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金朝法帖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猿人将挥毫在天鹅绒上的笔迹称为帖,书写在竹、木上的墨迹称为简牍。造造纸业发明后,纸与丝织品并用以书札,凡是小件篇幅的书迹,都称帖。古代,集聚历代有名的人书法墨迹刻在石或木板上并拓成墨本的亦称为帖。因为这些墨迹是学习书法的样品,所以又叫做法帖。集聚数家书迹的,称为丛帖、汇帖或集帖。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流传现今最先的生龙活虎部刻帖──《淳化阁帖》,刻于淳化八年(992卡塔尔,是太宗命王着等摹集镌刻的。以往辗转摹刻者渐多,刻帖之风渐趋兴盛。着名的《绛帖》、《大观帖》等多数以《淳化阁帖》为根底,稍加增减、调解。那个时候刻帖并不遏抑宫廷内府,地点官府和私人也都雕刻。在刻帖的款型上也正如二种,除刻历代各家综合的丛帖外,还冒出了摹刻一朝一代书法家墨迹的断代法帖,和特意集摹一家的民用法帖。前面一个着名的有《凤墅帖》等,前面一个有《聚义厅帖》等。还会有以自家所藏墨迹和拓本摹刻上石的,如《宝晋斋帖》、《群玉堂帖》、《越州石氏博古堂帖》等。《淳化阁帖》
10卷,原无帖名。因刻于淳化年间,并藏于秘阁,故名。每卷首独家标为“历代君主法帖第豆蔻梢头”、“历代名臣法帖第二”、“诸家古法帖第五”、“法帖第六,王羲之书”、“法帖第九,晋王献之书”等。此帖共收入唐宋早先历代有名的人及皇帝法帖100余家、400余种。此帖在接纳上虽有缺点并杂有伪迹,标名亦有不当,但古代人书法因而能够流传。《淳化阁帖》原石已不存,拓本多为翻刻。《淳化阁帖》中收的汉仁帝书法《绛帖》
潘师旦以《淳化阁帖》为底本,重为增加和删除刻成,共计20卷。因刻于绛州故名。那个时候感觉《淳化阁帖》是官本法帖,不易见,由此以《绛帖》为一级。相传潘氏死后,其两子各分得10卷。长子因负欠官钱,所得前10卷,被没收入公库,绛州官署补刻后10卷,并刻“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太、平、无、以、报、□、上、登、封、书”20字,以识其第次,名称叫公库本。次子补刻前10卷,名字为私有本。金代高汝砺据公库本重刻,称为新绛本。元、明间又有伪刻12卷行世。《绛帖》原石拓本传世极少,紫禁城博物馆内藏品有金朝冯铨集中的20卷本,加尔各答市艺术博物院藏有新绛本2卷。西汶艺术网[
大观八年赵惇因《淳化阁帖》板已断裂,出内府所藏墨迹,命蔡京等更定第次,稍加厘订,重为摹勒上石,亦为10卷,标题皆为蔡京手书。因刻于大观年间而名。《大观帖》,又因与《秘阁续帖》、《孙过庭书谱》、《贞观十九帖》同刻于内府老聃楼,所以又共称为《老子@楼帖》。那个时候正值明代经济景气时期,百工技术均极纯熟,徽宗自个儿又通晓书法和绘画,对刻手需求丰富严酷,所以此帖不仅仅修改了《淳化阁帖》在编辑、标题中的多数谬误,何况摹勒精细正确,刻工精良,为有史以来书法家所尊重。但刻成后不久兖州沦陷,帖石流入金国,原石拓本极少,现已无全帙。紫禁城博物馆内藏品有第2、4、6、8、10等卷;南大西汶艺术网[
王□辑,大观三年刻于汝州,故名,共12卷。因编辑谬陋,内容繁琐,而多伪迹,后世多不器重。]《宝晋斋法帖》
咸淳五年曹之格刻晋、宋各家书迹,共10卷,末刻“右曹氏家藏真迹”正书7字。宝晋斋原是米柳州居室名,因米南宫藏有王羲之父亲和儿子和谢安的手笔及顾恺之画多样,名其居为宝晋斋。崇宁三西汶艺术网

(2)高熙喆题签并跋。高熙喆(1854-一九三七),字亦愚。广东滕州人。爱新觉罗·载湉四年(1883年)贡士。授翰林大学编修,后继任国史馆协修。又任辛丑科广西正考官、甲辰科会试同考官,青海道、广西湖广两道监察少保。光绪三十年(一九零四年)后,历任宁右玉长史、直隶宣化尚书、大名太傅等职。

《老子@楼书谱》宋拓本,附有释文和书法家题跋,西泠引社出版,本帖由刘正明先生上传分享!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西夏内府所刻唐《孙过庭书谱上卷》原石的宋拓残本。剪方装,残余14页,自“於胸襟”至“重述旧章”共111行,每页8行,纵31毫米,横22.5分米。《孙过庭书谱》为北齐大观年间内府所刻,因与《王羲之十九帖》、《大观帖》及《秘阁续帖》同置于老子@楼下,所以总称为《老子@楼帖》。此帖摹刻精工,字形大小及笔锋起浮转折,纤毫毕见,与墨迹无差距。原石早佚,此为海内孤本。原墨迹缺30余字,此本首开前17字可补墨迹所缺。有张伯英、罗暖、林志钧、马叙伦、齐燕铭等跋,并有“石门吴乃琛忱珍藏”、“清净”等藏印
8方,由陈叔通妻孥贡献给国家,现藏紫禁城博物馆。

30×16 cm

摘要:常常来说,一本碑帖上手,先识其名目,次看裱式,再观其帖前后有无题识、题记,有无收藏印鉴。并观拓本字体与时期书风是或不是相合,拓本内容是不是与名目相符。

RMB: 无底价

8月16-17日 9:30 — 18:00

又有生机勃勃册成王爷书陶渊明《归去来辞》(图录号101State of Qatar,为木刻精拓,墨色蓝灰沉厚,尽显成王书之振奋,在成王之后,清王室宗亲俱学成王书,清末恭王后人溥心儒先生甲骨文亦学成王而有成就者。

而《书谱》存世ⅰ刻本之时代可考者上至武周,下至辽朝。若“安氏刻本”刻于清圣祖间,此中佚失之字与精血诚聚2018夏拍本同,则精血诚聚2018夏拍本其雕刻时间当早前或同有的时候间。但与此同有时候是不容许的,由那时《书谱》墨迹在安岐手中。况精诚团结2018夏拍本上并无安岐之收藏印,故当在安岐此前,为明刻确实。

“安氏刻本”素为藏家所重,即如清杨守敬在其所著《学书迩言》中亦感到:“《老聃楼》、《薛绍彭刻本》、《停云馆》、《云南玉溪卷烟厂堂帖》)皆不好。······孙过庭《书谱》,唯国初安麓村所刻绝精”。然考诸“安氏刻本”墨拓,精工有余而敏感不足,点画用笔之细节微妙处多有未到。

备注:(1)Lot84-Lot85为青海闻明藏书法家旧藏。

29.5×19.5 cm×10

备注:附《蜀本怀素自叙帖》

手卷?水墨纸本?

而精诚团结2018夏拍本,修恕居士说此本“精腴浑畅,识嵩山精气神儿,山阴堂室当不远矣”,“近时所传文氏本,本从太清楼翻摹,专趋险峭,安氏本固精审,然较此亦形虚亏”,“当是秘阁棠木板刻”,诚哉斯言。

101

处理时间:

备考:Lot84-Lot85为晚清湖南名牌藏书法家旧藏。

100

因管理地方进出口有时改正,来参与本次预展及管理的嘉宾请改由御景壹号的北门走入拍卖主场合“南岸至CEPHEE卡地亚术馆”,不便之处,请多多包罗为是!

相关文章