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托梦王熙凤交代后事是红迷都熟悉的红楼情节,发生在原文第十三回里,此时的贾府繁华正盛,王熙凤大权在握,正是得宠之时。

问题:红楼梦中贾元春为何会突然封为贵妃,又突然死亡?

问题:贾元春从女史晋升为贵妃,她是否得到了皇帝的宠爱?

秦可卿之所以托梦王熙凤,我在之前的文章里有专门分析过,这跟她的身份有关,她是太虚幻境警幻仙子之妹,她要王熙凤早作退步抽身的打算,为贾府子孙后代留一些基业,不至于最后家亡人散各奔腾。

回答:

回答:

然而此时的王熙凤正是春风得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更何况只是一场梦。秦可卿在梦中给她的一些建议和警告,她不仅没有听进去,反而关注的是如何让贾府永保无虞,秦可卿口中所说的天大的喜事又是什么喜事。我们知道,喜事自然是之后的贾元春才选凤藻宫,加封贤德妃一事,而这也是贾府最后的一次繁华。

《红楼梦》不是“宫斗剧”,但《红楼梦》中的贾元春的确是宫中之人。贾元春加封贤德妃,就是她的宫斗生涯的正式开场。

贾元春封妃,不过是皇帝别有用心罢了,实际上这个姑娘很可怜,跟本不得皇上的真心。

王熙凤跟秦可卿娘儿俩关系匪浅,但秦可卿梦中对她的嘱托她并没有放在心上。王熙凤醒来听到东府蓉大奶奶没了。的消息后,是这么表现的,凤姐听闻,吓了一身冷汗,出了一会神,只得忙忙的穿衣往王夫人处来。

贾元春的亲舅舅王子腾,在《红楼梦》中是个从没有正式露面的角色,可他却是整部《红楼梦》中重中之重的人物,王子腾政治生涯的沉与浮,直接影响着贾王薛史四大家族的兴衰荣辱、生死存亡。
www.15.net 1贾元春的封妃并非突然,元妃入宫多年后,晋升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很显然,元春之前是女官,本次提拔为皇宫顶级女官(宫内女尚书),再加封为贤德妃。这样的晋封本身就说明贾元春本人不仅有美貌,并且更加有才华才干。

元春封妃时,起码也有20了,从清朝入宫年龄13-17来看,元春大约在宫里待了好几年才被皇上发现,加以封妃,而且“才选”,说明元妃并没有让皇上见之忘俗的容貌。而元春之前不过是个宫里的女官,连个小主都算不上,默默无闻几年突然被加封妃品等级,坐火箭一样上升速度,有违常理。事出异常必有妖!

王熙凤为什么会吓出一身冷汗呢?因为她的这次梦照进了现实,一梦醒来听闻秦可卿已去,细思秦可卿梦中之语,怎能不害怕?所以她出了一会神,她在出神的时候都想了些什么呢?会想到听从秦可卿的建议做退步抽身的打算吗?

贾元春的亲舅舅王子腾则是四大家族中政治地位最高的实权派人物,早在薛家举家进京都的路途上,就听闻王子腾升了九省统制,将奉旨出京查边,于是薛家才临时改投了贾府。

其次,如果元妃正当盛宠,忠顺王也会对贾府客气几分。蒋玉菡一个小戏子,论理,跑了就跑了,可是忠顺王却因此加难于贾府,若说他与北静王之争大可不必将战火延到贾府,只能说因为贾府他根本不放在眼里。而且其手下对贾政的态度实在傲慢无礼。试想元妃得宠,一个太监还敢如此对待国丈?

很显然,从后文看来并没有,且之后不久元春封妃,也并没有王熙凤的心理活动的描写,以王熙凤之聪明,在得知元春封妃后,她怎么可能会不想到秦可卿梦中所说的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呢?王熙凤的表现是在贾琏从扬州回来后,见面便笑道:国舅老爷大喜!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由语气可知其得意骄纵之情,这是一边在向多日不见的丈夫报喜,一边又带着娇音似的撒娇。

之后王子腾再升九省检点,然后是九省总督,最后升任内阁大学士。可以说王子腾是平步青云,显耀至极。
www.15.net 2贾王薛史四大家族同气连枝,而王子腾则是四大家族的代言人。王子腾这个人物那么厉害,皇上加封王子腾这样的权臣亲侄女儿贾元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www.15.net 3

此时的王熙凤,早已将秦可卿梦中之托忘得一干二净,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从来都不会把梦境里的事情当成真实的,更不会把梦里的事与现实做对照。然而,曹公的聪明之处在于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越是梦,越是真,越是真,越是梦,虚虚实实,总不明写,这也是红楼梦高明处。

因此贾元春晋升凤澡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就是在“意料之外、情意之中”,并非突然。
www.15.net 4
然而“元妃省亲”几乎耗尽了贾府最后的财政基础,却并没有给贾府的“爷们儿”带来任何真正的政治实惠,贾府并没有人得到更高的提拔升迁。

还有,记得那个天天到贾府敲竹杠的夏守忠吗?每次过贾府都要带走几百两上千两白银,美名其曰:借,可惜从来有借无还,贾链夫妇叫苦不迭还得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如果元妃得宠,一个太监敢如此胆大妄为敲国舅竹杠?而元妃知道家里被太监欺诈却无能为力,是不是也是说不上话的原因?若说元妃不知此事,身处皇宫,耳目全无,更无异于坐以待毙。

王熙凤的这次梦之后,贾府盛极一时,圣眷正隆,任何人也不可能想到败局会如此之快地到来,且再次通过王熙凤的一次梦做了事先的预兆。

并且在“元妃省亲”的当年端午节前后,贾府连续出了两次严重“安全事故”。

可是,即便皇上不爱她,还是把她封妃了,元春并非愚人,大多能猜出皇帝发几分算计,所以在众人欢庆不已,花团锦簇,烈火烹油之时,非常扫兴的再三流泪,又是怪皇宫是“见不得人的去处”,又是叮嘱贾政人等:“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过费了”。

原文第七十二回里,贾府日常开销已捉襟见肘,经常当东西换银子使,且此时宫里的几个太监变着法儿来贾府要银子花,单从这些太监赖着贾府要银子的傲慢态度,已然透露了一个事实,即此时的元妃已经失宠,贾府也已经失势,到了各人自扫门前雪的时候。

元宵节“元妃省亲”后不到两个月,三月初宝黛“共读西厢”初定情后,凤姐和宝玉立刻就双双被魔魇生命垂危,幸有癞头和尚跛足道人来到贾府持颂“通灵宝玉”显灵救了凤姐宝玉的性命。
www.15.net 5四月二十七、元妃赐下独宝玉宝钗相同的端午节礼,并命贾府族长贾珍率贾府男丁从五月初一至初三在清虚观打三天平安醮。

www.15.net 6

这时候王熙凤做了一个梦,这个梦是这样的:昨晚上忽然做了一个梦,说来也可笑,梦见一个人,虽然面善,却又不知名姓,找我。问他作什么,他说娘娘打发他来要一百匹锦。我问他是哪一位娘娘,他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我就不肯给他,他就上来夺。正夺着,就醒了。

端午节后第一天,五月初七政治实权派忠顺王爷府上门向贾政讨要忠顺王爷家养的男宠戏子琪官,贾政盛怒之下痛打儿子贾宝玉。
www.15.net 7
之后贾府败政上更是每况愈下,“出多入少、后手不接”。

元春在省亲时提及“今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终无意趣”。此时刚加封妃子,正应志得意满,如果与皇帝稍微恩爱点,大抵不会这般垂头丧气,归心似箭般。而贾政的回复更有意味:

王熙凤说完这个梦之后,现实中就应了,即夏太监打发小太监来要银子了,王熙凤最终拿自己的金项圈当了四百两银子支使过去了。后文贾琏知道后又说了周太监也打发人来要银子的事。由此可知,此时的元妃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宫里面老太妃薨了,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诰命夫人们要前去吊唁,大观园梨香院为“元妃省亲”而从江南釆买回来的私家戏班解散了。从此时起,元妃在宫中的情况显然也并不好了。

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愤懑金怀,更祈自加真爱,唯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侍上,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

关于王熙凤的这个梦,庚辰本有几句脂批:妙!实家常触景间梦,必有之理,却是江淹才尽之兆也,可伤。什么是江淹才尽?即此时的贾府大厦将倾!王熙凤的一个梦,通过争夺锦匹暗示元春在宫中的艰难处境,而其处境又直接关系到贾府之处境。

《红楼梦》第七十二回、凤姐做了奇怪的梦,宫里的太监们接二连三的到贾府来敲诈钱财。

这对话很有意思,元春在说:“我想回家,家里好”,贾政回:“闺女啊你可别再抱怨了,家里都靠你了,你就好好在宫里待着讨讨皇上的欢心,就是最大的孝顺啦,想那么多又不能吃”……元春只能含泪告别。

很明显,王熙凤此梦为凶兆,但王熙凤什么反应呢,她是觉得可笑,可见,此时的王熙凤早已财迷心窍,机关算尽。这一场梦,元妃败局已定,贾府败局已定!

原文:凤姐道“………昨儿晚上忽然作了一个梦。说来也可笑,梦见一个人虽然面善,却不知名姓,找我说娘娘打发他来要一百匹锦。我问他是那一位娘娘,他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我就不肯给他,他就来夺。正夺着,就醒了。”旺儿家的笑道:“就是奶奶日间操心惦记,常应候宫里的事。”一语未了,人回:“夏太府打发了一个小内监来说话。”贾琏听了,忙皱眉道:“又是什么话?一年他们也搬够了。”凤姐道:“你藏起来,等我见他。若是小事罢了,若是大事,我自有话回他。”贾琏便躲入内套间去。

www.15.net 8

王熙凤第一个梦时,原文第十三回,此时元春还未封妃;王熙凤第二个梦时,原文第七十二回,此时元春处境艰难,中间六十回,前后不过三五年光景,贾府这座大厦这只百足之虫已于无形之中倾倒且僵硬了。可悲!可叹!

果然这夏太监的人,上回“借”了贾府一千二百两银子没还,却又来“借”二百两。

这时候就有人要问了,既然元春不受宠,皇上为何还让她大排场省亲呢?答案是:

红楼梦王熙凤结局:

原文:这里贾琏出来笑道:“这一起外崇何日是了!”凤姐笑道:“刚说着,就来了一股子。”贾琏道:“昨儿周太监来,张口一千两。我略应慢了些,他就不自在。将来得罪人的地方儿多着呢。”
www.15.net 9大观园里莺莺燕燕、歌舞升平,可是曹翁并没有忘记发出“危险的信号”,贾元春的宫中生活显然并不平静。

首先,让妃子们回去省亲,是皇上他老爹老妈下的旨意:

《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是曹雪芹写的,前边说王熙凤一从二令三人木,人木即休字,暗示王熙凤最后的结局是被休掉,开除妻籍,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写的,后边没有这样反映出来而是病死了.84年电视版的《红楼梦》里王熙凤是病死的.

元春的判词: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因此二位老圣人又下旨意,说椒房眷属入宫,未免国体仪制,母女尚不能惬怀。竟大开方便之恩,特降喻诸椒房贵戚,除二六日入宫之恩外,凡有重宇别院之家,可以驻毕关防之处,不妨启请内廷銮與入其私第,庶可略尽私情,天伦中之至性。

贾元春的“春天”的确并不长久,元妃死于政治争斗是肯定的。元春死得突然,可是事先也未必没有任何征兆。

所以,能省亲的除了元妃外,听贾链和王熙凤谈话可知还有一个周贵妃家在盖省亲别院。而皇上当了皇帝还得受太上皇的旨意,这种局势很是不妙,历史上太上皇就是一种尴尬的存在,皇上会因要完全宣誓主权将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会不会殃及元妃所代表的势力,都很难说。

至于具体的细节,《红楼梦》是一本有意回避政治斗争的书。连端午节后贾宝玉挨打都要在前面先加入一个庶子贾环的“诬陷”,“调戏母婢、强奸未遂”。金钏儿一个服侍了王夫人十年的贴身大丫头“家生子”,投井自杀当天王夫人自己马上就用五十两银子和宝钗的两件新衣服做装殓,立刻摆平了死者家属白金钏的娘。

www.15.net 10

贾府一个“家生子”贴身大丫头奴仆白金钏的性命才值五十两银子,贾政是为庶子贾环“诬陷”他哥哥贾宝玉,贾政就要将唯一嫡子贾宝玉“调戏母婢、强奸未遂”亲自出手“杖毙”“勒死”。贾政并口口声声说不“勒死”贾宝玉,他将来就会“杀父弑君”。

还有一个,很多人会问,元春的判词提到石榴,古人多以石榴暗示多子,说明元春怀孕了,怎么会不受宠呢?

也许你信了,反正我是不信的。

其实,我们看过的各种后宫剧可以告诉我们,皇帝让人怀孕有很多情况,比如喝醉了,发春了,被洗脑了,情难自禁了……像明孝宗他爹就是某天无聊在后宫闲逛时看到明孝宗他妈纪氏,一时兴奋便那啥了,后来才有的他。

以贾母几十年“从重孙子媳妇儿,做到有了重孙子媳妇儿。”的仕宦小姐、官家当家媳妇儿的风雨人生所培养出的高度政治敏感性。在薛家人还在为是不是薛蟠因为吃醋告发了“琪官之事”而争吵的第二天,也就是贾宝玉被贾政暴打后的第一天(五月初七),贾母就拿出了与七天之前(五月初一)清虚观打醮迥然不同的态度。在怡红院里当着邢夫人、王夫人、凤姐、宝玉、宝钗的面,向薛姨妈公开示好说“从我们家的四个女孩儿算起,都不如宝丫头。”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当然,元春也没能坚持到能生子,因为在怀孕的时候便被迫自尽了,所以梦里相告爹娘:“需要退步抽身早……”

为什么?当然是出于贾母数十年来的豪门当家媳妇历炼培养出来的“高度政治敏感性”。

回答:

当读者们还在争论,贾母的话是不是在讽刺薛宝钗比不上贾府的大孙女宫里的元妃贾元春时,贾母的内心却在感受着政府风云~山雨欲来风满楼,也盘算起到是否真的需要和薛家“抱团取暖”了。

www.15.net,贾元春还是受宠过一段时间的。

回答:

www.15.net 11

(喜欢点击右侧关注)

《红楼梦》文中有许多暗示:

贾元春封贵妃为贾家覆灭拉响了警报,死亡也替贾家拉响了丧钟!

我认为贾元春进宫是贾家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www.15.net 12

一、封号——才扬凤藻宫,加封贤德妃

一,贾元春封贵妃很蹊跷。

元春晋升贤德妃是没有的封号。要么德妃,要么贤妃,贤德妃就感觉很讽刺。“后边还是夏太监出来道喜,说咱们家大小姐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

这里的元春封妃,竟然是从一个奴才口中说出。这表明元春封妃太不正式是有问题的。而前脚秦可卿刚死,后脚元春就封妃。某些红学家考证是元春向皇帝告密秦可卿,我觉得很扯。无论怎么样,假如秦可卿有问题。贾家都脱不了干系,元春怎么敢冒险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伴君如伴虎,稍有一点差池就万劫不复。

元春晋封在秦可卿的葬礼后。联系到秦可卿葬礼的浩大,用的棺木规格又超格了。很明显,皇帝不可能不知道。我认为元春晋升不但不是好事。很可能是皇帝要对贾家等老牌势力的欲擒故纵。
www.15.net 13

《红楼梦》第十六回写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