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古典名著《红楼梦》中宁国府贾蓉的妻子,也就是贾珍的的儿媳妇,金陵十二钗之一。她是营缮司郎中秦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女儿,小名可儿,大名兼美。她长得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又温柔和平,深得贾母等人的欢心。她年轻早亡却让人臆想纷纷。

  文/夕四少

问:《红楼梦》贾珍和秦可卿的事情是怎样暴露的?

关于秦可卿死亡真相是红楼一大谜,不少专家根据脂批和曹公笔下隐约透露的信息,整合出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一节,今天我来试着解读秦可卿死亡真相一事。

  关于秦可卿死亡真相是红楼一大谜,不少专家根据脂批和曹公笔下隐约透露的信息,整合出“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一节,今天我来试着解读秦可卿死亡真相一事。

图片 1

在《红楼梦》第五回中,警幻仙姑介绍说,秦可卿原是警幻之妹,并许配给宝玉。她妩媚有似宝钗,袅娜如黛玉。秦可卿虽在《红楼梦》中是一位转瞬即逝的少妇,也是一位最短命的金钗,作者描写她的豪门生活时也用的是曲笔,以致人们对她的品行留下许多疑点。但是,她仍然拥有与其他金钗不同的明显特色。而在关于秦可卿的判词上,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尽。其判词云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看过《红楼梦》的人知道,与秦可卿淫乱的男主角非其公公贾珍莫属。那么,作为儿媳妇的秦可卿与其公公贾珍的乱伦是被逼无奈的屈从,还是有不为人知的真情呢?这还要从贾珍和秦可卿之间的特殊关系说起。

  第一次引起我怀疑的是几句话,这几句话出自宁府一个三代奴仆之口,此人名叫焦大,当年跟贾府太爷出生入死过。因为被派去送秦钟,惹恼了他,就仗着以前救过主子的命,借着酒意就骂开了。

小说《红楼梦》有相当多的“疑案”,秦可卿和她公公贾珍之间“偷情”的传说就是其中之一。

第一次引起我怀疑的是几句话,这几句话出自宁府一个三代奴仆的下人之口,此人名叫焦大,当年跟贾府太爷出生入死过。因为被派去送秦钟,惹恼了他,就仗着以前救过主子的命,就骂开了。

图片 2

贾珍是贾家宁国府的实际掌门人,世袭爵位,秦可卿是贾珍的儿媳妇。

焦大亦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偷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焦大亦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偷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关于秦可卿和贾珍的关系,尤其是“特殊关系”,在小说中几乎没有任何正面的描写,旁敲侧击的揭露倒是有一点,但是也并不多,仅仅限于“猜想”。

请注意,焦大说这几句话之前的一句话焦大亦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也就是说,后面焦大的几句骂,都跟贾珍有关。后文宝玉问凤姐姐姐,你听他爬灰的爬灰,什么是爬灰?我们知道,所谓爬灰,是专指公公与儿媳发生性关系。

请注意,焦大说这几句话之前的一句话“焦大亦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也就是说,后面焦大的几句骂,都跟贾珍有关。后文宝玉问凤姐“姐姐,你听他爬灰的爬灰,什么是爬灰?”我们知道,所谓爬灰,是专指公公与儿媳发生性关系。

据说正式出版的《红楼梦》当中第十三章“秦可卿死封龙禁尉”原来的回目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但也只是有这个“回目”,具体怎么个淫丧法,和谁淫?都是无从考据。

蒙府本戚序本脂砚斋回后批有这么一句:焦大之醉,伏可卿之病至死。也就是说焦大骂贾珍,但伏了可卿之死,已经很明显了,即贾珍跟儿媳秦可卿之间有不非同寻常的关系,但可卿死前,有关贾珍和儿媳之间的文字原文并没有。

蒙府本戚序本脂砚斋回后批有这么一句:“焦大之醉,伏可卿之病至死。”也就是说焦大骂贾珍,但伏了可卿之死,这里就已经有了征兆了,即贾珍跟儿媳秦可卿之间有不非同寻常的关系,但可卿死前,有关贾珍和儿媳之间的文字原文并没有。

贾珍和秦可卿之间的关系遭到严重怀疑,按照蛛丝马迹和联想两个方向可以找出那么星星点点。

让我二度怀疑的是秦可卿死封龙禁尉一回的相关脂批,第十三回,戚序本脂批是一首回前诗:生死穷通何处真,英明难遏是精神。微密久藏偏自露,幻中梦里语惊人。

让我二度怀疑的是秦可卿死封龙禁尉一回的相关脂批,第十三回,戚序本脂批是一首回前诗:生死穷通何处真,英明难遏是精神。微密久藏偏自露,幻中梦里语惊人。

最典型的蛛丝马迹,也是被当做证据频率最高的蛛丝马迹,就是宁国府的马夫焦大喝醉了酒因为不满意给他派的差事,仗着自己曾经跟随老主子打过仗,在死人堆里救过老主子而破口大骂,骂的兴起就把宁国府上上下下的主子奴才都给骂了个遍。

这首诗明显说的秦可卿,后面两句直指两件事,第一件是指秦可卿藏了很久的事最终暴露了;第二件是她给王熙凤托梦交代后事,这个很清楚,因为原文里有说。但第一件事究竟是什么事暴露了,我们在正文中找不到。

  这首诗明显说的秦可卿,后面两句直指两件事,第一件是指秦可卿藏了很久的事最终暴露了;第二件是她给王熙凤托梦交代后事,这个很清楚,因为原文里有说。但第一件事究竟是什么事暴露了,我们在正文中找不到。

其中一句话:扒灰的扒灰,偷小叔子的偷小叔子。经常在评论秦可卿和贾珍的关系的时候作为“证据”来引用。因为所谓的“扒灰”就是“公公和儿媳妇偷情”。

甲戌本脂砚斋回前批残缺不全,有隐去天香楼一节,是不忍下笔也。等语,正文中亦有相关提示,从秦可卿死后众人反应大致可以猜出一二,尤其哭得泪人一般的贾珍。贾府众人听闻后,无不赞叹,都有些疑心,后面紧接着有甲戌本脂批: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是不写之写。

图片 3

宁国府当中,贾珍是老大,尽管从辈分上讲,贾珍和贾宝玉一个辈分,但是年纪却不小了,儿子都结婚了,说明贾珍的儿子贾蓉应该比贾宝玉还要大。

也就是说,秦可卿之死与天香楼有关,后文请僧道超度时,专门交代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这里亦有脂批:删,却是未删之笔。也就是说,有关秦可卿、贾珍和天香楼事,曹公原是有成文的,后来删去,但他并没有全删,而是跟读者玩了一个文字游戏,把一些线索埋在了文字之中。

甲戌本脂砚斋回前批残缺不全,有“隐去天香楼一节,是不忍下笔也。”等语,正文中亦有相关提示,从秦可卿死后众人反应大致可以猜出一二,尤其哭得泪人一般的贾珍。贾府众人听闻后,“无不赞叹,都有些疑心”,后面紧接着有甲戌本脂批: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是不写之写。

贾蓉的媳妇就是秦可卿,所以,如果说宁国府里公公和儿媳妇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是的话,那贾珍和秦可卿的嫌疑显然是最大的。

我们通过贾珍如丧考批的反应,通过秦可卿死后无比奢华的葬礼,通过秦可卿两个丫鬟的举动,从贾珍之妻尤氏称病不出,我们都有足够的证据去拼接被曹公隐去之文,所以,甲戌本脂砚斋回后批有语曰: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庚辰本回后批亦有语云:通回将可卿如何死故隐去,是大发慈悲心也。叹叹!壬午春。

也就是说,秦可卿之死与天香楼有关,后文请僧道超度时,专门交代“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这里亦有脂批:删,却是未删之笔。也就是说,有关秦可卿、贾珍和天香楼事,曹公原是有成文的,后来删去,但他并没有全删,而是跟读者玩了一个文字游戏,把一些线索埋在了文字之中。

贾珍和秦可卿之间的特殊关系连整天醉醺醺的老马夫焦大都知道了,那么这个事就有可能是宁国府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从这些零碎的人物言行和不同版本的脂批中,我们基本上可以还原贾珍秦可卿天香楼一楼,但曹公似乎觉得这些还不够,后文通过贾琏之口,明确交代了贾珍父子的一个爱好,而这个爱好,也正能够揭露和佐证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一事。

我们通过贾珍如丧考批的反应,通过秦可卿死后无比奢华的葬礼,通过秦可卿两个丫鬟的举动,从贾珍之妻尤氏称病不出,我们都有足够的证据去拼接被曹公隐去之文,所以,甲戌本脂砚斋回后批有语曰: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庚辰本回后批亦有语云:通回将可卿如何死故隐去,是大发慈悲心也。叹叹!壬午春。

当然,荣国府里的人估计也是大部分女人都知道了,只不过这个秦可卿在宁国府乃至整个贾家的地位都比较特殊,从老太太贾母开始就很“喜欢”,说她是重孙息当中第一得意之人,整个贾家上下估计也没什么人知道这个深受尊重又高贵奢华的秦可卿的来头到底有多大,没人敢得罪她。

原文第六十四回,贾珍之父贾敬吞丹死亡,停灵在家,贾珍把尤氏之母并尤氏姊妹二姐三姐接了过来看家,二姐三姐都是风流人物,尤其二姐,跟姐夫还不清不楚,且贾蓉得知两个姨娘过来了,也是想着跟前占些便宜,贾琏自然也对二姐起了垂涎之意。况知与贾珍、贾蓉等素有聚麀之诮,因而乘机百般撩拨,眉目传情。

  从这些零碎的人物言行和不同版本的脂批中,我们基本上可以还原贾珍秦可卿天香楼一楼,但曹公似乎觉得这些还不够,后文通过贾琏之口,明确交代了贾珍父子的一个爱好,而这个爱好,也正能够揭露和佐证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一事。

于是,大家都是知道了装不知道,不敢议论也不敢胡说。焦大也是酒后越骂越激动才脱口而出。尽管如此,焦大喝多了也不敢“指名道姓”。王熙凤等人听见了也全当没听见。但从那些家丁仆人们赶忙用马粪塞住焦大的嘴可以得出的结论是秦可卿和贾珍的丑事连门房都知道。

什么是聚麀呢?就是指父子共占一个女子的禽兽行为。在原文里表面上指贾珍父子与尤氏姊妹,但往前细想,秦可卿乃贾蓉之妻,但其死亡原因又被曹公隐去,联系焦大对贾珍之骂,联系各种脂批和贾府众人反应,秦可卿是否也是贾珍与贾蓉共占的一个女子呢?毫无疑问,秦可卿之死与公公贾珍有脱不开的关系!

图片 4

贾宝玉显然不知道,他也不知道“扒灰”是什么意思,所以当他听到焦大破口大骂“扒灰的扒灰”的时候,在回荣国府去的车上问王熙凤:“扒灰是啥意思”?王熙凤支吾过去了,意思是小孩子家家的瞎打听什么?

再来看秦可卿判词的描述,说是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联系隐去的天香楼一节你不难得出,秦可卿最终于天香楼自缢身亡。秦可卿死前,王熙凤去看望,她说:任凭是神仙也自能治得病治不得命。婶子,我知道我这病不过是挨日子罢了。而此时距离上次焦大之骂,还不到一个月,那时的秦可卿还好好的。

原文第六十四回,贾珍之父贾敬吞丹死亡,停灵在家,贾珍把尤氏之母并尤氏姊妹二姐三姐接了过来看家,二姐三姐都是风流人物,尤其二姐,跟姐夫还不清不楚,且贾蓉得知两个姨娘过来了,也是想着跟前占些便宜,贾琏自然也对二姐起了垂涎之意。“况知与贾珍、贾蓉等素有聚麀之诮,因而乘机百般撩拨,眉目传情。”

但从情形上看,这个时候即使是贾珍和秦可卿有什么不轨的行为,大约还是没有真正的暴露于光天化日,尽管可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还是“秘密”。

我的推测是,秦可卿不堪贾珍父子二人轮流蹂躏,身体心理都落下了病,这也是她说的治得病治不得命的原因,她命该如此,但还没想到死,本来想着挨日子,但怎奈微密久藏偏自露,最终事情败露,羞愤不已的她只能选择一死。这即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全部情节。

什么是聚麀呢?就是指父子共占一个女子的禽兽行为。在原文里表面上指贾珍父子与尤氏姊妹,但往前细想,秦可卿乃贾蓉之妻,但其死亡原因又被曹公隐去,联系焦大对贾珍之骂,联系各种脂批和贾府众人反应,秦可卿是否也是贾珍与贾蓉共占的一个女子呢?毫无疑问,秦可卿之死与公公贾珍有脱不开的关系!

如果说,贾珍和秦可卿的确有偷情的话,最有可能暴露的时间,应该是秦可卿临死之前,并且很有可能这件事是那根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再来看秦可卿判词的描述,说是“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联系隐去的天香楼一节不难得出,秦可卿最终于天香楼自缢身亡。秦可卿死前,王熙凤去看望,她说:“任凭是神仙也自能治得病治不得命。婶子,我知道我这病不过是挨日子罢了。”而此时距离上次焦大之骂,还不到一个月,那时的秦可卿还好好的。

他们之间的事变得严重,最大的可能性是让贾珍的老婆尤氏发现了。

  我的推测是,秦可卿不堪贾珍父子二人轮流蹂躏,身体心理都落下了病,这也是她说的“治得病治不得命”的原因,她命该如此,但还没想到死,本来想着挨日子,但怎奈“微密久藏偏自露”,最终事情败露,羞愤不已的她只能选择一死。这即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全部情节。

这个线索应该是在秦可卿死后,尤氏也“凑巧”病了并且“卧床不起,不能视事”。贾珍不得不请来了荣国府的二奶奶王熙凤到宁国府操办秦可卿的丧事。

按照红学爱好者的基本方法“大胆假设,小心论证”的原则,我们大约可以构建这样一个场景:

秦可卿的病,应该是由自己的身世问题和与贾珍的“不伦关系”共同引起的,这些病基本上都是心病,心患不除这个病很难好,但是这两样心患一样都不好除,秦可卿的病也就不死不活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