性交,明清之际即有,是俗口。《红楼梦》上常有此语

二,微波泛起

这日,刚好老师贾代儒不在,呆霸王薛蟠也不在。只有缺少威望的贾瑞,在照看大家的秩序。

趁此良机,秦钟和香怜便私下出去说话,恰巧被同学金荣发现了。

这金荣,也不是省油的灯,曾经和薛蟠是好友。因为香怜玉爱的出现,受到薛蟠冷落。心里想必早存芥蒂,此时,被他发现两个人有私,必不肯轻易放过。

于是,一场同学之间的小风波产生了。争执无果,秦钟与香怜便去助教贾瑞处告状。

这里,作者又慢慢掀开一层。原来,贾瑞更是个没行止的。也曾经是薛蟠的旧好,他心里与金荣一样,也吃着香怜玉爱的醋呢!

现在权利在手,不用白不用。哪里还想起自己的责任是干什么的?只是,秦钟与宝玉交好,不好意思发落,你个香怜没什么动不得的。

文中说:

“虽不敢呵叱秦钟,却拿着香怜作法,反说他多事,着实抢白了几句。”

此时,矛盾的幼芽,在空气中迅速的生长着。酝酿着更大的爆发。

纵观学堂的各层结构,连助教贾瑞都是那么龌龊的货色,这样的地方,能教出什么样的人才?能不闹出乱子?

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纵然贾政再想让他们的子侄出人头地,怕也是痴心妄想。

在这里,作者不急不慢,往细了说去。读者心里也逐渐明白了恩怨的来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